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zcp6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幻城浮屠 線上看-第二十一卷第十三章(二) 人類和惡魔以及魔鬼,分享-tp2le

幻城浮屠
小說推薦幻城浮屠
在多元宇宙中接触的相当广泛,甚至已经成为了完整的共生链,这和人类特有的混沌属性有关:其他种族,一般在诞生之初,就确定了自己的阵营属性,唯独人类,即使到了死亡最后一秒,都会改变阵营。
怒放春十
这种特性让任何贪图人类灵性的其他种族,都头疼不已。
也是因为如此,人类在长期的接触之中,也了解了魔鬼和恶魔的子嗣情况,难免就有很多的疯子(人类从不缺这个),就研究出了投机取巧的办法。
铁拳众的状态,应该就是这个世界的人类,对这方面的一个探索——也有可能是和恶魔交易来的。
退伍精兵 男人是山
毕竟那些方法在多元宇宙之内不稀奇,但是在这个世界,却是高科技。
这是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给人类注射恶魔之血,人类必然会堕落,即使他内心没有,但是身体却承受不住恶魔力量的侵蚀,会出现恶魔化的现象。
多半会变得五大三粗,狰狞恐怖,严重的就长几个犄角,长出恶魔皮肤,脚会变成蹄子爪子,说不定还长翅膀。
这都是正常现象。
只不过剂量问题,会造成很大的区别,甚至包括有的人是易感人群,天生就不是好货,都不用注射,闻到点屁味儿都能堕落——这样的人在现代社会大把大把。
虚荣,贪婪,嫉妒,暴食,每个人都有那么一刻犯下罪行,有的人终身就靠这些东西吃饭——比如贩卖奢饰品的,其实就是在食用人们的虚荣和嫉妒,无论是顾客还是商家,被恶魔沾上必然堕落,根本逃不开。
十年一品溫如言(全+番外)
这并不是做了多少善事,就能抵销掉的。
魔鬼如佛论心不论迹,恶魔如道论迹不论心,所以佛家好斩恶魔,因为不动心境ꓹ 道家好斩心魔,因为无愧于心。
但是在联邦ꓹ 既没有佛,也没有道。
霓虹那边,两样都有ꓹ 可两样儿都挺奇怪的,正不正邪不邪ꓹ 完全的拿来实用主义,非常符合当地民情ꓹ 结果三岛八家大概也是搞不懂里面的弯弯绕ꓹ 干脆一走了之避开了。
铁拳众的低级成员,就都是被魔气熏染的,最多也就是比正常人暴躁强壮,体质上去了,修行武道在不涉及心灵的部分,自然是如鱼得水。
蠱媚天下:公主,請下嫁! 路菲汐
其实涉及心灵的部分也不是没有途径,只不过这样的人不算太多ꓹ 但其实也不算太少,不过这种恶魔感染者的进阶途径ꓹ 和人类武道家是不一样的ꓹ 铁拳众大概并不清楚这些内涵ꓹ 所以他们分级还比较草率。
单纯的就是以个人战力来确定在组织内的位阶。
不过有一点是歪打正着ꓹ 那就是深度感染因为释放了更多的潜能,战力相比确实会更强大一些。
而这些战力更强大的中层主管ꓹ 凯文这边就拿不到样本了ꓹ 王惊雷带来这些活口里ꓹ 也只有一个。
残尸倒是有七八具。
駐守青春 鴨梨
好像是铁拳众在什么隐秘的地方有行动结果失败了,损失惨重ꓹ 恰巧那地方在王惊雷一个老朋友的住处附近——这个朋友不是人来的——就拿这些尸体和活口来找王惊雷,本来是想让老王扫扫麻烦,没想到峰回路转,老王直接把麻烦接手了。
这个老朋友也因此被老王封口,不得不拖家带口的搬进了三十三天——搬家的钱是这一大家子自己花的,可以说是倾家荡产了。
还得说是老王的面子管用。
没办法,王惊雷在国内的的时候就挺照顾春丽的,最近也不知道为什么,把飞龙都派给他了,还有雷武龙,这家伙一直在追捕冯威,也是个猛人,和春丽以及洪福相熟。
所以说最近这段时间,维咖才是真的惨。
说到维咖,同是咖字辈儿的怒咖,在凯文从实验室走出来的时候,听说死得蛮惨的,他发了那么多请柬,本意是让这些武道家彼此之间比试一番,然后他在和胜者战斗,至于想要达成什么目的,这还真没人知道。
不过他想的太天真了,他的两个秘书麦卓和薇思,都没到现场,估计是知道事情肯定不会想他们预计的那么发展,提前就走开了。
果不其然,带头起哄的就是怒队,只有他们和怒咖是私仇也是死仇。
理由也非常之理直气壮:怒咖本身没有举办格斗赛事的权力和能力,上一次之所以能正经的是个赛事,是因为他雇佣了格斗联盟承办,那是个合法的体育项目,有牌照的。
他这次,只是私人聚会,比赛什么的,那得看心情——而且怒咖大概是没钱了,所以说是比赛,一点彩头都没有,胜者只得到一个挑战怒咖的权力……除了哈戴斯的怒队,谁有病没事儿挑战他啊?
超級傳奇世界 筆下空間
判官妻 朱家三娘
前塵故夢 明雲翼龍起
大宋之代天巡狩
这个老朋友也因此被老王封口,不得不拖家带口的搬进了三十三天——搬家的钱是这一大家子自己花的,可以说是倾家荡产了。
还得说是老王的面子管用。
火影之影法師
没办法,王惊雷在国内的的时候就挺照顾春丽的,最近也不知道为什么,把飞龙都派给他了,还有雷武龙,这家伙一直在追捕冯威,也是个猛人,和春丽以及洪福相熟。
所以说最近这段时间,维咖才是真的惨。
说到维咖,同是咖字辈儿的怒咖,在凯文从实验室走出来的时候,听说死得蛮惨的,他发了那么多请柬,本意是让这些武道家彼此之间比试一番,然后他在和胜者战斗,至于想要达成什么目的,这还真没人知道。
不过他想得太天真了,他的两个秘书麦卓和薇思,都没到现场,估计是知道事情肯定不会想他们预计的那么发展,提前就走开了。
果不其然,带头起哄的就是怒队,只有他们和怒咖是私仇也是死仇。
理由也非常之理直气壮:怒咖本身没有举办格斗赛事的权力和能力,上一次之所以能正经的是个赛事,是因为他雇佣了格斗联盟承办,那是个合法的体育项目,有牌照的。
他这次,只是私人聚会,比赛什么的,那得看心情——而且怒咖大概是没钱了,所以说是比赛,一点彩头都没有,胜者只得到一个挑战怒咖的权力……除了哈戴斯的怒队,谁有病没事儿挑战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