g53qx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夏逆 線上看-第一百八十五章、仙佛畢靈空鑒賞-cvz4z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
当年儒门有一个规矩:但凡儒门弟子,学有所成、思有所得,乃至于有什么独特的见闻,都应该和同门分享。
儒门当然是一个江湖门派,但它首先是一个教育组织,是一群对知识充满了热情的人们的组成的团体。
所以儒门大讲堂的讲台上,讲课的常常不是儒门宗主鲁夫子,而是诸位儒门弟子。
儒门内部,则将那些经常上台讲课的弟子们尊称为师兄——即便他们往往入门的时间并不比别人更早。
“学有所长者为先”是儒门的核心规矩之一。
有趣的是,作为儒门核心弟子之一的毕灵空,却一次都没有上过讲台,给诸位师兄弟们讲过课。
她的实力很强,儒门高手最强的自然是四位仙佛,次一等是几位大宗师,而几位大宗师以下,基本上就轮到这只乌鸦了。
但虽然实力强大,可毕灵空的学问水平却真的不怎么样。
用赵胜和文超的说法,她属于典型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尽管她的头脑其实挺聪明的,记忆力很强,但也只是记忆力强而已。
分析归纳总结乃至于推理……这方面,她的确是完全不行。
錦衣夜行
她在儒门数百年,看着儒门从无到有,一点点发展壮大。
她学了很多东西,以博闻强记来说,整个儒门能超过她的寥寥无几。
清風劍之江湖累
但她始终没有能够提出一些独特的观点,没有属于她自己的,可以向诸位同门讲述的知识。
直到此刻。
至尊神醫 暴雨如柱
蓝白色的光芒带着犹如群鸟齐鸣一般响声,朝着四面八方伸展。
在这光芒之中,依稀能看到许多东西分解和融合,各种元素组成世间万物,又从万物之中分解,循环往复,永无休止。
这是毕灵空在讲课时刚刚领悟到的东西。
电可以将结合起来的元素分解,这或许意味着,让各种元素结合起来的力量,也是电。
换句话说,“电”是单纯的“元素”和复杂的“万物”之间的桥梁。
她原本并没想到这么远。
但当她换上庄重的礼服,以儒门弟子的身份走进久违千年的学宫大讲堂,生平第一次登上讲台的时候,便感觉到千载之前夫子和诸位同门的目光,跨越了悠久的岁月,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魔武同修 六冥道
那目光绝非虚伪,他们对自己的期待、对自己的肯定,都是确实存在的。
一时间,她灵感大起ꓹ 过去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或者始终模模糊糊不得要领的各种思绪和念头ꓹ 纷纷变得清晰,就像是一池浑水变得清澈见底,无数乱麻被整理得丝丝顺滑。
在这种奇妙的状态下ꓹ 她理清了自己的思路。
昔年听赵胜文超谈过的零碎的内容,这段时间研究中的所见所想ꓹ 以及潘龙的一些暗示……将这些东西整理对照,从表象之中抽丝剥茧ꓹ 她终于找出了背后的真正原因。
所以最终ꓹ 她可以信心十足地说出自己将要成为仙佛的预言。
或者说,这已经不是预言,而是现实。
开辟道路、可成仙佛。
毕灵空对于“电”的理解和阐述,在这个世界里面实实在在地开辟了崭新的道路,足以让她成为仙佛。
光柱冲天。
无形的震动荡漾在天地之间,万物寂静无声,一切生灵却莫名感动ꓹ 就连最固执最骄傲最敌视毕灵空的大夏铁杆,也忍不住潸然泪下。
九州大地上隐世不出的诸位仙佛妖神们ꓹ 此刻都忍不住看向青州方向ꓹ 看向那道通往九霄之上的光柱。
“悠悠千年ꓹ 大夏未曾新增哪怕一位仙佛。却不料现在接连出了两位。”
“任长生修成仙佛ꓹ 算是出人意料。但毕灵空修成仙佛,却一点也不让人觉得惊讶。”
兄控的韓娛 清塵r
“的确ꓹ 她本来就已经强得不像话。虽然只是妖神ꓹ 但别说是妖神ꓹ 就连仙佛也不是她的对手。现在她修成仙佛,的确给人一种顺理成章的感觉。”
“她是这世界上第一个从妖神修成仙佛的人吧?由此可见ꓹ 从妖神修成仙佛,的确是可行的!”
“是啊,要是能听她讲一讲心得体会就好了!”
“只是……想不到她竟然不是以儒门的道路修成仙佛的……”
“说起道路,她出的那本书,你们看了吗?”
“看了,前面的部分倒也一般,但后面那些内容的确是发人深省,让人眼前一亮,对这世界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我觉得……从她那本书,只怕可以引申出不止一条长生之路来……”
“此话当真?”
“不确定,或许我们该去问她本人?”
天下稱尊 虞星辰
“还是算了!这鸟儿跟咱们都是有仇的,当年剿灭儒门那件事,咱们手上可都不干净……”
焚天大聖 塵盡光生
漫长的距离对妖神们来说并无影响,身处天南海北的他们很容易地就聊成了一团。
和妖神们相比,仙佛们则要矜持许多。
看到毕灵空修成仙佛,素来跟她交好的佛门高人们纷纷祝贺,道门之中则以列御寇为首,同样纷纷道贺。
但他们也只是祝贺一声而已,没有再讨论更多。
妖神还想要修成仙佛,但仙佛已经无所求了。
他们永生不灭,实现了作为生命体的最高追求。因此大多数仙佛都显得很淡泊,没什么特别追求的,也没什么特别在乎的。
東臨醫妃傳
而且仙佛们的年龄大多很老,比妖神们要“高龄”得多。
年纪大了,好奇心自然就会稀薄很多。就算发现了新的知识,也不需要急着去获取。也许等个几十年上百年,这知识会更加完善,学习理解起来也更加的方便。
神都之中,老龟“水元子”看着东边那道光柱,摇摇头,叹了口气。
“小企鹅,你念念不忘想要找乌鸦报仇,现在看来,恐怕是不可能了。”他说,“你本来就不是她的对手。现在她修成仙佛,永生不灭。你就算呼朋唤友,靠着阴谋诡计暂时占了上风,乃至于让她吃了大亏,也没什么意义了。”
穿着长衫佩着剑,看起来像是一个游学书生的“黑白郎君”脸色阴沉,皱眉说:“妖神居然还能修成仙佛?这种事情……听说都没听说过,简直荒谬!”
“世界上没什么荒谬不荒谬的,主人当年就说过,存在即为合理。”
“你究竟是哪边得?”
“我是哪边的,当年不是就已经很清楚了吗?”
“……这件事背后肯定有秘密!那只乌鸦只会死记硬背,根本不擅长思考。她不可能琢磨出那些知识来!”黑白郎君的声音有些尖锐,“她刚才展示的那些东西,正是当年主人和二老爷始终说不清楚的。连他们都没能弄得清楚,那只乌鸦又怎么可能做到!”
“她毕竟花了上千年的时间,岁月有功。”
“蠢货就是蠢货,笨鸟再怎么先飞也是笨鸟,乌龟怎么努力也跑不过兔子,天才和庸人的关键差别不在什么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而是那百分之一的天赋!”黑白郎君冷声说,“一千年前,她没天赋。一千年后,她依然没天赋。没天赋,就是没天赋!”
水元子微微一笑,没跟这位老朋友争论。
異能傳之未知天命
他拄着拐杖,摸着胡须,看着那道渐渐收拢的光柱,若有所思。
直到光柱完全消失,他才低声说:“小企鹅,大夏皇朝绵延至今,恐怕……真的快要到尽头了。”
黑白郎君转身就走,只有一句话在空中回荡。
“这朝代是主人所建,想要它灭亡,先等我死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