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電話,重拾29年母子情

一個電話,重拾29年母子情

“您好,是張培獻檢察官嗎?我想找回我的兒子……”

2020年8月,浙江省樂清市檢察院柳市檢察室主任張培獻接到這樣一通奇怪的來電。在對方的敘述下,一樁29年前的拐賣兒童案件被重新提起。

躲債:把親生兒子送人

來電人是家住仙居縣下各鎮的朱彩娟,今年60多歲,她想找回失散29年的兒子,也正巧是張培獻檢察官多年前辦理的一起案件中被拐賣的男嬰。

擔當 是這個集體的共識

1991年1月,朱彩娟產下了一名男嬰。由於當時家裏因生活困難欠債被人追討,夫妻二人正計劃前往外地謀生。“他說家裏還欠着別人不少錢,沒能力養孩子,能否先放別人家中養一段時間?”朱彩娟回憶,當時丈夫不顧她反對,執意將孩子交給了當地一名張姓村民,並囑咐他幫孩子找個好人家。

自孩子被抱走後,朱彩娟終日活在自責裏,一直有找回孩子的念頭。多年來,她常常去張姓村民家裏詢問,打聽孩子的下落,可對方一直以“領養人家條件優越,孩子生活很好”“對方不希望你去打擾”等話來打發她。她也曾多次嘗試在附近的鄉鎮尋找,每當聽到哪裏有人家裏曾領養過孩子,她就會偷偷跑去看是不是自己的孩子,每次都失望而歸。

周折:找到辦案檢察官

假如古人穿越到“雙十一”……

就在5年前,實在難以忍受思念之苦的朱彩娟找到張姓村民,要求其不管怎樣都必須說出孩子下落,張姓村民無可奈何之下才拿出了一張判決書,對她說:“你的孩子被這上面的人賣掉了,你非要找的話就去找他們吧!”

中國斯諾克球員田鵬飛感染新冠病毒

這張由原樂清縣法院出具的判決書,標註日期是1992年5月9日,寫明項某通過欺騙手段,騙得一名男嬰,並轉賣應某、盛某二人,而二人在1991年12月6日到樂清準備販賣男嬰時,被警方抓捕歸案,三人最終因此獲刑。

看着這份判決書,朱彩娟半信半疑。她曾到多地尋找過上述三人,可對方不是去世了,就是一直聯繫不上。她一度懷疑該判決書的真實性。隨後沒過多久,就連張姓村民也去世了。

後來,朱彩娟通過網絡尋親,求助過尋親民間組織,也曾到仙居當地派出所求助,還去當地檔案局調查瞭解,想盡一切辦法,仍是一無所獲。

今年8月,朱彩娟再次翻出這份陳舊的判決書,這時,判決書裏的一個名字引起了她的注意――樂清縣檢察院檢察長指派代檢察員張培獻出庭支持公訴。她拿起手機,幾經周折,聯繫上了張培獻。

“你是我最後的希望,一定要幫幫我!”接通電話的那一刻,朱彩娟對着張培獻哭訴。

尋親:曲折的30年舊案


倫敦股市12日下跌

塵封近30年的舊案,張培獻一時還沒能想起來。他調取了相關案件卷宗,可是卷宗上並未寫明被拐孩子的最終去向,經辦過的人一時也回憶不起來案件相關信息。調查陷入瓶頸。

9月11日,張培獻聯繫法院調取了公安機關當年的偵查卷宗,審查卷宗時發現了一名熟識的公安機關經辦人,他立即將此事告訴對方。然而時隔多年,該經辦人也實在記不清案件的具體情況了,但據他回憶孩子應當是登報尋親無果後,被該市大荊鎮一戶人家合法領養了。

隨後,張培獻與該經辦人立即開始對孩子的下落進行調查。通過兩人堅持不懈的努力,他們終於找到了領養人家屬並進行了溝通談話。原來,孩子現名叫小新(化名),今年29歲,家住大荊鎮。

在樂清市檢察院檢察官的組織下,朱彩娟和小新分別提取了DNA,並拿到浙江一家司法鑑定機構進行親子關係比對。10月13日,消息傳來,該鑑定機構出具的鑑定書顯示,支持朱彩娟是小新的生物學母親。

重逢:母子相認重拾親情

10月15日上午,朱彩娟一大早就從仙居趕到了樂清市檢察院,小新也在養父母的陪同下來到檢察院與朱彩娟相認。當這個高高瘦瘦又十分帥氣的男孩出現在朱彩娟面前時,她再也難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緒,眼裏含着淚花:“孩子長大了,帥了,有些認不出來,但跟他爸爸很像。”

進口冷鏈食品如何監管?市場監管總局:不能提供合格證明的一律不準上市銷售

面對小新的養母,朱彩娟也是萬分感恩,“整整29年,感謝你們把他撫養成人。”說話時,朱彩娟又一把抱住小新的養母,手裏還緊緊拉着兒子的手。她讓小新養母安心,“我不是來爭孩子的,我只要知道他在哪裏就行,今天,我親手把孩子交給你,他要對得起你的養育之恩。”

這一刻,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朱彩娟還記得,能夠成功找到親生兒子,離不開檢察官等人的幫助。她拿出準備好的錦旗送給了張培獻等人,激動地說:“感謝你們辛勤尋找我兒子的下落,親人能相聚是你們的功勞。”

一份判決書上的出庭“代檢察員張培獻”,翻出了當年的拐賣兒童舊案,更讓尋子多年的母親重新燃起了希望。期盼、激動、淚水和笑容,這些真情實感融合在了一起,讓他們再續母子親緣。(範躍紅 嶽思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