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tj2u熱門都市言情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第775章 全明白了讀書-wfp80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陈牧回来以后,最高兴的人当然是女医生。
公司里的事情千头万绪,偏偏维族姑娘又在异色烈,就连研究院那一块她现在也要全程盯着,所以最愿意看到陈牧回来的就数她了。
大明龍權之破軍(已完結)
而且这一次陈牧回来后,还带回将近十个亿,外加八个林场,这让女医生又惊又喜,感觉就跟天上突然掉馅饼一样。
“你这一趟出去居然能赚这么多?这也太夸张了吧?”
“没看出来啊,你这么一大小姐,还会见钱眼开?”
看着女医生两眼放光的样子,陈牧忍不住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女医生向后缩了一下,斜眼瞥着陈牧:“我最近查了一遍公司的账后,发现贷款还真有点越积越多,正好你拿回来这一笔钱,我们可以还一下,降低公司的负债率。”
牧雅林业虽然挣钱不少,可是种树也多,不管是望西省那边还是X市这边,和农民合作的种树项目铺得很开,这都是要贴钱来做的。
牧雅的项目多,陈牧赚回来的钱用得很快,所以这些种树项目基本上都是用贷款把事情做起来的。
这么一来二去,别看好像没多少钱,可是积少成多,加起来也不是一笔小数。
之前X市农林菊那边用贷款说事儿,逼着陈牧给那两家国营农场授权新品种水稻的专利,很是给陈牧提了个醒。
所以他临去滨海前,就让女医生整理一下公司在外头的贷款金额,看看究竟有多少。
这不整理还好,一整理下来,女医生觉得有点高,心里也开始重视起来。
当然,这种“高”是相对来说的。
陈牧之前去滨海,把手里的现金流抽干,不得不通过邱元光的关系去贷了一笔钱……这样的做法,使得公司出现了一丝现金流断裂的风险。
万一公司遇上什么紧急情况需要现金救急ꓹ 这就可能引发骨牌效应,让牧雅吃个大亏。
不说别的ꓹ 就说那些已经盯上了牧雅的人,随便动用点行政手段,就能给牧雅制造出不小额麻烦ꓹ 到时候以牧雅自有的资金,撑不撑得过去都很难说。
所以ꓹ 先还上一部分贷款,降低公司的负债率ꓹ 陈牧带回来的这笔钱正好派上用场。
第二天ꓹ 陈牧接到了李晨平的电话,赶往X市和程文见面。
见面的地点在一家不起眼的专门做私家菜的小馆子里,环境幽静,没什么人。
“程哥,好久不见,最近怎么样?”
陈牧进门后,先和李晨平打了个招呼ꓹ 又对程文笑了笑。
他听李晨平说了,程文已经被就任新一届大领导的王领导选为贴身秘书ꓹ 成为大佬身边的近侍。
说白了ꓹ 就是程文成了X市现在大领导的秘书后ꓹ 一跃成为X市政*治图谱中的新贵ꓹ 不再是四维里那个几乎透明的机要秘书了。
也正因为这样,陈牧不知道程文今天见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态度ꓹ 打起招呼来多少有点拘谨ꓹ 不敢太随便。
程文见状ꓹ 主动过来和陈牧抱了一下,笑道:“小牧ꓹ 我们的关系可和别人不一样,不管怎么样都是自己人,别拘谨。”
調教女王
陈牧笑了:“那行,程哥,有你这话儿我就放心了……嘿,主要不是因为你现在是领导了嘛,以后有人在我就喊你程秘书,没人的时候再喊你哥。”
三个人坐下来后,程文说了一下自己工作岗位调动的事情。
巨星從創造營開始 進擊的鹹鴨蛋
原来,原本王领导的贴身秘书,因为王领导的高升获得了一个出缺的好机会,去了X市下面的一个镇当主管领导,算是高升了。
王领导选新秘书,正好因为之前和程文有过几次接触,觉得程文做事情还是周到谨慎的,所以这一次就选了他。
讲述这件事情的经过时,程文有点感慨的说:“我本来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就要在机关里闲置蹉跎了,没想到这一次居然还有这样的机会,真是一点都没想到。”
陈牧听李晨平说过,程文家里其实环境挺好的,父亲是国内有名的大画家,母亲是大提琴演奏家,家底殷实,他属于就算躺着都能舒舒服服过一辈子的那种人。
可是他这人偏偏有志从政,用李晨平的话儿说就是有点“官迷”,在学校的时候就是这样,一路从班干部到学生会干部做上来,特别把这些当回事儿。
后来进了X市思维,因为没什么特殊的关系,一直被闲置,这些年基本都在混日子。
没想到这一次居然从天上掉下来这么个机会,一下子就落到他的头上了。
陈牧和李晨平当然要恭喜程文平步青云,三个人边聊边吃,不一会儿气氛就很到位了。
喜上心頭
程文突然看向陈牧,说道:“小牧,今天把你叫过来,除了因为好久没见,想和你聊聊,其实还有别的事情想问问你的。”
陈牧一直就等着了,程文如果想和自己闲聊,直接打电话就行了,这么把自己找出来,还安排在这么偏僻的地儿,肯定有重要的事情想说。
“程文哥,你说。”
程文用纸巾擦了擦手,压低了一点声音问道:“你老实和我说,你有没有得罪过二哥领导?”
“嗯?”
陈牧没想到程文会这么问,心里一动,反问:“程文哥,你怎么会突然问我这个?”
程文说道:“最近发生了一点事儿,我有点想不明白,所以想当面问问你,尽快弄清楚。”
陈牧接口问:“什么事儿?”
落魄千金的借種計劃
程文没回答,只说:“你先和我说说,你是不是得罪过二哥领导?”
陈牧想了一下,摇头:“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他,怎么可能得罪他?”
“哦?”
程文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陈牧又说:“不过我从别人的嘴里听到过一些事情,不知道和你问我的事情有没有关系。”
“你说说看。”
“是这样的……”
陈牧把自己从成子钧那儿听来的,二哥领导曾经是云家长辈的下属的事情说了一遍,又简单说了一下自己和云宗泽之间有什么样的梁子。
“原来是这样……”
程文点点头,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来,点头说:“那我就全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
你倒是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