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wkni優秀小說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349章 塑料花兄弟看書-5vh0w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房遗直在等着朝中的消息。
刑部里,知情的都放低了声音,不敢招惹此刻的房遗直。
原先这位本是要去礼部,谁知道皇帝的心腹许敬宗在雍州刺史的职位上功德圆满,抢先站位,他就被弄到了刑部。
兴许是职位的缘故,房遗直的气息中多了肃杀。
“尚书!”
正在看文书的房遗直抬头,“进来。”
他派去打探消息的小吏回来了。
房遗直颇为沉稳,可此刻依旧忍不住起身问道:“如何了?”
小吏面色难看,“陛下说呵斥二郎君。”
“这是应有之意。”
房遗爱砸了长安食堂的大门,只是呵斥真的是网开一面了。
小吏说道:“贾平安……也是呵斥。”
见鬼了!
房遗直楞了一下,然后摆摆手。
“这不对!”
他非常清楚朝中对这等事的处置尺度。
按理房遗爱会被惩治,贾平安也跑不掉。
可为何都是呵斥?
那是房家的大门啊!
房遗直握拳砸在桌子上。
而贾平安得了消息后,马上喝了一杯自己弄的茶水,说是消消火。
包东看了明静一眼,低声道:“武阳伯,消火还是去五香楼的好啊!”
“宫中来人了。”
贾平安出去。
呵斥是有标准的,按照皇帝的愤怒程度分为几级。
贾平安就承受了两分钟的呵斥完事。
明静很诧异。
“这是高举轻打,陛下这般我觉着不奇怪,可朝中的宰相们为何放你一马?”
贾平安笑道:“你希望某被严惩吗?”
“当然。”明静咬牙切齿的道:“打烂你的……打烂了才好。”
“打烂了你有何好处?”贾平安觉得这个女人的思路很奇葩。
明静心想当然有好处,打烂了你的屁股,你每日来上衙就只能趴着或是站着,我就站在你面前逗弄你,你想愤怒却没法动,你想还手却没这个本事,气死你。
“武阳伯,有学生求见。”
学生?
贾平安心中纳闷,出去见到尉迟循毓时,就问道:“可是功课不懂?”
尉迟循毓楞了一下,才想起自己有许多不懂的,“先生,阿翁拉了。”
“拉什么了?”
贾平安见到了催胸,就颔首。
催胸很遗憾的走了。
“阿翁腹泻。”尉迟循毓抬头,眼角有青紫,“某去劝他别吃丹药了,被毒打一顿。”
老头这火气可不小。
这也是重金属中毒的表现之一。
但他不准备管。
仙噬九霄
旁人也就罢了,尉迟恭当年可是连长孙无忌等人都不放在眼里的跋扈将军,若是他发脾气,贾平安扛不住一拳。
“先生!”
尉迟循毓竟然跪了。
贾平安拉了一下,可没拉动。
“起来!”
这里是皇城大街,往来的都是官吏,见到尉迟循毓跪了,不禁议论纷纷。
尉迟循毓抬头,泪流满面的道:“先生ꓹ 阿翁以前脾气真的好,经常带某去逛东西市。他架着某在脖颈上ꓹ 买了东西就拿在手中,一下一下的喂给某吃……先生,求你救救阿翁吧。”
贾平安皱眉ꓹ “起来再说。”
尉迟循毓想到了贾平安收拾李元婴的手段,“先生不答应ꓹ 某就不起来。”
扯尼玛淡!
这还威胁上了啊!
贾平安转身就走。
尉迟循毓赶紧追了上去,“先生……”
进了值房ꓹ 尉迟循毓再度跪下ꓹ “先生,阿翁的头发看着不对,白了好多。”
吃重金属吃太多了。
但重金属吃多了……不该是金属颜色吗?
贾平安不懂。
“你阿翁当年跋扈,某的话他不会听。”
上次贾平安就说过了那玩意儿没好处,老李警觉了,可尉迟恭却置之不理。
“某……某今日把阿翁那些丹药全扔进了茅坑里。”
好汉兄!
贾平安竖起大拇指,“你阿翁没毒打你一顿?”
尉迟循毓已经被毒打了ꓹ 但显然不是因为丹药的缘故。
“某还没说,阿翁还没发现。”
贾平安摆摆手ꓹ “先把你阿翁的火气消了再说。”
……
“老夫的丹药何在?”
尉迟恭在暴怒ꓹ 下面跪着一溜仆役。
“不说ꓹ 全数打死!”
“阿郎ꓹ 是小郎君。”一个仆役被吓坏了,“小郎君把那些丹药都扔了。”
尉迟恭大怒ꓹ 但旋即就送了一口气ꓹ “在哪?寻来老夫洗洗还能服用。”
那仆役一脸惶然ꓹ “阿郎,都……都在茅厕里。”
呼!
众人只觉得身前一阵风吹过ꓹ 尉迟恭就不见了。
“那逆孙何在?”
尉迟循毓晚些回来了。
打!
一顿毒打后,他躺在那里说道:“阿翁,你可还能驮着孙儿去东市吗?”
尉迟恭一愣,“去哪?”
尉迟循毓落泪了,“当年你驮着孙儿去东西市逛,买了东西就递给孙儿,那时阿翁就是阿翁,后来……后来阿翁就动辄发怒,动辄打人……”
尉迟恭一怔,往日的记忆渐渐回来。
那时的他……
他转身,脚步蹒跚。
如今说这些有何用?
从被先帝警告开始,他就废掉了。
“阿翁!”尉迟循毓嚎哭道:“孙儿不求阿翁能纵横无敌,只求阿翁再和孙儿去东西市走一走,孙儿买了东西孝敬阿翁。”
尉迟恭身形一滞,摆摆手,“晚了。”
他的身体他自己知道。
“阿翁,先生能有法子。”
尉迟循毓爬起来就跑。
晚些外面传来了马蹄声。
声音渐渐远去。
尉迟恭看着外面,苦笑道:“这些有何用?”
贾平安见到尉迟循毓时被吓了一跳。
这也被打的太惨了吧。
不过尉迟恭显然有分寸,外面看着惨,内里屁事没有。所以尉迟循毓还能活蹦乱跳的。
“等下衙吧。”
贾平安手头还有事。
可尉迟宝琳得知了家中的消息后,飞也似的来了。
“阿耶,先生有办法治阿翁的病。”
“你阿翁……”尉迟宝琳知道父亲为何变成这样,“先帝驾崩后,你阿翁也曾想振作一番,可医官说你阿翁的身子……”
尉迟循毓说道:“阿耶,先生没拒绝,定然就是有法子。”
尉迟宝琳苦笑道:“新学是不错,可医术之道还是要看那些医官。”
晚些贾平安出来了,见到尉迟宝琳只是拱拱手,“这便去吧。”
尉迟宝琳欲言又止,最后一起回家。
“先生,可要带什么药?”
贾平安摇头,他就是去装神弄鬼的,带什么药?
晚些到了鄂国公府,尉迟恭木然出来。
“鄂国公一看便是重金属中毒的模样。”
無良嬌妃:吞掉皇帝不認賬 囧逗逗
重生再不當小三兒
对付尉迟恭这等固执的人,首要是吓住他。
“老夫还能活多久?”尉迟恭却在微笑。
呃!
贾平安也不知道啊!
“大概两三年吧。”
如此尉迟恭活了一年,他能说这是中毒太深。若是活了两三年,他就是铁口神断。若是活了五六年……
尉迟家该怎么感谢贾师傅?
“竟然还能活两三年?”尉迟恭笑道,“老天对老夫不薄。”
“某不会医术。”贾平安一开口就否决了开药方,“对这等重金属中毒的症状,当年新学的前辈有过记载,说是每日饮用牛乳可缓解。”
“牛乳?”
“对。”
喝吧,牛乳这东西喝了也不错,还能补钙。
贾平安走后,尉迟恭淡淡的道:“牛乳就能解毒?笑话。”
尉迟循毓担心他又反复,“阿翁,你可知晓滕王如今就在宫中,负责为陛下算账。”
“嗯。”尉迟恭想了想,“记得滕王少年就去了封地,顽劣不堪,骄奢淫逸,除去画画之外堪称是不学无术,陛下为何重用他?”
“阿翁,滕王跟着先生学了算账,在宫中并无敌手,还查出了数起贪腐。”尉迟循毓觉得阿翁有些执拗,“太史令也时常去请教先生,阿翁,你说太史令是高人,可先生更是高人……”
尉迟宝琳劝道:“阿耶,喝吧,反正喝了没坏处。”
尉迟恭怒了,“孩子才喝这个东西。”
“阿翁。”
“阿耶。”
儿孙两对眼睛在看着他。
尉迟恭心中一软,“罢了,老夫喝一阵子。”
尉迟循毓心中欢喜,竟然蹦了起来。
尉迟恭看着他,突然说道:“老夫想去东市看看,大郎陪着。”
“是。”尉迟循毓欢喜的去备马。
尉迟宝琳起身,“阿耶,你许久未曾出门了,要不某也去吧。”
晚些爷孙三人去了东市。
尉迟恭一路看到吃的就停下。
“大郎可喜欢吃?”
尉迟循毓点头,于是吃了一碗。
“大郎可喜欢吃这个?”
尉迟循毓点头……
尉迟宝琳发现没自己啥事,老头子买东西就是给孙儿的,眼中压根没自己这个儿子。
但偶尔他见到了父亲看向尉迟循毓的眼神……
那眼神慈祥。
他的父亲当年勇冠三军,空手敢冲阵,随手夺马槊易如反掌。
英雄迟暮……
尉迟宝琳不禁热泪盈眶。
……
满月了。
孩子来了个仪式,武媚也洗了个澡。
李治急匆匆的来了,看了孩子一眼后,又问了武媚的情况,然后准备回去。
武媚笑道:“陛下,臣妾听闻萧淑妃喜听故事……”
萧氏那个贱人凭什么把阿弟呼来唤去的?老娘这便断了她的念想。
李治想了想,说道:“你若是想听也罢。”
但贾平安却不好再进后宫了。
晚些他被叫进宫中。
偏殿被打扫的很是干净,贾平安一进去,就见到了抱着襁褓的阿姐。
“你来看看孩子。”武媚招手。
贾平安心中一热,凑过去看了一眼。
才将满月的孩子看着娇嫩。
“定然是个孝顺的。”贾平安知晓这个孩子的重要性。
李治和阿姐都喜爱这个长子,而李弘也格外的争气,不但孝顺,做事也有章有法,全无后来者的那些野心。
可李弘最终却因为肺结核去了。
李治和武媚伤心欲绝,还做出了一个罕见的举动,追赠孝敬皇帝,以天子之礼葬于恭陵。
若是他好好的,后续的许多事儿难说。
想到这里,贾平安心中欢喜,就伸出手指头轻轻触碰了一下李弘的脸蛋。
李弘睁开眼睛,看着分外的精神。
“他竟然醒了?”武媚诧异的道:“先前睡的很沉。”
这便是缘分呐!
希望二十年后这个孩子依旧能活蹦乱跳的。
囂張狂妃:王爺滾遠點兒
坐下后,武媚含笑问道:“可担心我?”
呃!
这问的也太直接了。
“自然是担心的。”
武媚指指他,“你先前好大的胆子,竟然砸了房家的大门,这是活生生打脸。以后你要小心房家和范阳卢氏。”
房家……明年就没什么房家了。
至于范阳卢氏,那是卢植之后,不过也是帝王的眼中钉。
贾平安笑着应了。
“还有一事。”武媚看着他,突然就笑了,“阿弟这般俊美,也不知谁家小娘子能嫁了来。”
邵鹏和张天下都笑了。
周山象凑趣道:“武阳伯这般少年多才的,只需放个消息出去,外间多少人家都会遣了媒人来说亲。”
贾平安心中叫苦,“阿姐,此事暂缓两年吧。”
“暂缓两年!”武媚恨铁不成钢的道:“暂缓两年谁还等你?咦!”
贾平安笑道:“阿姐好生养着,某告退了。”
武媚摇头,等他走后,周山象问道:“昭仪,为何又不急了?”
武媚起身,周山象扶了一把。
“平安多才多艺,家财丰厚,年少便是武阳伯,两年后难道娶一个更年少的小娘子不成?谁家不愿意?”
“是啊!”周山象一怔,“武阳伯还俊美。”
帅哥谁不喜欢?
大唐依旧是看颜值的时代。
贾平安出宫后,有客人来访。
包东说道:“薛万彻求见,某说是你不在,他说在平康坊请客,不见不散。”
贾平安有些头痛。
这个薛万彻若是学聪明了,就该深居简出,而不是出来潇洒。
他想了想,就进了值房。
明静见他进来,就面露警惕之色。
我的信誉那么差吗?
贾平安心中不满,但却一本正经的道:“薛万彻想请某饮酒,可某是百骑首领,却不好私下见他,还请明中官代为请示陛下。”
他见谁都行,可薛万彻这人却有些麻烦。
在长孙无忌掀起的大案中,薛万彻就是一条大鱼。若是李治令他不见,那么薛万彻就死定了。
这是试探。
明静这几日对他颇为不满,但闻言还是赞道:“你这般谨慎,可见陛下慧眼识人。”
百骑就该让谨慎的人来统领。
明静觉着这也是自己的政绩,心情愉悦的进宫。
“薛万彻?”李治一怔,看向明静的目光带着审视,“谁让你来问的?”
明静说道:“是武阳伯。”
李治微微眯眼,手中无意识的把玩着玉佩。
“让他去。”
贾平安来请示,就说明他察觉到了有人在对付薛万彻。
李治想到了那个谋划。
该干掉谁他有数,但舅舅也掺杂了私货。
如此,便看天意吧。
晚些贾平安去了平康坊。
到了指定的酒楼,他被带上了二楼。
伙计敲开门,贾平安扫了里面一眼。
屋里有五人。
薛万彻坐在上首。
右边一人,对面坐了三人。
“武阳伯请进。”
薛万彻左边的案几就是留给贾平安的。
贾平安坐下。
薛万彻介绍了一下,贾平安对坐在对面中间的男子有些好奇。
男子带着贾平安有些熟悉的气息……那种成功人士的微笑。
男子叫做萧景琰,他看了贾平安一眼,举杯邀饮。
“饮酒。”
坐在他身边的男子叫做黄丰,笑吟吟的看着贾平安,“武阳伯果然一表人才。”
薛万彻不善言辞,而且盛气凌人,所以他不说话,那些人也沉默着。
贾平安看着这些人,发现他们不时看自己一眼,那眼神不善。
酒过三巡,薛万彻去更衣,把贾平安也带走了。
二人在茅坑聚首,晚些出去说话。
薛万彻皱眉道:“这些都是某的兄弟。那日房遗爱宴请,某正和他们饮酒,随后就带着萧景琰和黄丰去赴宴。喝了一半,萧景琰说家中有事就先走了,黄丰随后大醉……”
你想说什么?
贾平安嗅到了阴谋得气息。
果然是塑料花兄弟!
“若是他们二人中有一人在,某也不会醉在那里无人管。”薛万彻拱手,“从第一次见到你,某就知晓你比某聪慧,此事还请你帮某看看。”
贾平安问道:“第二日这二人有何回应?”
薛万彻想了想,贾平安不禁对他的智商感到了焦虑。
“萧景琰遣人来说是请客赔罪。黄丰来了家中,说房遗爱昨夜大醉。”
“黄丰!”贾平安很笃定。
揣把菜刀闖皇宮:與皇逼婚 柏林
这事儿就是个坑!
薛万彻还有些疑虑,但贾平安却一早就知道房遗爱一伙想把他拉进来的谋划。
房遗爱大醉,大醉还怎么坑薛万彻?而且他竟然醉在黄丰之前,这压根就不可能。
“好贼子!”薛万彻眼露凶光。
“你不怀疑某?”贾平安觉得老薛竟然一说就信,难怪后来被坑的最惨。
薛万彻看了他一眼,“你是梁建方和苏定方都看好的人,他们二人虽说不要脸,可却不喜欢提携那等小人。”
这货不傻啊!
“那英国公呢?”
“狡诈!他的话,某不信!”
随后上楼。
贾平安想着怎么也得喝一会儿再动手吧。
可一进门薛万彻就喝道:“好个贼子,竟然敢和外人坑害了某!”
只是一脚,案几和黄丰就飞了过去。
“救命!”
黄丰知道是那事儿发作了,急忙喊救命。
众人纷纷避开,见薛万彻的眼中发红,就知道劝不得。
黄丰自忖必然会被打断手脚,可贾平安却淡淡的道:“何必如此。”
打断了手脚,若是被有心人利用就是罪名。
萧景琰看了贾平安一眼,觉得这人傻了。
薛万彻就是尉迟恭第二,若是能劝得动,也不至于落到今日的下场。
薛万彻已经举起了案几。
黄丰尖叫了起来。
可案几却没砸下去。
而是被丢到了侧面。
众人看着贾平安……
薛万彻竟然被他一句话就从疯狂的状态中拉回来了!
……
求票……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