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uhl7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紅樓春討論-第六百四十七章 王家掛白報喪讀書-v4lc1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第六百四十七章王家挂白报丧
次元萌娘契約之書 飛宏踏雪
皇城,凤藻宫。
“哈哈哈!”
“哈哈哈哈!”
尹皇后无奈的看着坐在那跟个二傻子似的笑的没心没肺的傻儿子,啐道:“听说贾蔷又在捣鬼害人,你就这么高兴?该不是这法子是你教的罢?”
打外面传进来赵国公府最新传闻后,李暄先是仰头大笑三声,然后就刹不住了,越笑越止不住的笑……
今儿他虽然先走了,可走出几十步远后,他就留下一人专门在后面看着,然后将经过如数报进宫里。
原本听说贾蔷居然和姜家和解了,李暄就觉得不大对,这不像是贾蔷的风格啊。
元平功臣一脉将开国功臣一脉按在地上摩擦,想怎么捏搓就怎么捏搓,丰台大营都快被欺负的散架了,贾蔷就认了?
没可能啊……
他一边怀疑,一边让人继续在外面打探消息。
终于,等到入夜时赵国公的发家史突然成了热闻,都中各处都在传,李暄立刻就反应过来,是贾蔷出手了!
这小子,果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
李暄眉开眼笑,同尹皇后道:“母后,这么粗糙的法子,怎么会是儿臣教的?不过贾蔷也算不错了。姜家前些日子对旧部痛下杀手,那些被拿下去职的元平功臣敢怒不敢言。如今贾蔷在背后这么阴风一扇,妖火一点,那些旧部自然想起赵国公这个老阴货是个惯犯,岂不更恨?便是眼下重新上位的人,也没谁真敢投奔姜家了,谁都怕被卖一次。听说在军中,出卖和背叛是大忌。姜家名声大坏,往后怕是要难喽!贾蔷这小子,小心眼的很,谁得罪了他,谁就要倒霉。”
尹皇后闻言,却嗤笑道:“还是太年轻ꓹ 只会意气用事。你们以为这点小伎俩,就能伤得了姜家那位老人精?那他这么些年经历的风雨ꓹ 岂不都成了笑话?而且,人家说不得还要感谢贾蔷呢。”
醫道魔途 戒煙
李暄闻言一怔,看着尹后不解问道:“母后ꓹ 这话是怎么说的?您把儿臣说糊涂了……贾蔷这招,不是很厉害么?”
尹皇后摇头取笑道:“你们又懂甚么诡计阴谋?使出来的名堂跟儿戏一般。你们以为军中那些人是靠名声吃饭的不成?”
李暄奇道:“军中不是靠威望么?靠拳脚功夫ꓹ 姜铎那把老骨头也打不过谁啊……”
尹后没好气白这傻儿子一样,道:“说到底ꓹ 还不是利益二字?
重生之盛寵嫡妃
跟着谁有官做ꓹ 有银子拿,有权握,他们就跟谁。哪怕姜铎靠反叛袍泽起家,你以为别人就在乎这个?
克隆男友:不敢說愛你 麻煙瓶
更不用说,这一辈子他施过的恩不知有多少……
那些得过他的大恩的,才是姜家的根基!
这么些年来,遍布大燕军中。他们会因为坏名声就背叛姜家?
再者ꓹ 你们是不是忘了一事?姜铎反叛,是和先帝站在一起ꓹ 是向着天家。那一回是ꓹ 这一回也是!
你们这哪里是在弄臭他的名声ꓹ 你们分明是在替他扬忠孝之名。
简直成了笑话!
不过此事你父皇应该不会骂你们ꓹ 因为你们替姜家扬的名声越显,姜家就越是只能和天家站一条线上。只是皇上越器重姜家ꓹ 给予的权力越大ꓹ 集中到姜家周围的军中势力也会越多。
你们说说ꓹ 到头来,你们到底办的甚么事?难道不可乐?”
李暄:“……”
他再笑不出来了ꓹ 抓了抓脑袋,道:“难道这一招,一点用也没有?”
尹后想了想,道:“你们若是只是顽劣一些,想出口恶气,让姜家人添点堵的话,倒也不能说一点用也没有。至少一二年内,尹家人还是会难受的。且……”
李暄巴巴的盯着尹皇后看,可见她摇了摇头,没有继续往下说的意思,却也不恼,还复又喜滋滋起来,道:“能添堵也成啊,今儿添一点堵,明儿添一点堵,那也是个乐子!”
尹后见之失笑,她话并未说完,那就是姜家目前来看,只姜铎一个是明白人。
姜铎不仅是明白人,还精明的拔尖儿,是天下间最顶尖儿的聪明人之一。
只可惜,这位老国公聪明的忒过了些,投机钻研之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极致境界。
出卖和反叛的手段,更是做到了天衣无缝,既光鲜又漂亮,还能占着大义。
只是他这样聪明,却是将姜家一门的气运都抽干了,才使得子孙如今才能平平。
姜铎在时,面对这样的情形自然能处置的游刃有余,甚至他甚么都不需要做,皇上就会每每加恩姜家,以示圣眷优隆。
以姜铎的身份地位,再加上这样炙手可热的圣眷,自然就能压得住元平功臣。
可姜铎若是死了……
那姜家其他人,能抵得住贾蔷这样小伎俩的,怕都没有。
说不得会被贾蔷所激,做出一些蠢事来。
到那时,姜家才会痛苦。
只是这些话,倒不必同李暄来说。
李暄得意罢,又叹息一声道:“母后,儿臣瞧着,贾蔷这次怕是遇上对手了,他根本不是姜家那老狐狸的对手啊……”
尹皇后好笑道:“贾蔷还用你来担心?林如海马上就要回京,其聪明才智,不在赵国公之下。到时候,自有林如海这个先生来管。本宫劝你少管闲事,你昨儿就赖在宫里不肯回去,今儿莫非还不肯回王府?躲着邱家的时候,就没想过有家难回?”
李暄打了个哈哈,道:“回回,怎么不回,宫门落钥前就回。儿臣也是个有能为的,会怕邱氏?不过母后,明儿大哥请东道怎么说?贾蔷明摆着不会站出来,他是怕拖他先生下水。所以,就扯了个去家庙祭拜的由子。那儿臣怎么办?大哥也真是,这个节骨眼儿上请……”
尹皇后闻言,面色渐渐淡了下来,道:“那你就派人同他说,他这个东道起的太迟了,临时抱佛脚,还不肯敬香,母后这里,已另有安排。”
……
贾府后街,香儿胡同。
刘家小院。
贾蔷躺在石榴树下,又长大不少的小石头此刻龇牙咧嘴,用力的推着摇椅,开心之极。
他身后的老猫,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小主人,又看了看躺在竹椅上的贾蔷,轻轻的磨了磨爪子……
春婶儿在一旁絮絮叨叨的说着话:“我们不去了,城外庄子上又有甚么好看的?那温汤听着怪好听,当甚么稀罕物儿,可不就是澡盆里的热水汤子?”
“还说甚么农家菜,我和你舅舅吃了一辈子农家菜,还稀罕那个?桃子有你让人送来的那些,都吃不完,何苦去那边?”
“我们和国公府的娇小姐们又说不起话,那样穿金戴银裹着绫罗的美人,虽看你的面子上敬我们一声,可我们自己心里有数,当不起,要折寿,还两边都不自在。”
“你的孝心我们知道,如今知道你安生了,明儿我和你舅舅就回青塔那边去了。老邻居街坊都在那边,住的爽利。随便卖些肉串,也够我们嚼用的。”
说话间,头也不抬的做着手里的活计,那是一双棉鞋,正在纳鞋底。
贾蔷闻言后,一边享受着躺椅,一边呵呵道:“这热水汤子怎么能和温汤比?再说,去庄子上散散心,热闹两天岂不好?小石头必也是爱进去顽的。”
听到舅舅叫他,小石头抬起满头大汗的头,冲贾蔷咧嘴一笑。
贾蔷呵呵,刘大妞抄起小石头,拿帕子把他脑瓜上的汗擦干净后,又往地上一丢,随他滚爬去了。
小石头是好孩子,有孝心,又冲过去想推翻他的舅舅,摔他一跟头……
刘大妞拿傻儿子没法,同贾蔷笑道:“你可不必思量我们,自家过日子,过的自在痛快就是好日子。果真想去了,还能不和你说?等入了冬见了雪,我再去。”
贾蔷闻言笑着点了点头,也就不提此事了,他忽地同一旁闷坐着的刘老实道:“舅舅,我有一个新营生,要人帮我掌着,你来帮我行不行?”
刘老实摇头:“做不来,不会。”
贾蔷笑道:“很简单的,哪里做不来……是这样,冬天快到了,富贵人家都在进木炭,我们府也进了不少银霜炭。不过刨去有数的一些日子过的还算富贵的人家外,其实大多数还是过的紧张。他们又不能像寻常百姓那样,储蓄一些木块过冬,那非让人笑死不可。寻常煤块并不雅观,大户人家也都忌讳见天的碎煤块。
正巧,我手下人弄出了一种新煤样式,很方便。添加一回,能烧近一个时辰,且也不用担忧煤烟。再搭配上炉子一起来卖,想来生意不会差。
舅舅不必理会怎么做事,替我看着点就成。这个营生,舅舅家也算一份,就算是给小石头攒的讨老婆本。”
刘老实还是摇头,道:“我们自己能做事,够养家糊口的了,小石头读书又有你这个舅舅管着,往后该怎样,就凭他自己了。至于娶亲,尽我和他老子所有便是,再多了,也不是他能消受得起的。你的营生是你自己的,我们不要。”
一旁春婶儿原本有些心动了,可见刘老实的脸色,没敢多嘴。
刘老实平日里甚么都听她的,可他只要一开口,春婶儿就知道,事情定了,不能改了。
贾蔷也是无法,看着刘大妞苦笑。
刘大妞白他一眼,笑道:“行了,蔷弟,如今的日子难道还不好?你姐夫那样笨的,如今也当着官。爹娘回青塔老宅那边,别提街坊们多巴结了。爹娘在那边住着舒坦,我在这边也自在。平日里一个人也不寂寞,香菱儿见天往家里跑,再加上三姐儿她们,也是热闹。爹说的没错,多少银子才够用?人不能起贪心,一开了这个口子,想堵都堵不住。你少把好人往歪道上引!”
贾蔷哈哈大笑起来,拱手道:“伏了伏了,左右你们过的自在就好。”
一家人也都笑了起来,小石头虽不大明白大人们在笑甚么,可见笑的那么开心,也跟着张大嘴“啊啊”笑着。
刘老实忽然想起一事来,道:“蔷儿,你还是把跟着我和你舅母的那两个兵丁叫走罢。我们不过百姓,跟着两兵丁也不像。”
贾蔷“唔”了声,道:“兵马司的人可以撤走,但其他的,您老就先忍着罢。我对头太多,果真起了坏心,周遭没甚人手可不行。”
美女 我是多余人
刘老实摇了摇头,却不再多说甚么。
他现在对贾蔷唯一的心思,就是不添麻烦,不当这外甥的累赘。
真是倔强,也有骨气。
贾蔷又道:“舅舅,明儿我去家庙后的祖坟场祭拜祭拜我爹娘,你去不去?”
虽是搪塞李景之辞,可若不坐实了,终是要成后患。
都中行事,还是严谨一些好。
不想刘老实闻言高兴起来,连连点头道:“去去,这是要去的。早该去了,早该去了!”
见其高兴的声音都有些不对,贾蔷心里也是感慨。
亲情……
高门无亲情。
统治阶级宣扬的仁孝为本,他们自己做不到,譬如贾家那一窝子王八蛋,别说对贾蔷,他们自己之间都没个鸡毛亲情。
最顶层的天家,就更不用提了……
争斗起来,那哪里还是亲人,分明就是生死仇人。
即便偶尔有人有些人情味儿,也只是掺杂在诸多利益当中。
倒是底层百姓间,亲情还是极浓。
贾蔷笑了笑,道:“那明儿我派人来接你们。”
刘老实难得露个笑脸,道:“不用,我们还要买香烛纸钱……蔷儿,没事你且先回罢,眼下一些铺子还没关门,我去买些回来,和你舅母叠些元宝扎些纸花。”都是上坟用来祭拜亡人的。
贾蔷不大懂这些,他想了想道:“家庙那边应该都备的有……”
刘老实气笑道:“你这孩子,那能一样么?”
刘大妞笑道:“我去买!”
贾蔷摆手道:“打发人去就是,哪里还要姐姐跑一遭?”
刘老实起身道:“你呀,天生少爷主子命。这等事,也好让外人代劳?”
贾蔷无奈,哈哈一笑道:“好吧好吧,那我也一起去算了。免得回头再让舅舅说嘴,是个没孝心的。”
春婶儿、刘大妞都笑了起来,刘老实也不说甚么了,在他看来,给自己爹娘老子上坟用的纸钱、香烛,可不就得自己买?
他又回头叮嘱春婶儿道:“去蒸一笼馒头,把昨儿买的猪肚儿、猪肝儿都卤了。当年家里太穷,哪里吃得起肉?只二三月才能买得起一回猪下水解解馋。蔷儿他娘,最喜欢炒猪肝。家里都让着她……”
春婶儿应道:“好好好!这就去!”又同贾蔷笑道:“难得见你舅舅说这么些,可见是真高兴了。”
一家人正说笑间,忽听外面敲门声。
贾蔷眉尖一挑,侧脸望去,问道:“甚么事?”
就听外面传来商卓的声音:“侯爷,王家挂白报丧,王子腾诰命夫人李氏没了。”
贾蔷闻言,眼睛眯了眯,道了声:“知道了。”
……
石碑胡同,赵国公府。
敬义堂上。
姜铎看起来气色不错,不仅姜家老小皆在,连长媳邹氏也带着妯娌、媳妇们都在。
重生地主家
用罢晚饭,女人们下去,服侍的人也都退下了。
姜铎看了眼神情不安的儿孙们,心里一叹。
他真是怀疑,这群球攮的到底是不是他的种?
莫非当年在外面打仗的时候,是老婆给他戴了帽子?
不然怎么一个个都蠢笨如猪?
而见姜铎的脸色由晴转阴,变得晦暗起来,次子姜平宽慰道:“老爷,贾家小儿原是卑鄙无耻之徒,说话不算话原是意料中的事,您……”
“放你娘的屁!”
姜铎骂道:“不懂就闭嘴,说出这样的屎蛋子话臊哪个呢?贾家那忘八原是卑鄙无耻之徒,老子还巴巴的去和他盟誓,岂不是老糊涂了?”
姜平忙请罪,姜铎也不理,只问一众儿孙道:“好球攮的一群下流种子,一个个垮起一张脸。姜家人脸长,都怪你们这些忘八!”
姜保无奈道:“父亲,现在是说外面的事。到处传的风风雨雨的,旁人倒还好,可各家元平功臣那边,儿子很担心……”
姜铎“呸”的一口老痰啐到姜保跟前,骂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老子看就是你这个老大没带好头,才带出这么一窝废物来。旁人这样想也则罢了,当年老子随先帝诛二贼时,你狗肏的都二十几了,还不记事?当初姜家在元平功臣里都快成过街鼠了,还不是人人喊打?结果又如何?”
当年景初帝要迁都,反对声遍地。尤其是元平功臣,本就精穷,攒了世祖一朝,才在金陵锦绣地买了田置了宅,各处安插了人手。
这一迁都,损失何止惨重?
所以,元平功臣都十分反对。
景初帝登基才二年,就想搞这一套,兵强马壮的元平勋臣,难免有人想使兵谏之策。
结果,临到头,被景初帝联合贾代善和姜铎,将这伙人一锅端。
为了避免株连太广引起动荡,才只诛首恶九族,从逆自尽,不株连九族。
但即便如此,姜家在元平功臣堆里,也成了臭狗屎。
可那又如何?
凭借着景初帝的信任倚重,三十年来,姜家在军中几乎没有敌手。
原本还有一个贾代善,可贾代善死了十几年后,大燕百万大军,就渐渐变成了姜家军。
如今,不过是重演罢了。
提点了句后,姜铎再不多言,夜深了,他转头回去睡了。
却没发现,姜林在后面欲言又止。
姜铎说的都对,事情也是这样发展的,按理说,也会是好事。
可是……
世道不同了,人也不同了。
未來軍火專家 x戰匪
冰火戀歌 星空煙痕
当年姜家最大的对手英国公府、成国公府,都被斩尽杀绝,株连九族,没留后患。
單手持球 江奉先
可先前把拉下马的元平功臣们,可都还活着!
最重要的是,如今的天子,不是当年的景初帝,而是隆安天子。
他还会如同太上皇一样,倚重姜家三十年?
而姜家这位老祖宗,也不是当年的那位身强力壮得赵国公,已经太老了。
种种未定因素相加,又怎可能再重现当年之旧事……
……
PS:第二更真的要到晚上了,才想起来,老婆今天生日,我了个去,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