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6myc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txt-第六十三章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分享-pv8oz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另外一边。
在经历了七个职阶的灵基之影袭击,遭遇了七个强到简直恐怖的影从者的轮番摧残之后,迦勒底一行人基本上全员残血,没有一个人是不挂彩的。
即使是影之国的女王,斯卡哈小姐也多多少少受了一些伤,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作为队伍里的最强之人,她自然是承受了最多的压力的,就连面对赫拉克勒斯那种顶级的Berserker的时候,也只能够上前去扛住。
不过也多亏了她承担了最大的压力,才能够让其他人没有出现减员的情况,顶多也就是受伤罢了。
而在经过这一番艰难推进之后,众人也总算是与藤丸立香汇合了,主要也还是因为医生的通讯,在两边不断的中转,传达信息。虽然干扰严重,使得沟通起来变得很麻烦,但是总好过没有。
“立香!你果然在这里,没事吧?”
破开被魔术结界封锁的房门,达芬奇总算是和迦勒底最后的希望见面了,她抓住藤丸立香的肩膀,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少女一番,接着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似乎是完全安下心来的样子。
網王之青春唯愛 上官皖兒
万能的天才完全确认了御主的情况,确认对方没有问题,似乎一点儿伤害都没有遭遇到,精神面貌比他们还要好一些的样子。
“达芬奇,你们终于来了,我没事……”藤丸立香也是大大的松了口气,只是心中却悄然浮现出一抹说不清楚到底是安心还是失落的感觉。
果然是达芬奇她们杀过来救人了,也就是说,这里属于敌对阵营的地盘……也就是说,夏冉大人……那位魔术师真的就是这个特异点的始作俑者,也是自己需要对抗的敌人……
他一直都在骗自己……不,仔细想想的话,其实他好像根本就没有掩饰过,主要还是自己太傻了,先入为主的觉得对方一定是盟友了。
“等等,玛修呢?怎么不见她?”
不过藤丸立香也知道现在不是纠结这件事的时候ꓹ 而且她敏锐地发现了来救自己的人之中,没有某个后辈的身影ꓹ 顿时就很是关心的问了起来。因为如果是玛修在的话,应该会第一时间来见自己才对。
现在为什么会是达芬奇第一时间冲进来?
“这个……实在是一言难尽,之后再和你慢慢解释吧。”
达芬奇叹了口气ꓹ 摇了摇头说道:“我们现在的时间不多,而且机会难得ꓹ 现在要抓住这个机会继续往这座塔的上层打上去才行……”一边说着,她一边拉着少女的手臂ꓹ 就往门外拽去。
藤丸立香微微一愣ꓹ 心底深处几乎是本能一般的出现了抗拒与恐慌的情绪,难道说在自己不知道的这段时间里,玛修她已经……
“放心吧,玛修没有出事,她只是被关在了王城那边。”达芬奇一眼就看出了藤丸立香眼眸深处的惊恐,只能够这么语气急促的解释道,“不过已经有人过去救援她了ꓹ 一切顺利的话,她很快也会过来和我们汇合……”
“被关在王城?”
“嗯ꓹ 具体的之后再和你说……”达芬奇点点头ꓹ 下一刻ꓹ 外面走廊上传来的动静打断了她的话语ꓹ “糟糕!好像又有影从者被召唤出来了,我们快点出去ꓹ 继续耽搁下去的话ꓹ 等会儿就走不动了。”
“嗯!我明白了!”藤丸立香用力点头ꓹ 迅速的振奋精神,跟着达芬奇快步走出到外面的走廊上ꓹ 厮杀的动静瞬间就扑面而来,让她觉得自己仿佛是一下子来到了人声鼎沸的菜市场一般。
“好了吧?那我们走!”
斯卡哈挥舞魔枪,将前方的敌人一扫而空,回眸瞥了一下,轻轻点头英姿飒爽的高声喝道。
其他从者们没有应声,但迅速加快了手头上的动作,砍瓜切菜一般的放倒自己负责的方向上涌上来的肃正骑士,保持着阵营将御主保护在最中间,然后就开始移动起来,往通道一侧推进过去。
战斗从未停止过,想要推进的话,就只能够不断的消灭敌人,并且抓住空隙占据前方的空间……这本来就很麻烦了,更加别说其他的阻碍因素的存在,一群拥有强大力量的从者战斗到现在,也是感到心力交瘁了。
和親之忠犬求婚記 幽小靈
因为这座塔的内部防御很要命,称之为步步杀机也不为过。
很多通道区域都会被坚固的隔断墙和魔术障壁封锁,要将他们彻底困在某片区域之中。接下来就是源源不断的肃正骑士涌过来,拖住他们的脚步,并且还有一骑接着一骑的影从者被召唤、投放过来,迫使他们疲于战斗,难以寸进……
而且这还不是全部的,毕竟作为一座特别恐怖的魔术工房,防御反击的机制当然不可能只有召唤物这一种方式,他们也没有奢望这一场试炼有这么简单。
各种符文陷阱、反击魔术,根本就是层出不穷。
有很多区域从重力到光照之类的因素,都能够成为环境杀手,将他们打得焦头烂额的。
而且迦勒底一方作为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也根本就不了解这座塔的建筑结构和作用分层——同样是被隔断墙和魔术结界封印起来的某条通道,他们没有办法确认到底是通往上一层的正确方向,还是通往什么危险的区域。
初音少女的音符咒殿下 優惗
好些次她们主动破开了封印,结果不但没有打开新的道路,反而是释放出了极其可怕的怪物。
譬如说被囚禁的恶魔,伴随着心脏的跳动就能够释放出大量致命的诅咒;
譬如说完全被龙血基因高度侵蚀的发狂混血种,压根就是一头龙人,力大无穷刀枪不入,震动大气的吼声能够对抗莫德雷德的宝具奔流;
又譬如说试作型的自动杀戮魔偶,再或者就是九头蛇许德拉、巨大魔猪什么的,还有蕴含着强大魔力的失控魔道书……
——与之相比,貌似以往的特异点里经常出现的,像是龙牙兵之类的低级炮灰,似乎连出现在这座塔里的资格都没有。
歸香 衛榛
偏偏塔内的干扰又极其严重,所以就连斯卡哈小姐的卢恩魔术都受到了严重压制,想要依靠占卜、预言之类的手段来排除危险,选择正确的道路,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能够靠直觉!
以及还有运气!这就未免显得太过坑爹了一些。
真的是比抽卡都还要刺激,谁都不知道某条通道被强行破开之后,对面的区域会出现什么东西,是蓄势待发的魔能激光阵列?还是一头盘踞着整片空间的巨大魔兽,狰狞的准备喷出能杀万物的毒雾,或者发出撕碎一切的恐怖言灵?
幸亏在藤丸立香重新加入队伍之后,效率很快的就得到了相当的增幅。曾经去过顶层的少女,虽然也不知道这座塔的详细地形结构,但是至少她牢牢的记住了通往顶层的正确路线。
帝臨武俠 隔壁老王01
一行人并不知道,这座塔内部的建筑都是可以随意移动的,通道会消失,走廊会通向其他地方,某些房间可能会从这一层被移动到另一层……整座塔就像是一个魔方一般,如果落入操纵者的手中并且被转动,那么一切都会变化。
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固定路线可言,也就是某人根本没有针对他们,否则的话,一群人大约是一辈子都永远上不了最顶层。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才会觉得又看见了希望,而且也因此知道藤丸立香已经和那个魔术师有所接触,于是一边赶路,一边抓紧时间询问了起来,试图了解一些基本情报。
“夏冉?确定没有记错吗,立香?这名字听上去像是天朝那边的人啊,会出现在这个特异点里有些奇怪……”
达芬奇的脸色有些古怪,她仔细的思索了好一会儿,确认自己完全没有什么印象,只能够很遗憾的摇摇头——
“估计是假名字,我没有听说过关于这个名字的魔术师,稍微出名一点儿的都没有,更加别说是强到这种程度,能够和魔术王所罗门掰掰手腕的了……”
“名、名字……也是假的吗?”藤丸立香已经说不清楚自己内心的百感交集,到底是一种多么复杂的感受了。
“应该是,能够有如此成就的人,必不可能是不见经传、默默无闻之辈!所罗门王不曾使用魔术,但魔术王之名也仍然传遍近邻诸国,最终留下了赫赫声名……”达芬奇相当认真的点头:“你觉得这样的一个魔术师,真的会是一点儿传闻都没有留下的人吗?”
“这个……好像的确是这样。”
藤丸立香稍稍有些纠结,其实她也知道不可能,至少按道理来说,达芬奇说的才是正确的,她也一直都有所怀疑,就连BB在不久之前也用过这个理由,来无情揭露真相来着。
所以说……真的就连名字都是假的?少女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态有些崩……
“肯定是梅林吧!不然的话,为什么就连名字都要掩饰,绝对只会是他才能够干出这样的事情了……”气呼呼的砍翻一个挡路的魔偶,挥舞着魔剑的莫德雷德大声嚷嚷起来,她一直都觉得其实只有那个可能性了。
毕竟狮子王的真实身份竟然就是父王本人,那么她的宫廷魔术师到底是什么人,还需要作第二人想吗?
“其实我觉得……”犹豫了一下,藤丸立香正想要针对这个问题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可能那人的确就连名字都是假的,但是至少不会是梅林。
这一点她还是可以确定,那个人的性格表现和圆桌骑士们所说的梅林那个人,根本一点儿都扯不上关系。而且在某些时候表现出来的一些语气习惯,遣词造句的方式,都让她觉得莫名舒服。
不像是其他的从者,即使被赋予了近现代的常识,也很难改变他们本身还是个古人的事实,那个魔术师给她的感觉根本就是同一时代的同龄人……大概是因为太久没有过这样的体会了,唯独这一点,藤丸立香是绝对可以确定的。
毕竟她平时接触的圈子和人际关系都很奇怪,不是过去时代的英灵豪杰,就是一些不像是正常人的人,就连玛修是人工生命体,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开过迦勒底……好不容易突然在那个魔术师的身上,发现了这难得的一点,藤丸立香自然会很在意。
“不管是不是,都已经不重要了……”不过这个时候,走在前方的斯卡哈却是深深吸了一口气,打断了众人的对话。
下一刻,她更是将手中的赤红魔枪猛然投掷而出,化作暴烈的雷霆,在死亡的螺旋之中以超音速贯穿而过!
伴随着撕裂大气的雷鸣轰响,前方的通道上密密麻麻的各种使魔、装置等敌人,都在激波之中被一扫而空!
不是直接灰飞烟灭,溃散成为最基本的魔力因子,就是被炸得四分五裂,只剩下一堆焦黑的碎片和零件,完全看不出来其本身到底是什么样的装置,就连整条走廊都出现了崩裂的裂纹,深深的巨大裂缝。
最終智能
“我们到了呢,诸位……成败在此一举!”
再次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一支魔枪,看上去似乎根本就是一模一样的样子,影之国的女王用听不出什么情绪的声音高声道。
众人同时都是心中一凛。
“还是那个计划,魔术王的圣杯应该是扭曲这个时代的巨大魔力源头,只要夺取了圣杯,就能够从源头上瓦解这一切……”达芬奇也一下子收敛了所有的表情,不厌其烦的再三提醒大家,关于自己等人这一次的战术核心安排。
“不会有问题的,都已经打到这里了,也没有人出来阻止我们,所以梅林肯定不在家!”莫德雷德完全不在意,而且看上去,她非常笃定那个魔术师就是梅林那个该死的家伙!
“希望是这样,这么一来的话,我们就可以先将圣杯拿到手,等到玛修她赶过来,用她的盾牌保管回收……”达芬奇也希望如此,“接下来就只要坚持,不要被敌人打倒,直到这个时代恢复正常为止……”
蜜愛首席:情深無防 夏露露
只要失去了魔力源,扭曲时代的因素就消失了。
若是一切顺利,那么只要在敌人疯狂的攻击之下,死守圣杯一段时间就可以了,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就会自动获得胜利。
在说话间,众人已经来到了顶层的入口处。
正在他们犹豫的时候,伴随着一阵气闸机关摩擦转动的动静,紧闭的大门就已经自动向着两侧打开,仿佛是里面的主人在邀请他们进去一样。
“请进。”异常平静温和,仿佛还在带着善意的声音从中传出。
“……!!”
藤丸立香身体一震,整个人都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仿佛回到了不久之前的那天:“夏冉大人?!”
其他人也是同时纷纷色变,本来就紧绷的身体,此刻绷得更加紧张了,一个个都是如临大敌的样子。
他们都和莫德雷德想的一样,觉得那个魔术师根本就不在塔里。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只是对方并不在意他们的一路破坏肆虐,一层一层的打上来的行为,甚至还有兴趣好整以暇的在等待着?
这该是何等的狂妄?又是何等的自信?
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斯卡哈一马当先的走在众人的前方,率先走了进去,其他人紧随其后。
眼前的空间豁然开朗,穹形的大厅出现在前方,散发着星辰光辉的「光之柱」在最中央被拘束着,贯穿天空,钉入大地,稳稳的镇压着行星的表皮。
而在「光之柱」的下方,是一个身穿黑色长袍,背对着众人在巨大的投影上伸手指指点点,仿佛是在操作着什么的身影。
“欢迎光临……呵,今天可真是够热闹的呢。”他头也不回的这么说道,语气语调仍然是相当温和,一点儿都没有什么被打上门来的怒气之类的感觉。
“啧,真是有够自信的呢,明明我们就在你的眼皮底子下一路打上来,居然在这期间什么都不做吗……”斯卡哈冷声说道,紧紧的盯着那道身影,“虽然你的确有这份狂妄的资格就是了。”
“没有啊,这怎么能够说是狂妄呢……在你们一路推进的期间,我可不是什么都不做的啊,也做了很多事情来着的。”
魔术师回过头来,微微一笑,伸手轻轻的点了点自己脸侧戴着的头戴式耳麦:“譬如说,像是这样——”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他轻轻咳嗽一声,对着麦克风开口了。
而在同一时间,在藤丸立香和达芬奇的附近,响起了之前那被她们认为是来自迦勒底的罗曼医生的灵子通讯——
“滋滋……恭喜,你们终于来到……滋滋……顶层了,圣枪就在前方……滋滋……接下来要看你们的了,加油吧!”
“……”
“……”
现场顿时一阵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都是愕然的瞪大眼睛,感到了一阵可怕的恐惧,所以说之前来自医生得通讯,其实都是这人冒充的?要是他不是帮助自己等人和御主汇合,而是把自己等人骗去某些可怕的楼层陷阱之中的话……
会是怎么样的一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