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vydt熱門都市小说 我的諜戰生涯 愛下-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坦白閲讀-t1yra

我的諜戰生涯
小說推薦我的諜戰生涯
胡胭脂和老五商量完以后,直接给总部发电,而山宁的回电同样非常迅速。
意思很简单,目的很明确,既然有所发现,那就直接摧毁,不用有任何顾虑。
不过行动的时候,必须小心,要在保全自身的情况下才可以出击。
随即老五对着胡胭脂道:“我这就安排人尽可能的搜集仓库的信息,距离天黑还有几个小时,希望可以有所收获”
“那好,我们将行动时间定在午夜一点,到时候咱们在仓库外面集合”胡胭脂果断的说道。
“可以”老五点点头,直接转身离开。
………
杭州。
侯天别墅。
白泽少和池上慧子依旧在对弈着,此刻形式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
白泽少无意识的攥着手里的棋子,已经轮到他下棋,可却久久没有出手。
对面池上慧子看着白泽少沉思的样子,嘴角掀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棋盘上的棋子已经没有几个,最后的胜负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白泽少此刻的犹豫,不过是最后的挣扎。
池上慧子很清楚这种情况,白泽少同样不例外。
良久以后。
白泽少放下手里的棋子,抬起头看着池上慧子苦笑的说道:“大佐,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我认输”
“确定不继续下去?”池上慧子确认道。
“不用了”白泽少摇头道。
此刻的他神态有些疲惫,之前和池上慧子的对弈,他真的已经尽全力。
这种脑力消耗,不亚于一场激烈的斗争。
“既然如此,那我们先去吃饭,正好也到了饭点,说起来你来到杭州这么长时间,我都没有好好招待你”
一念之間,咫尺天堂 蘇阡陌
“所以,今天这顿饭,算是我给你接风”池上慧子起身道。
说完直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白泽少看着池上慧子的背影,诡异一笑,然后跟在池上慧子后面出去。
嬌女攻略
外面。
当看到池上慧子和白泽少走出来的时候,侯天终于松口气,然后第一时间迎上去:“大佐,白主任你们二位……”
中國共產黨黨組工作程序與規範
“我和大佐在里面下了一盘棋”白泽少接着侯天的话语,快速的说道。
池上慧子看了一眼白泽少,然后对着卫兵道:“给我在饭店定一桌饭菜,我要和白主任好好聊聊”
“是”卫兵点头就要离开。
“等一下”侯天忽然出声阻止卫兵动作。
然后热情的对着池上慧子道:“大佐,饭店的事情交给我,保证会让你们满意,就当是我对两位关于我事情的感激”
“您看怎么样?”
池上慧子没有说话ꓹ 扭头看向白泽少道:“你觉得怎么样?”
“我?可以,不过也不要太过热闹ꓹ 找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能够谈话就可以”白泽少愣了一下,解释道。
“放心,交给我”侯天说完转身去安排。
没多久。
白泽少和池上慧子就出现在一处环境优雅的饭店里面。
虽然是饭点ꓹ 但这里却没有多少人,环境很是清幽ꓹ 静谧。
“不错”白泽少打量着四周的环境淡淡的说道。
“两位满意就好,你们慢慢用餐ꓹ 我先离开”侯天说完转身离开。
護花神醫 天命神豬
包厢里面。
白泽少和池上慧子安静的吃着饭菜ꓹ 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不断的挥舞着手里的餐具。
半个小时以后。
吃饱喝足的白泽少抬起头看着对面的池上慧子道:“大佐,愿赌服输,你想要知道什么,请问”
“你在找谁?”池上慧子直接问道。
“姜毅”
“他的身份背景?”
“我只知道他是一个经济学方面的专家,目前人就在杭州,但是到底在哪我还不知道”白泽少沉声道。
“你为什么要找他?”池上慧子警惕的看着白泽少ꓹ 问道。
帝國之兵臨天下
“这个无可奉告,我也只是奉命行事ꓹ 希望大佐可以理解”白泽少坚定的说道。
“好吧ꓹ 不说这些ꓹ 我再问你一个问题ꓹ 你就准备一个人这么找下去?”
“还是觉得借助侯天的势力能够将人找到,或者说你还有别的打算”池上慧子盯着白泽少的眼眸问道。
“这个任务的时间很长ꓹ 所以我并不太担心找不到人ꓹ 只要他在杭州我就一定可以找到”
“而且目前的我就算返回上海也没什么事情ꓹ 既回不了特工总部,也没事做ꓹ 还不如待在这里”
重生科技狂人
“当然,如果真的找不到人,我会寻求大佐的帮助”白泽少解释道。
“听你这意思,如果上海方面没有专门命令,你就准备一直待在这里了?”池上慧子问道。
“没错”白泽少很是自然的说道。
对于白泽少的回答,池上慧子轻微的皱了皱眉头,然后松开。
她在杭州这里需要主持伪钞计划,但白泽少如果一直待在这里,很可能会发现些什么。
到时候可就不怎么好办。
与此同时,他对于白泽少要寻找的那个专家,也有些警惕,因为那个人竟然是经济学方面的专家。
白泽少如此不遗余力,冒着生命风险找人的目的,又到底是是什么?
所以思索要以后,当下就说道:“你把那个叫做姜毅的人照片给我,我让我的人帮忙看看,看能否找到人”
“我没有照片,只有一个素描像,不过这东西我没有带在身上”白泽少拒绝道。
盜墓之吳邪的未來 微生塵
“没关系,等会吃完饭,我让我的人陪你一起去取”池上慧子不在意的说道。
“好吧”白泽少选择了妥协。
然后紧接着问道:“大佐还有什么需要问的吗?”
逍遙小農夫
“没有了,差不多就是这样,再说,我就算再问,你恐怕也不会回答不是吗?”池上慧子冷哼一声。
“希望大佐谅解,我真的不能说,这时纪律,也是我们这类人要遵守的底线”白泽少简单的解释一句。
可惜。
池上慧子根本不给白泽少面子,直接甩给他一个后脑勺。
该说的,能说的已经都说完,所以白泽少和池上慧子同时起身离开饭店。
路上。
池上慧子本来是准备派人和白泽少去取素描。
不过走到一半左右的时候,忽然改变主意,决定亲自跟着白泽少,免得被白泽少这个混蛋给抓到一些“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