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zow精华玄幻小說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笔趣-第三百八十七章   朝聞道,夕死可矣【5000字,求月票!】-hvlgb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黑暗禁区。
那是天界最边缘地带的一个区域,一个神秘的区域。
和生命禁区一样的古老,乃是在人皇时代之前,而黑暗禁区之所以让三界都为之忌惮,不仅仅是因为其禁区之内存在不可名状的恐怖邪物,更是因为人皇十万年前,便是从黑暗禁区中消失,这一消失,便是十万年。
人皇并不是死在黑暗禁区中,因为到了人皇这个层次,一旦发生战斗,那根本不可能遮挡的住,那是会震动三界的情况。
而人皇的消失,是悄无声息的,一点动静都没有的。
这十万年来,人族有不少强者都舍命探查黑暗禁区,可是都被黑暗禁区之外的恐怖的规则之力所灭杀。
哪怕是天王级别的强者,都会死。
因而,久而久之,人皇的事情就不了了之,而人族的强者也逐渐的开始在岁月之中老去,死去。
而今日,三界再度动荡。
有一位仿佛映照三界的身影,想要再度入黑暗禁区这个神秘之地!
初代夫子孔虚,人族圣人!
一位强大到让五族绝望,举手投足之间,便是镇压了刚刚解封的五族老祖。
这样一位人族的顶梁柱一般的存在,欲要冲击黑暗禁区!
这一刻,三界所有强者的目光都投注到了黑暗禁区,想要看清孔虚冲击黑暗禁区能否成功。
罗鸿,夫子等人间强者,亦是悬浮在天界之上,盯着黑暗禁区的方向。
虚空中。
初代夫子孑然一身而来。
书山镇压了地狱,苦舟镇压了五族老祖……
正如他空无一物的出世,他走,也是两手空空的走。
孔虚眸光深邃,因为赠予了一只奇异的眼睛给了罗鸿,如今,他只剩下左眼如星辰般浩瀚无垠。
在他的眼中,可以看到黑暗禁区之前的规则的恐怖,那是一种要湮灭一切的可怕。
初代夫子孔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眸光深邃而复杂。
十万年前,他目送人皇入黑暗禁区,那一次,他的眼睛看穿了禁区ꓹ 看到了那禁区之后,无尽黑暗和混沌之后的一条路。
那一条通往未知之地的路。
那一次ꓹ 他就知道要糟糕,因为未知,所以恐怖。
人皇果然未曾归来ꓹ 十万年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回ꓹ 像是被封困在了路上一般,回不来了。
重生之和美女同居的日子
而今日ꓹ 他挑战黑暗禁区ꓹ 也想要踏上那条路。
实际上,他不是去为了寻找人皇,而是为了看看,路通往何处。
因为,他寿元不多了。
极尽升华的他,真的坚持不了太久。
金色的大道,撕裂了一切ꓹ 平铺直入,深入了黑暗禁区。
孔虚一身儒衫ꓹ 背负着手ꓹ 带着慈祥的笑ꓹ 一步一步行走而出。
他一步落下ꓹ 仿佛时间和空间都落在了他的身后,太快了ꓹ 快到让人难以捕捉!
轰隆隆!
然而ꓹ 刚踏上金色大道ꓹ 黑暗禁区之前的规则力量便轰然落下。
那是一种仿佛连天王都要湮灭的力量。
初代夫子却是无惧,他握拳平推ꓹ 一拳一拳交加之间,将规则的力量给打爆!
若是说零号给罗鸿的地图,是让罗鸿找到规则入禁区,那此时此刻的初代夫子,就是完全无视了规则,以蛮力撕裂一切规则踏入禁区之内。
这样的手段,唯有实力足够强大方能施展的出来。
需要实力的支撑。
仿佛像是一尊恐怖的存在,在攻打黑暗禁区一般,举手投足之间,虚空动荡,无数的规则力量抽击着初代夫子。
然而,初代夫子就像是一个开荒者,一拳一拳的撕裂了一切规则所缔造的荒芜,踏入了黑暗禁区内的世界,带着个南天王。
黑暗禁区中。
恐怖的气机浮沉。
有沉睡的存在,睁开了眼。
……
“黑暗禁区,果然恐怖!”
看着初代夫子孔虚的身影消失不见,夫子不由感慨。
夫子神色复杂,言语中更是蕴含着几许失落和悲怆,因为他感觉到了初代夫子的死意。
这位德高望重的强者,从十万年前活到现在的强者,或许真的要走到生命的尽头。
“的确,黑暗禁区真的很恐怖……本公子深有了解,若是黑暗禁区中的存在外放而出,要毁灭整个三界,其实都不算太难,在如今这个无真皇的时代。”
罗鸿也是点头,认可了夫子的说法。
夫子扭头看了罗鸿一眼,他记得罗鸿好像被追杀进入过黑暗禁区。
这小子说自己对黑暗禁区很了解,倒是……也有理。
罗鸿想了想,叹了口气:“罢了,虽然刚从禁区中出来,不过,还是去看一看吧,万一要是打起来,我也能劝阻一下。”
毕竟,初代夫子和零号都算是自己人。
夫子听闻罗鸿的话,不由看了一眼,这小子……在吹牛吗?
黑暗禁区……你说进就进的?
“夫子,人间暂时就交给你了,若是天界强者有所异动,你先挡着会儿。”
罗鸿说完,也没有等夫子说什么。
一步便是踏出,化作一道流光朝着黑暗禁区飙射而去。
他的速度不算快,但是,加上几次移形换影,很快就抵达了黑暗禁区之前。
恐怖的规则力量在咆哮着,怒吼着。
罗鸿则是心神一定,意志海中人皮册子散发出金色光华,顿时暴动的规则力量,直接被抚平。
在夫子目瞪口呆之间,罗鸿如履平地,仿佛撑着孤舟,淌过平静的大河,渡入了黑暗禁区之内。
……
初代夫子踏足黑暗的大地,只感觉一道寒意自脚掌之下蔓延开来。
却见,眼前,一位裹在黑暗中的身影出现,猩红的眼眸淡淡的看着他。
“人族,的确是个不同寻常的种族……”
“十万年来,你是第二个以蛮力撕裂封禁,踏足此地的。”
平静的声音飘来。
零号看着初代夫子。
初代夫子汗毛倒竖,感觉到了一阵压迫,这是一位强者!
黑暗禁区中的序列邪神!
绝对是一位皇境强者!
至少,此时此刻的初代夫子孔虚,没有任何的把握能够打赢对方。
零号则是很平静的看着初代夫子。
“第一个以蛮力撕裂封禁的,应该是人皇吧?”
初代夫子孔虚看着零号,笑道。
他身上的气息迸发,宛若一尊古之皇者,这样的无上气息,亦是刺激起了黑暗禁区中的规则。
仿佛有远古凶兽在苏醒,一尊又一尊恐怖的气机在蔓延!
初代夫子身躯紧绷!
感觉到不可置信,这就是人皇曾经走过的路吗?
这黑暗禁区中……竟是封禁着这么多的强者?!
每一尊都不弱于他,若是全力出手,十死无生。
就算是真皇,亦是如此!
特别是那眼前的序列零号的邪神,更是给他一股绝望到无可匹敌的威压。
这股威压,比起当年的人皇更甚!
初代夫子孔虚的脑袋中浮现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到底是谁,将这些可怕至极的存在封禁的?
到底是谁?!
就算是人皇……都做不到!
那会是谁?!
初入黑暗禁区,初代夫子就有些绝望。
而他身边的南天王更是瑟瑟发抖。
这不是他所能掺和的战斗,他虽然是一尊天王,而且还是顶级天王,但是,在这样的气息争锋中,渺小的如喽啰。
他稍有不慎,便是会万劫不复!
不过,就在针锋相对的气势即将碰撞,发生惊天动地的交锋的时候。
零号猩红的眼眸微微波动。
初代夫子亦是一怔,扭头看向身后。
这一看,初代夫子顿时面色古怪。
因为,他看到了罗鸿徒步而入,风轻云淡,白衣白发甚至还在气息动荡间的气流下,轻轻飞扬!
“陛下……您怎么来了?!”
初代夫子一怔。
更主要的是,罗鸿那轻描淡写的模样,仿佛就跟回自己家一样。
拽拽傾城妃:皇上,過來跟我混 沈悠
这种感觉,让初代夫子越发的古怪和滑稽。
黑暗禁区外的恐怖的规则力量呢?
怎么不影响罗鸿?
若是没有皇境实力,根本不可能打破这些封锁的才对啊!
“小罗?”
零号也是诧异,猩红的眼眸中,浮现出几许错愕。
罗鸿不是刚刚离开了黑暗禁区,怎么又来了?
但是,最让零号眼眸精亮的是,罗鸿居然轻易压制规则之力入禁区,这意味着,黑暗禁区对于罗鸿而言,没有任何的限制,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根本不需要像人皇和初代夫子这样拼死拼活。
哪怕是零号都有些懵了。
黑暗禁区……难道真的是罗鸿家开的么?
罗鸿看到针锋相对的初代夫子和零号,以及诸多苏醒的邪神们,不由吐出一口气。
“都是自己人,别打。”
罗鸿吐出气后,咧嘴一笑。
初代夫子和零号顿时沉默。
初代夫子诧异的是罗鸿的出现,零号则是无语罗鸿居然猜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当年人皇能穿越黑暗禁区,也是一路打过去的。
“罢了,既然小罗亲自来说情,那你便离去吧……”
“横渡黑暗之海,便会找到你所想要找的路。”
零号说道。
零号让步了,看在了罗鸿的面子上,不仅仅是因为罗鸿能够帮助诸多邪神解开封禁。
更多的还是零号看中罗鸿未来的潜力。
罗鸿倒是很郑重,朝着零号拱了拱手:“多谢零号老大。”
罗鸿知道,自己的牌面可没有那么强大,主要还是零号放水了的原因。
零号摆了摆手,“不用谢祇,因为,让他过去,很可能是让他送死。”
“不过,看他的样子也活不了多久了,本就是燃烧生命本源所获得的力量……”
零号一眼就看出了初代夫子的状态,这种状态,就算上了路,也走不了多远。
初代夫子孔虚闻言,倒是没有太在意的笑了笑。
能够省去一番战斗,自然也是好的。
罗鸿沉默了下来。
初代夫子没有久留,他在这片黑暗的世界,宛若一团极力燃烧自己的蜡炬。
他的生命太旺盛了,但是这样的旺盛并不能持续太久。
他徒步而行。
黑暗被破开,一尊又一尊复苏的邪神,在锁链缠绕之下,淡淡的看着他。
初代夫子于邪神之中行走而过,心平气和。
零号带着罗鸿,安静的跟在初代夫子身后。
黑暗之海,无垠的黑暗化作巨浪滚滚。
一座座邪神塔在黑暗之海中若隐若现,这儿的规则力量,极致恐怖,每一道黑色的海水,都是一股规则的力量!
哪怕是初代夫子,出现在这儿,也是感觉到了一股压力。
但是,初代夫子抬起头,他看向了黑暗的天穹。
左眼如星辰一般浩瀚。
他似乎看到了,看到了许多……
罗鸿和零号悬浮在黑暗之海的外围,邪神塔区域,邪神无法靠近。
这也是他们无法解封的原因。
因为他们的神格被封禁于里面,他们无法靠近自己的神格,一旦靠近,会遭遇至强规则力量的轰杀!
罗鸿好奇的看着行走在黑暗之海上空的初代夫子,询问身边的零号:“这儿……会有路么?”
零号裹在黑暗中,沉默了许久,点了点头:“有。”
罗鸿眉宇一挑。
他看不到任何的路。
可能是因为他太弱了吧。
而伫立在黑暗之海上空的初代夫子,仿佛在酝酿着自身的情绪,许久之后,他那宛若倒映着星空的眼眸陡然爆闪出璀璨的光辉!
“哈哈哈!”
“老夫……看到了!”
初代夫子孔虚仰头大笑起来。
他手掌宛若化作了一把刀,极尽升华的生命力在这一刻,彻底的迸发。
在无尽的黑暗禁区中,像是一颗璀璨的烈阳!
耀眼,夺目……
他汇聚了大部分的生命力量于手掌,手掌化刀,在黑暗中划过!
顿时黑暗被撕裂,无尽的黑暗中,撕开一道金色的小口。
初代夫子浑身染血。
他身上的血,越流越多,燃烧的生命达到巅峰之后,开始黯然间衰退!
“十万年了!这一条道封闭了十万年!”
“让人族由巅峰开始转衰弱的一条道!今日老夫!要找到你!”
初代夫子怒吼着。
人皇走上了这条道,犹如踏上了不归路。
無聲的王者
而今日,初代夫子也要走向这条路。
不,他比人皇看的更加的通透!
嘎吱嘎吱!
步步驚情:冷少誘愛成婚
初代夫子浑身血液飙射而出,每一滴血,滴溅入了黑暗之海中,让黑暗之海,都宛若在沸腾一般!
黑暗之海的边缘,罗鸿面色变的万般的难看。
这是……在干什么?!
“他在开路!”
“他似乎比起人皇更加的疯狂……”
“人皇开了路,直接踏入其中,门就关闭了,他似乎……想要为后人开道留个门!”
零号猩红的眼眸中,闪烁着极致的光辉!
“他的眼眸很奇异,似乎能够看透黑暗,这是智者的眼神,他要为后人驱逐迷惘……”
“正好你在这儿,他想要让你看到些什么。”
零号道。
零号似乎也变得有些怪异,有些兴奋!
一头庞大的宛若星辰一般的蜗牛浮现,触角之上的两个眼睛却是一幅没睡醒的样子,盯着那浑身溢出鲜血的初代夫子。
“一号,你也来了?”
零号道。
巨大的蜗牛点了点头。
尔后,便没有后文了。
而零号也回过头,盯着继续开道的初代夫子。
噗嗤!
初代夫子流淌了无数的鲜血,而这些鲜血也开始燃烧,化作了能量。
撕拉!
一声巨响!
无数的金光在黑暗中大盛!
罗鸿意志海一颤,下一刻,那初代夫子所传给他的眼眸,于右眼呈现,尽管光芒无尽刺眼。
但是罗鸿看到了!
一边流泪,一边看的清晰。
看到了那金光之后,有一条路。
那是一条由无数星辰铺就而成的路!
这是一条星空之路,一路铺就往星空的尽头。
回到宋末玩三國 正版王啟年
罗鸿心神俱震,浑身都在颤抖。
隐隐约约间,他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那星空之路……好像……好像……之前在哪里看到过!
他曾梦游星空!
他曾薅天魔羊毛!
天魔所在的位置,便是一片星空!
體壇多面手
在那片星空中,罗鸿看到了许许多多的尸体,有古兽,有人族强者,亦是有恐怖的龙凤麒麟……
这星空之路,通往的……便是那片死域吗?
人皇说,他自抗争,他一直都在抗争!
那能够让人皇都在不停歇的抗争,感受到绝望,想要回来搬救兵的存在,会是谁?
罗鸿脚底在发寒,他的脑袋在不断的转动和思考。
有个让他都恐惧的想法弥漫心头。
人皇一直在抗争的存在……会是天魔吗?!
那个枯坐在星辰之上,睁开眼惊鸿一瞥,就仿佛要湮灭无数生灵的恐怖存在!
與君共江山
但是,罗鸿很快又有了疑惑。
若真的是天魔……
那他的人皮册子……又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人皮册子能够薅天魔的羊毛?!
能够不断的兑换天魔不灭体?!
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
罗鸿感觉自己的脑袋几乎要炸开。
轰!
初代夫子的身躯开始变得苍白,佝偻,苍老。
一种腐朽的意味在他的身上弥漫开来。
但是,初代夫子却是兴奋万分,因为他验证了属于他的猜想!
轰!!!
在那条星空之路呈现而出的时候。
一股熟悉的气机,从那路途之中弥漫和传出……
那是人皇遗留下来得气息!
“果然,这天地,这三界……皆是个牢笼!”
“老夫无力打破这个牢笼!”
“但是,今日……要撕开一角,撑开一个缝隙!窥见一角光明!让后人明白天有多高!让后人不在愚昧无知!”
初代夫子大笑起来。
他燃烧自己,他的寿元本就已经抵达了极致。
远处。
誓要休夫:邪王私寵小萌妃 洛日
零号,以及巨大如星辰般的一号神色复杂。
“值得吗?”
他们在呢喃。
而罗鸿则是怔怔的看着状若疯魔的初代夫子。
“值得……朝闻道,夕死可矣。”
罗鸿也在呢喃。
而他呢喃的话语,却是让零号,一号,还有远处浑身染血,气息衰弱的初代夫子皆是一震。
“哈哈哈……好一个,朝闻道,夕死可矣!”
“老夫将死,畅所欲言!”
“人皇那个蠢货!”
“走就走了,不知道留个门!若是留了门,人族不至于走到穷尽之时!”
“今日,老夫为后人……留门!”
轰!!!
初代夫子于大笑之间,彻底燃烧自身。
他伸了个懒腰一般,将裂缝撑开。
头顶黑暗,脚踩黑暗。
脚踩的不断往下,手举的不断往上。
撕开一片星空!
宛若开天!
PS: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