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fsbt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警探長笔趣-第八百零七章 命案再起展示-wlhy1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
注:怕很多人跳章,必须在正文说一句,第八卷,所有死亡案例均为真实非正常死亡案例,但作案手段小说化。第八卷,全是命案,主角小学生附身。
这一卷,会死掉很多很多人,当然,主要原因是1个月之后的那件事。

“我先敬各位一杯,诸位,好巧不巧,今天有点情况,我们晚上可能有行动,喝不了酒,以水代酒,我干了。”张所先提了一杯。
王者榮耀之縱橫天下
甘省参加A市活动的一共有六人,有四人不是省会城市的,今天就没来。
不要小看了甘省,东西直线长度足足有1600多公里,要知道冀北省到粤省也就是这个距离了,都是公安,工作忙,来不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张所今天有事,能来估计都已经和领导打招呼了,喝酒是不可能的。
“没事,我们也少喝点,明天在这里玩一天,也得开车,早上检查出来喝酒就不好了。”白松倒是轻舒一口气:“张所不愧是一年能抓五十多名逃犯的专家。”
“哈,都是自己人,就别捧了。要是白探长你,才算真的能行!”张所哈哈笑道:“今天我喝不了,叫了几个兄弟过来,都是一个系统的人,说话也比较方便ꓹ 他们今天都不值班,能陪陪你们。”
宿醉之后的第二天ꓹ 隔夜酒很容易被查出来体内有酒精。这些年因为隔夜酒被查出来的公职人员不计其数,说倒霉,其实也是自己的问题。
本来白松就担心今天来会喝一顿大的ꓹ 如果那样的话,大家明天上午就得在这里待着ꓹ 吃点午饭再开车才比较好。今天正主不喝,大家也就没啥事。
当然ꓹ 一定会有人说ꓹ 警察还怕被查?
花心拽校草的調皮小妹
人呐,怕一点,没坏处的。

除了张所、小万等人,其他的几个都是当地的刑警,虽然说不值班,但也没人劝酒,大家也就喝了些啤酒。
赵晗对酒精过敏ꓹ 一点也没喝,除此之外ꓹ 孙杰也没喝。
出来玩ꓹ 即便是这种场合ꓹ 白松也跟大家说了ꓹ 不能都喝醉了,得有人清醒才行。
觥筹交错ꓹ 大家出来这几天ꓹ 在这儿也算是吃了一顿最丰盛的西北大餐了。
烤全羊虽然没有烤骆驼那么厉害ꓹ 但说实话,那个不好吃。烤全羊其实也不如烤羊腿好吃ꓹ 这边比较地道的烤羊腿是烤到八九成熟拿上来,桌子上支起一个烧烤炉,边烤边切,然后熟了再吃,很入味。
天才狂醫 陸塵
任旭能吃能喝,三个小时不到十几瓶西凉啤酒就下去了,羊腿自己干了一个半,还饶了几块手抓羊肉下去,吃的那叫一个舒坦。
“白探,我现在才知道他们都不称呼你职务,直接叫白探是什么意思了,听你讲了这些案子,确实是神探啊。”
菜过三巡,大家聊得欢快,因为有不熟悉的人,白松其实也没聊什么,都是以吹牛为主,好在这方面他比较擅长。
“这些年确实是经历了一点事”,白松这时候开始谦虚了:“也见识了不少像张所这样优秀的刑警。”
“哈哈…”张所笑道:“不谈工作,玩好就行。对了,你们过些天,打算进沙漠吗?”
“有这个想法。”白松点点头。
“你们这都是公路胎,我看了看,这样,我认识几个朋友,你回头去找他们,可以换一副越野胎,用完了再回来换就行,租胎费用很低。”
“这敢情好,不过我们不打算深入,就在附近玩一玩,安全第一。”
仙路雲霄 壺中君
“嗯,那我把电话发给你…你们下一步路线怎么安排的?”
“河西四郡走一走,接着从草原回去。”
“嗯,能行。”

嗜血公主在校園 失憶惡魔
果不其然,晚上九点钟左右,张所接到了电话,有点急事,跟大家道了声歉,就准备离开。
“这是要去抓人吗?”白松问道:“不是说晚上十二点左右动手吗?提前了这么多?”
一般来说,抓人这种事,如果临时改变了时间,那肯定是有了紧急的变化。这种情况,怎么会还等张所,直接去抓就是了。又不是说少了哪个人其他人就不会干活了。
“不是,临时有个案子,火车站旁边浴池死了个人。”张所叹了口气:“多事啊。”
“铁路所不是只负责火车站沿线的案子吗?”白松有些好奇,什么时候铁路所还负责周边了呢?
火车站内部的事情才归他们管,门口则不归。毕竟,一个火车站周围,一定有大量的宾馆和酒店、网吧,这些靠铁路所根本控制不过来。
“今晚上本来约了站区所一起抓逃犯,结果刚刚给我打电话说出了命案,逃犯的事情延后了,是个小网逃,不着急。我们合作的比较多,他们不去,我们抓不成。”张所解释了一下:“那逃犯不是我们的,我也不掌握具体线索,是人家的事情。”
“这你都能搭上线…”白松佩服了,张所果然也是能人。
要说一年能抓五十多个逃犯,靠自己,去哪里找啊?人家站区所愿意和他合作,也一定是因为张所有自己很擅长的地方。
至尊邪風
“别的地方不敢说,蓝城这十多年来,我还是很熟悉的。”张所笑道:“我们单位是直属市局的,所以也不受这些分局管辖,合作起来也比较方便。站区所出了命案,我也得去瞧瞧,兄弟单位,互相帮忙。”
“哦?”白松来了兴致,不过工作上的事情他也不方便插手,“张所,你们铁路所那边的法医如何?咱们这里有专业的。”
總裁大人別玩我 歌月
“白探,你们来这边是休班的,怎么还能让你们加班呢?”张所连忙摆手:“估计没啥事,就是个意外事件吧。”
“这不算加班。”白松摇了摇头:“您刚刚不还说,你经常都是休班的时候去抓逃犯吗?我喝的不多,我们的法医和小赵也没喝酒,我戴个口罩,去瞧瞧,方便不?”
“那走吧”,张所倒是挺高兴,毕竟白松等人在他眼里那都是专家,而且他们那边的法医确实是比较薄弱,如果能带着人把案子抢先破了,总归是成成就一段佳话。
走之前,张所特地嘱咐了小万,一定把剩下的人照顾好云云,尤其是要让任旭吃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