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blra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我在秦朝當神棍 線上看-第七百六十三章 朝臣第一聰明人相伴-kvp8q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
第二天晚上,冯小甲对冯甲说道:“父亲,我实在受不了了。”
冯甲淡淡的说道:“再忍一忍吧。”
这是他们的谈话日常。
这两个人几乎每天都要来这样一场对话,把心中的负能量吐槽一番。
但是今天,冯小甲恐怕不仅仅是吐槽而已。
他对冯甲说道:“父亲,我今天总是眼皮跳。人家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我右眼跳得厉害。是不是有坏事要发生了?”
冯甲说道:“不至于吧?这种狗屁话是谁说的?”
冯小甲说道:“是谪仙说的。”
冯甲说道:“谪仙那种人,满嘴胡说八道,他的话你也信?”
冯小甲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这心里面格外的不踏实。”
冯甲长舒了一口气:“睡吧,咱们父子两个能逃到这里,那是吉人自有天相。”
冯小甲只得点了点头,闭上眼睛了。
当天晚上,冯甲很快就睡着了,但是冯小甲翻来覆去,始终没有睡意。
等到第二天早晨,他哈欠连天。
吃过饭,洗过澡,换了一副,他们别人用鞭子赶着下井。
冯小甲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牲口。
井下黑乎乎的,阴森森的,冯小甲站在坑道之中,感觉自己像是进了阴曹地府。
后面传来监工的吆喝声:“快点,快点,磨蹭什么呢?”
于是冯小甲背着筐,和冯甲到了矿井深处。
他们父子两个是一组,用镐头把煤砸下来,然后装进筐里面。
等小车来了之后,就装在车上。
起初的时候一切顺利。
忽然间,冯小甲听到远处传来了惊恐的喊声。
他对冯甲说道:“父亲,好像有动静。”
冯甲愣了一下,侧着耳朵听了听,一脸茫然的说道:“动静?什么动静?我没有听到啊。”
话音未落,地下有一阵强烈的震颤,然后头顶上的坑道塌了下来。这里瞬间漆黑一片ꓹ 只剩下头顶上的矿灯还亮着。
冯小甲直接吓哭了。
冯甲也一脸懵逼,好一会之后ꓹ 他对冯小甲说道:“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塌方了。”
冯小甲问道:“父亲,我们现在怎么办?”
冯甲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不要紧ꓹ 我们想想办法。”
烽火玉龍 墨拓
他握紧了手中的镐头,对冯小甲说道:“我们不是还有这个吗?”
这煤矿是咱们矿工一镐头一镐头挖出来的ꓹ 咱们也肯定能挖出去。
冯小甲说道:“可是,咱们没有吃的ꓹ 也没有喝的。”
一句话提醒了冯甲ꓹ 他对冯小甲说道:“把你头上的矿灯关了吧,我们只用一个就好了,稍微有点亮就行了。现在咱们两个开始挖,趁着还有力气,早日把这里挖通。”
冯小甲哦了一声。
冯甲鼓励他说道:“你别慌,外面的人肯定也在挖,他们正在找我们。也许过一会我们就能碰面了。”
冯小甲使劲点了点头。
…………
与此同时ꓹ 工人们正纷纷的逃离矿井。
他们找到王卡,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塌方了。下面塌方了。”
王卡皱了皱眉头ꓹ 说道:“怎么会塌方了?”
工人们却说不上来ꓹ 他们对王卡说道:“有人被压在下面了ꓹ 是冯甲和冯小甲。”
王卡哦了一声:“是他们两个啊。我对他们有印象。那个老的ꓹ 年纪不小了,干起活来特别的慢ꓹ 挨了几鞭子之后ꓹ 还曾经告我的状。”
“至于那个冯小甲ꓹ 年轻气盛,看什么东西都不顺眼ꓹ 整天想着和我叫板。呵呵,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工人:“……”
他们对王卡说道:“咱们现在去营救的话,这两个人或许还有救。”
王卡看着他们,幽幽的说道:“你们说什么?营救?营救谁?为什么要营救?”
工人们都一脸懵逼:“不……不去救人吗?”
王卡幽幽的说道:“哦,去救人,救人的事情你们别管了,我这里有专门的搜救队,到时候自然会安排着一切。”
然后他挥了挥手,把这些工人都驱散了。
等工人们走了之后,有人走过来,对王卡说道:“我们真的要派出去搜救队吗?”
王卡说道:“派什么搜救队。我们有搜救队吗?”
这人说道:“可是刚才你说……”
王卡说道:“刚才是骗他们的,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不会吧,在我们平安煤矿,还有这么天真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黑矿工呢。”
这人干笑了一声,说道:“所以……冯甲和冯小甲,我们不去营救了吗?”
王卡淡淡的说道:“最近矿上的效益也不太好啊。不救了,省点钱吧。反正他们都是罪大恶极的罪人,死了,于国于民都有好处。”
这人:“……”
他干咳了一声,提醒王卡说道:“可是……这冯甲和冯小甲,可是丞相亲自交代的,他们两个似乎有些重要。他们好像来自冯去力的府上……”
王卡说道:“那又如何?这两个人是死是活,还不是我们一句话的事?难道丞相和御史大夫,还要亲自见见他们不成?”
这人点了点头,说道:“有道理,有道理。”
傅家金龍傳奇之紫貂血
与此同时,冯甲和冯小甲还在努力的挖矿。
他们一边挖,一边互相鼓励,等待着王卡来救他们。
…………
咸阳城。
皇宫。
王绾有点坐立难安。
最近他感觉这个丞相的位子,真的是越来越坐不稳了。
以前槐谷子没有来的时候,王绾可以在朝堂之上任意挥洒,可是现在……唉,真的是一天不如一天的。
好端端的,莫名其妙的,背了一身的债。
在陛下面前也不是那么受宠了。
滄海有時盡
从商君别院借钱,开了一个小煤矿,想要赚点钱,早日把钱还上,恢复自由身。
可是这煤矿也不好干,用人的成本越来越高,还要加上很多安全措施。每天的开采量始终上不去,眼看这居然要赔。
幸好自己的远方亲戚王管有一***了一群黑工。
黑工好啊。就像是奴隶一样,只知道吃饭干活,不需要工资。自从用了黑工之后,这煤矿就瞬间扭亏为盈了。
王绾觉得,这个王管,真是个能人啊。
不过,现在王管的黑煤矿,成了王绾的一块心病。
赵腾干什么不好,要彻查煤矿,这样查来查去,不会查到自己头上去吗?
别人顶多是煤矿设施陈旧,安全意识淡薄。
但是自己就不一样了,自己竟然雇佣了黑工。
这些黑工是普通人倒也罢了,大多数是朝廷要捉拿的要犯。
这简直是要命啊。
更为要命的是,王绾被困在皇宫了,想要向外面传递消息都做不到。
不过,真的是天无绝人之路啊。槐谷子竟然发明了电话,电话居然从皇宫抻到了外面。
如果借助电话,传递消息,那不就可以……
王绾想到这里,不由得心花怒放。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我的群聊通諸天
槐谷子恐怕死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利用他的发明瞒天过海,逃出生天了吧。
于是,王绾走到了丹房门口。
乌交正站在门口,一脸微笑的看着王绾:“丞相大人好。”
王绾点了点头,说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乌交说道:“小人奉谪仙之命,在这里看管电话,如果有谁想用电话而不会用的,小人会教他。”
王绾嗯了一声,对乌交说道:“我想用用电话。”
乌交热情的说道:“大人请,大人请。”
王绾满意的点了点头。
别的不说,乌交这份热情,让王绾很满意。
到了丹房之后,乌交搬来了一把椅子,让王绾坐下了。
他给王绾倒了一杯茶,并且端上来了一盘葡萄,对王绾说道:“初次打电话的人,往往因为新奇,说话特别多,一打就是两三个时辰,所以会口干舌燥。”
“所以按照谪仙的吩咐,我们准备了葡萄和茶水。丞相大人在打电话之余,可以润润喉咙。”
王绾嗯了一声。
乌交又说道:“如果丞相打电话两个时辰以上,我们是有饭菜供应的。丞相是喜欢吃炒菜呢?还是简单的吃一些精致的糕点呢?”
王绾皱了皱眉头,有些警惕的看着乌交:“这些茶水是免费的吗?”
乌交说道:“是免费的,大人放心。”
王绾好奇的说道:“免费的?槐谷子竟然还有免费的东西?”
乌交说道:“当真是有免费的东西。”
王绾说道:“那我打完电话,可以把茶水和糕点拿走吗?”
乌交摇了摇头:“那不行。只有打电话的人可以吃。”
王绾不愧是宰相,他立即就反应过来了,对乌交说道:“打电话要钱吗?”
乌交脸上露出来了神秘的微笑。
这微笑让王绾心惊肉跳。
乌交说道:“丞相大人,你真是神了。这么多大人当中,你是唯一一个想到这一点的。”
王绾说道:“所以,打电话是收费的吗?”
乌交说道:“不错,打电话是收费的。所以这些糕点和茶水是赠品,可以免费。”
王绾说道:“电话,多少钱?”
乌交说道:“一刻钟一镒金。”
王绾:“……”
这特么也太贵了吧?
然后,他开始深深的同情那些朝臣。
这些天,王绾可是看到了不少的朝臣,他们觉得电话很新奇,因此走进来打电话,和家人煲电话粥。
那电话打的,如果不是困得睁不开眼了,都舍不得放手。
王绾对乌交说道:“幸好我只有几句话好说,用不了一刻钟。”
乌交笑了:“这个没关系。不满一刻钟的,按照一刻钟算。”
王绾:“……”
他瞪了瞪眼睛:“这么厚颜无耻吗?”
乌交干咳了一声,说道:“这怎么能是厚颜无耻呢?据说在谪仙的故乡,都是这样收费的。”
王绾点了点头:“果然如此啊。”
他对乌交说道:“这电话,怎么用?”
乌交说道:“你只要拨过去就可以了。那边会有人告诉你。”
王绾哦了一声,按照乌交说的,按了一个红色的按钮。
几分钟后,那边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请问找谁?”
快穿莫負多情
王绾说道:“找丞相府的管家,王甲。”
那边女子说道:“好的。请稍等。我这就派人去叫他。”
王绾问乌交说道:“我要把电话放下吗?”
乌交说道:“丞相觉得举得累了,可以放下。”
王绾哦了一声,随手就要把电话放下。
但是他忽然想起来了什么,又死死的把电话抓住了。
他对乌交说道:“这电话如果放下去了,过一会再打,算不算两次?是不是要收两镒黄金了?”
乌交干笑了一声:“丞相真是聪明绝顶啊。不愧为百官之首,小人佩服。”
王绾:“……”
特么的,这是什么人嘛。
于是,他焦急的等待着。
一刻钟眼看就要到了。
好在电话里面传来了王甲气喘吁吁地声音:“主人,到底出什么事了?日前有小宦官是说,你被留在宫中了,却不肯说原因。现在阖府上下,都担心的很呢。”
王绾说道:“我时间紧张。长话短说。”
他看了乌交一眼,说道:“我能不能单独打电话?”
乌交连连点头:“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然后,乌交退出去了。
乌交出去之后,王绾松了口气,感觉终于可以自由说话了。
不过他还是很警惕的对王甲说道:“你身边没有其他人了吧?”
王甲嗯了一声:“没有了,这间屋子里面只有我自己。”
王绾嗯了一声,对王甲说道:“你立刻派人,坐着火车,坐最快的火车,去找王管和王卡。让这两兄弟立刻准备准备,朝廷要查黑煤矿了。”
王甲吓了一跳,说道:“会查到我们头上吗?”
王绾说道:“会,一定会。因此,一定要快。”
王甲应了一声,说道:“是,小人立刻就办。”
王甲说着就要挂电话。
王管又叫住他:“等等。”
王甲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王绾说道:“我还有点时间,还不够一刻钟,你去府中把我最宠爱的小妾叫来,我有几句话要和她说。”
王甲:“……”
主人这是怎么了?怎么给人得感觉……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