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3dx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鳳舞隋末 愛下-第七百五六章 長孫讀書-296iv

鳳舞隋末
小說推薦鳳舞隋末
这之前的几次探视,女王与李二除了吃喝之外,肯定是有别的节目。
總裁撩上癮:老婆,你真甜!
只是如今既然得了喜讯,也就自然不能再有别的节目了,二人腻歪了一会李二便也带着满心欢喜回了营,只不过他到底是因为女王有了身孕而高兴,还是因为长孙母子的即将到来而高兴,便没法揣测了。
远远的目送李二提着食盒离去之后,女王也才上了一旁的马车返回空军大营。
车里,女王的近身护卫红拂和今日的执星官吕星娇也都是换了一身便服,见女王上车以后兴致不高,二人都有些感到奇怪。
蛇蠍閑妃
只是行车不久,便也见女王连续干呕,红拂还是待字闺中的黄花大闺女自然看不明白,吕星娇毕竟是几个孩子的母亲自然是瞧出来了,不由惊讶万分来问,女王早把二人当成了闺蜜,倒也不会对她们隐瞒什么,便也如实说了。
不用说,红拂和吕星娇听了之后都是惊讶万分,却也给不出什么好的建议来。
女王倒是从这天开始,情绪渐渐有些闷闷不乐起来,虽然监国王知道她这是进入了孕妇综合征的敏感期,却也是想不出什么办法来给她调理,只能是请孙思邈给开了不少安胎静心的中药,至于管不管用就不好说了,总之是聊胜于无吧。
仲夏夜的秘密 安知曉
通天之門
过了五六日,长孙母子便也跟随李唐前来交割军火欠款的队伍到了。
这长孙氏其名本来于史无载,只是知道她的闺名(乳名或小字)叫做观音婢,其父乃是隋朝右骁卫将军长孙晟,于隋仁寿元年(601年)生于洛阳。
大业十年时十三岁的长孙便嫁给了李世民,后武德元年(618年)李渊册封其为王妃,次年为李世民诞下一子,由李渊亲自起名叫李承乾。
长孙母子跟着李唐的使者队伍到了新都之后,一开始由国务院方面出面招待在国宾馆,倒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等后来她得知李世民来这边以后先是封了县伯ꓹ 又是得了军职,如今还被送去新兵营接受训练之后ꓹ 倒是闹了一回,但随着监国王派了内侍将她带至女王宫安置之后,她的情绪倒也迅速稳定了下来。
終極修真高手 魚籽
接着转眼便是七月十九ꓹ 算着明日又是休沐日,女王便也罢了当天的授课安排ꓹ 摆驾回了女皇宫。
这安排二人会见的地方,本来是在坤元殿的后殿ꓹ 哪知道长孙听内侍传召说是女王召见之后ꓹ 竟然摆起了架子,竟是赖在安排她居住的偏室不肯走了,而且还把当初她嫁给李世民时穿的嫁衣穿上,并把半岁多的李承乾牢牢抱在怀中,摆出了一副要搞事情的架势。
女王得知此事顿时有些生气,也不顾自己一身的戎装还来不及换下,一脸平淡的去了偏室ꓹ 直接去跟长孙对线。
这长孙今年其实也才十九岁,说起她的幼年往事也还颇多曲折ꓹ 首先便是她并非是长孙晟的嫡生女ꓹ 而是续弦庶出的幼女ꓹ 但即便如此ꓹ 其母渤海高氏也是北齐乐安王高劢之女,身份也算是相当的尊贵。
然后ꓹ 长孙家族于长孙的婚事非常上心ꓹ 其伯父长孙炽十分欣赏当时唐国公李渊睿智大气的妻子窦氏ꓹ 因为窦氏年幼时曾劝说舅父周武帝宇文邕为了北周大局优待突厥皇后,所以长孙炽认为窦氏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子必然会教出出色的子女ꓹ 因此劝说长孙晟为年幼的长孙氏与唐国公家结下姻亲。
然而,在婚约定下后不久,长孙晟于大业五年(609年)就去世了,随后长孙兄妹与母亲被同父异母兄斥还舅家。幸运的是,长孙氏的舅父高士廉对待妹妹及其一双儿女非常优厚。
长孙氏的哥哥长孙无忌和李世民本是少时好友,高士廉见李世民非常人可比,又知晓长孙氏幼年时的婚约,便在长孙氏父丧期满后,就开始促成此事,将长孙氏许配给他。
隔世之咒 狂刀出鞘
至尊吸血鬼:我本張狂
于是也就在大业九年(613年),年芳十三岁的长孙氏,便在这豆蔻之年与时年十六岁的李世民完婚。
論當鋪小夥計的自我修養
不过,有一个情况必须要提一下,那就是在大业十二年的时候,李渊被迁右骁卫将军,诏为太原道安抚大使,并在次年又成为了太原留守,因为当时李渊长子李建成要留在洛阳,所以便由李世民和长孙氏夫妻二人随李渊就任而居太原。
而当时因为李渊的妻子,也就是李世民的母亲窦氏(窦皇后)已经去世,所以年仅十七岁的长孙氏便自然而然地承担起唐国公府的当家主妇一职。
想来,这也是如今她胆敢坐在女王宫里找事的底气来源。
却说女王戎装未换,一脸冷漠的直入长孙居住的偏室,便见得一个瘦弱女子,穿着一身酱红色的嫁衣,却挺直着腰背,怀抱着襁褓,正坐于室内主位之上,一脸傲然。
中場主宰
“汝便是观音婢?”
女王入室之后,脚步不停的直直来到长孙的面前,然后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其道:“汝意欲何为?”
此时二人近在咫尺,倒也能互相仔细打量对方样貌,女王这边今日虽是半素颜,但也还是简单的做了描眉和唇彩、腮红,倒是这长孙却是真素颜,只是简单的盘了个妇人发髻,并在发中簪了两枚金饰,然后身上的嫁衣之所以看起来是酱红色,也是因为衣服估计在箱笼中放置了太久,原本鲜艳的颜色已经老化了。
至于说容貌方面,就女王看来长孙的容貌倒也还算不差,且长孙的血统本就是个混血,容貌集合了中西优点,素颜也都能打上个六点五分的样子。
听得女王质问,并且还被突如其来的居高临下俯视,长孙虽然眼神有些慌乱,但还是沉身答道:“臣妾便是观音婢,乃是陛下敕封的太原县伯李世民,明媒正娶之妻。”
听得长孙如此对答,女王当即心头冷笑,这长孙也不提她的李唐王妃身份,直接来个“陛下敕封的太原县伯”,并还强调了“明媒正娶之妻”,倒是一个很有分寸和智慧的人。
见女王并未因她刚刚的回话而发怒,长孙并也鼓起勇气大胆道:“至于陛下问臣妾意欲何为,臣妾并无他意,只求陛下将臣妾的丈夫、臣妾怀中孩儿的父亲还来便可!”
“呵呵!说得好!”
听得长孙居然这般“头铁”,上来就要硬扛,女王陛下顿时也是有些感到自己草率了,当即借着一声冷笑掩饰自己的错愕,然后伸手示意随侍的执星官吕星娇拿来一本早就准备好得新朝新修订的婚姻法,直接丢在长孙面前,道:“你且先看看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