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jfj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第668章 血嬰與換身讀書-8tr3v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小說推薦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吃完晚饭后,孙长瑛的父亲独自站在厨房中,水龙头哗啦啦的响着,他却满脸沉默的清理着面前的碗筷。
忽然,他抬起头,看向楼顶的方向,黝黑的脸庞闪过一抹欣慰。
楼上某个拉上窗帘,门窗禁闭,漆黑不见手指的房间内,一根刚被点燃的火柴顶端散发出微末而温暖的光,驱逐掉周围些许黑暗,露出围绕成一个圈的李恒宇七人。
郭子衿利用自己手中刚刚燃起的火柴,将一根放在白色陶瓷碟子中的全新蜡烛点燃,晃晃悠悠的烛火瞬间便取代火柴,成为这间密室内唯一的光。
在影影绰绰烛火的照射下,郭子衿脸色显得有些妖媚,她故意用低沉的声音缓缓开口:“这是我曾经听说过的一个真实故事。”
“故事发生在大学,主角的名字是小娜。”
“小娜是一位漂亮靓丽、听话懂事的女生,她从小就是乖乖女,甚至到上大学为止,都没有谈过一次恋爱。”
“所以上大学以后,她的目标便是找一个自己喜欢,也喜欢自己的人,好好的谈一场恋爱,享受青春。”
大唐美人 大唐美人
“开学后三个月,她终于在图书馆里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
“那是个比她要大一级,长相英俊温柔,谈吐风趣幽默的学长。”
“如同命中注定一般,两人的邂逅来自于一本书,在图书馆内,他们的手不约而同的一齐碰到这本书,便也由此结缘。”
“之后仅仅用了两个星期的功夫,从未谈过恋爱的小娜便彻底陷入学长的温柔之中不可自拔。”
“第二学期,两个年轻人便一齐搬出宿舍同居。暑假开始后,从学校返回家中的小娜出现呕吐,食欲不振等症状ꓹ 因为没有经验,很轻易就被父母发现怀孕ꓹ 从那天起,小娜的幸福生活便宛若泡影般破灭。”
“学长对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虽然不能时时刻刻陪伴在她身边ꓹ 却一直都有保持联系。”
“不幸的是小娜的家里却不认同这段感情,一致认为管不住自己ꓹ 不爱惜女友的学长没有担当,日后也势必不可能好好负起责任。”
“再加上腹中胎儿的逐渐长大ꓹ 小娜的父母单方面决定为小娜办理停学ꓹ 强制将两人分开。被迫分手的学长只能独自黯然伤神。”
“几个月后,小娜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知分手真相的学长亲自找上门,表示自己愿意负责,但她的父母却不允许。”
“父母虽然并没有让小娜将孩子打掉,但小娜在长期的抑郁状况下,孩子还是出现了问题ꓹ 小娜永远失去了她的第一个孩子。”
“从那之后,每当夜晚到来ꓹ 小娜便会在梦中看到一个血肉模糊的婴儿发出尖利的声音询问她为什么不要自己。”
“问她既然不打算让自己出世ꓹ 为何当初不多留意?”
“血婴的存在让长期精神不堪重负的小娜更是深感心力憔悴ꓹ 她父母听说这件事后ꓹ 特地带着她拜访国内外精神科专家,专家们却一直认为小娜没有任何疾病。”
“之所以看到血婴ꓹ 恐怕是精神压力过大ꓹ 以及愧疚心理导致ꓹ 便为其开了安神助眠的药物。”
快穿反派洗白白
“可是,即使是吃了药ꓹ 也没有任何作用,那个血婴该出现还是出现,不止如此,每当小娜睡着后,她的房间便会出现各种各样的血手印!”
“后续,根据手印大小,他们判断出其主人的年纪分明就与小娜未出世孩子的年纪差不多!”
“一时间,得知真相后,小娜的父母慌了。”
“他们寻求各种关系,拜托人,可是都没能顺利解决。”
“最好的一次,血婴消失了一个月,当他们以为可以回归正常生活时,却又再一次变本加厉地出现在他们面前。”
“正当所有人都绝望时,已经瘦削的不成人样,自觉没有几天活路的小娜忽然恳求父母,想要在临死前再见一次孩子的父亲。”
“她父母犹豫后,还是答应了女儿最后的请求。”
“后来他们找到学长,将隐瞒的一切告诉他,但出乎意料的是,即使是这样,学长也毫不犹豫地打算担当起责任,迎娶小娜。”
“一对新人最后的婚礼终于是受到他们双方父母的认同与祝福,但可惜,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
“最终在新婚之夜,小娜满怀笑意地在学长怀中永远闭上眼睛,而学长,望着怀里的小娜,却忽然露出诡计得逞的阴笑。”
“一个血肉模糊的婴儿从他背上出现,重新钻入小娜的肚子里!”
“原来一切都是学长的阴谋,从开学第一次见到小娜开始,他就已经计算着一切!”
沖喜娘娘 鄭媛
郭子衿阴森森的声音回荡在屋子里,反转的结局让几个本还在为学长深情而感动的女孩露出三观崩坏的模样。
最终,郭子衿留下几句话作为这个故事的总结。
“小娜,学长,以及小娜的父母,这几个人里,学长实现自己未知的邪恶目的。”
罷宮娘娘:陛下,本宮要下崗 十月初
“父母也顺利让自己的孩子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动,为自家博得好名声。”
“但是,唯独苦了小娜一人。”
“她的父母比起她的幸福,更信任自己的想法,小娜就像是只提线木偶,只能按照他们的意愿生活。”
“而她自以为深爱,直到最后一刻都不离不弃的学长,到头来才是她所遭遇的一切的源头,她最爱的几个人,全部都背叛了她,利用她达到自己的目的。”
“都说人心隔肚皮,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是可以信任,可以相互托付真心的呢?”
说完,她吹灭蜡烛,没有人说话,房间再度陷入纯粹的黑暗之中,安静到每个人都能听到自己或急促,或平缓的心脏跳动声。
随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中再度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一抹火光重新照亮黑暗。
孙长瑛拿起点燃的火柴,重新将蜡烛点亮,她深吸一口气,平复稍显紧张激动的心情,望着周围几人隐藏在黑暗中的面容低声道。
“这是流传在海边的故事,其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几百年前,我也是很小很小的时候,有听谁跟我提起过。”
这话一说出来,郭子衿等人的心便是一紧,她们似乎感受到什么,连忙打起精神,仔细倾听今日孙长瑛这个精心准备的故事。
“传说人根据死亡时不同的状态与心情,可以化身为不同的鬼物。”
“饿死的叫饿死鬼;上吊自杀的是吊死鬼;被水淹死的自然也就叫溺死鬼了。”
“而溺死鬼,在民间还有一个别名,那便是水鬼!”
与郭子衿开篇的轻松不同,孙长瑛的故事从一开始便讲述鬼魅,在这黑漆漆的环境中,她的话更能勾起人心中隐藏的恐惧。
子昭傳之體壇大佬 沫沫大大
“大人们说,这些冤死的亡灵,他们天生便对生者充满怨恨,而想要摆脱怨恨,重入轮回,便必须满足一个条件!”
“这个条件便是寻找一位生者,让他重新经历自己的死亡过程,随后将他作为自己的替代品,把怨恨流传下去。”
“这样做,这位摆脱怨恨的亡灵便可以顺利轮回转世,而这个过程,被大人们称之为找替身!”
“小张跟小王是两位高中生,他们俩关系极其要好,是从幼儿园便开始在一起的好朋友。”
“本以为两人之间的友谊会这样长长久久的持续下去,哪怕日后上大学,甚至工作结婚后都不会改变。”
穿越時空之鐵血戰 烈陽化海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有一次暑假,那天天气十分炎热,二人便瞒着父母偷跑去附近的河里游泳。”
“作为农村长大的孩子,两人水性很好,那天水流也不是那么湍急,按理说是不会出事的。但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小张上岸打算回家时,背后却传来小王的呼救声,他溺水了!”
“作为朋友,年纪并不大的小张感到惊慌失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之所以不先下去救人,是因为他偶然听说过一个消息。”
“溺水的人出于求生欲望,会下意识抓紧身旁的东西,不管那是救他的人还是别的杂物。”
“可这对于施救者而言,却并不是一件好事。”
“因为他代表施救者不止要应对水中的危险,还要应付慌乱失措的小王!”
我的小人國
“倘若此时救援的人是成年男子倒还罢了,他们力气充足,能够应付得来。可是,他们是偷跑出来的,此时附近也仅有他们两人。平日里小张甚至还不如小王来的壮实,他贸然下水,自身也必然有危险。”
“但看着逐渐失去力气的小王,小张来不及多想,转身再度跃入水中,向对方游去。”
“一切正如他开始所担心的那样,最终他不止没能救得了小王,甚至就连自己也陷入危险的境地。”
“他本想背着小王出来,可对方却宛若八爪鱼一样死死贴在他的后背,令他动弹不得,缓缓向水中沉去。”
我的漂亮女房東
“还好,他们父母发现孩子迟迟没有回来,便带人出去寻找,恰巧将命悬一线的小张救回来,而先他一步溺水的小王,其记忆却永远停留在那个夏天。”
“仅仅是几十秒的时间,却成为生与死之间无情的界限。”
“后来,幸运存活的小张生了场大病,在医院足足躺了两个月才好,出院后,他才终于回归到正常生活中去。”
“可是,事情却没有就这样结束。”
“几个月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于傍晚再度路过那条小河,当他回想起当时的惨剧时,猛地感觉背上一沉。”
“一股森冷的寒意夹杂着水流般湿漉漉的感觉从他的背部爬到全身。”
“滴答,滴答。”孙长瑛站起身,一边念着拟声词,一边踮起脚尖,在几人背后悄然无声的走着,用行动加大恐惧感。
“伴随着水滴声,小张躯体上也传来被什么东西紧紧搂住的感觉,这感觉,他总觉得很熟悉,但却又无法第一时间回想起来。”
“正当他疑惑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低低的呢喃声。”
当孙长瑛讲小张路过河流边上时,像林落雪或姚可馨这种胆子比较小的就已经感觉自己心脏都快要蹦出来了。
就这还得多亏郭子衿这几天利用类似的故事会,把她们好生训练一番,胆量由此上涨不少,绕是这样,讲到怪谈明显的高潮时,也会情不自禁开始紧张。
孙长瑛继续讲述,接下来的话语虽然还没说出口,但她们脑中已经开始幻想会遇到什么。
穿越:王爺,你快滾! 霰霧魚
故事之前给的暗示已经很明显了,可以想象得到,恐怕现在小张遇到的,趴在他背上的东西,大概率就是之前溺死在河里的小王。
而对方的目的,恐怕就是想要找小张作为自己的替身,代替他受苦,自己好重新轮回做人!
忽然,心情紧张的林落雪耳边传来水滴落的声音。
滴答、滴答。
她瞳孔猛地一阵收缩,因为这不可能是孙长瑛的声音,她嘴里还在讲故事,也就是说,这只可能是真水滴落的声音!
可是,这怎么可能?
他们现在可是在李恒宇的房间内,开始讲故事之前,早就确定把门窗紧锁,水龙头与饮水机更是检查过没有问题的才对。
如果这声音是从外面传来的,也不可能这么清楚,林落雪感觉它就好像是直接出现在自己耳边一样!
那么,这诡异的水滴声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出现的?
林落雪满脸惊恐,她张开嘴,正想打断故事,询问其他人有没有听到。
但就在这时,她感觉身上一紧,一双冰冷潮湿的手从后背抚上她的肩膀,所过之处,林落雪只感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壞蛋進化史 蘇南清風
紧接着,某个轻飘飘、透露出湿气与阴冷的东西贴上她的背部,她感觉自己的后背以及肩膀好像都湿了一大片。
诡异的风穿堂而过,明晃晃得蜡烛猛地被熄灭了,林落雪耳边传来不知男女的轻声低吟。
“喂,你下来陪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