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0bbe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大隋國師笔趣-第六百八十四章 人世風塵展示-ln00b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轰——
恍如雷声在天际走过,崆峒神力、无上佛光、乾坤正道都在下一个刹那间混杂在一起,印玺砸下五方天帝之力破开佛法,那犹如人头大小的肉髻瞬间扁瘪。
“大胆凡人!”
面罩金光里,如来声音蕴有了怒意,巨大的身躯都在片刻间变得模糊,之前挥开的佛掌半道折转朝头顶抓来,佛陀头顶,陆良生脚下一蹬如来额中慧珠,也猛地回过身来,手中印玺捏紧,照着抓来的巨掌唰的冲撞过去。
冷澈的杀意从未有过如此的清晰,整个身子直接钻进佛掌,五指曲下合拢的一瞬间,印玺如砖凶狠的砸在其中一指上。
噗!
轰!
陆良生身体结结实实撞在佛掌倒飞出来,几乎同时,那佛掌五指当中,其中食指歪折,犹如横断的山峰倾斜翻滚着坠落下来。
“陆良生!!”
猴子的声音在狂叫,呼啸的金箍棒轰的扫去如来后脑,身子落去肩膀,飞速冲过去,将倒飞而来的身影接住,转身冲去下方。
然而片刻间,那巨大的佛陀身影‘咔’的一声响起迸裂的轻响,落去地面的猴子披风一拂罩过自己和托着的书生,下一刻,巨大的白光从法相裂纹中绽射出来,推开天地间。
不久,巨大的佛像化为斑斑点点的光点拖着残余的佛气坠下,随后消失在空气当中,充斥视野的白光渐渐褪去,以及烛龙激发的白昼也跟着消散。
黑暗犹如潮汐般从四面八方涌来,将这边泥路上的一人一猴裹了进去,孙悟空垂下被白光侵蚀破烂的皮肤,一屁股坐去地上,看着昏厥的书生ꓹ 又望之前存在过佛陀法相的夜空,肩膀渐渐抖动ꓹ 咧嘴哼哼几下,缓缓抬起毛茸茸的手捂去脸上,哼哼的轻笑顿时化作猖獗狂笑。
“呵呵……哼哼哈哈啊……哈哈哈!!!”
仿如野兽的歇斯底里ꓹ 孙悟空捏紧棍子撑起来,狂妄大笑里ꓹ 身影渐渐化为虚无,直到消失重新变作一根毫毛缓缓飘下ꓹ 落到陆良生手中。
極品西門慶
猴子的笑声依旧在黑暗里回荡ꓹ 惊得夜鸟乱飞,等到夜色过去,东方泛起鱼肚白,又是新的一天,清晨的露珠顺着叶尖滴落,爬过泥泞的虫子被落下的水滴砸翻在地,虫足挣扎踢腾。
清脆的鸟鸣声在林间啼啭ꓹ 清晨的微风携着泥土的气息吹进窗棂,拂去对面的床榻。
“如来——”
陡然一声暴喝在屋里响彻ꓹ 陆良生睁开眼睛ꓹ 唰的一下ꓹ 从床上坐起来。
些许汗珠正顺着他额头滑过脸颊ꓹ 急忙坐去床沿,目光扫过周围ꓹ 是之前住过的寺庙院落的一间房ꓹ 破旧的小桌ꓹ 歪斜的凳子,还有一个小神龛ꓹ 缺口的香炉里,焚香早已燃尽。
“难道是梦?”
陆良生站去地上,双脚有些发软,险些栽倒,扶住床头立了片刻,也看到小桌上整整齐齐叠放的麒麟氅和月胧剑,没有书架,以及蛤蟆道人盘在那里懒洋洋的晒太阳。
“不是梦。”
轻微的呢喃忽然停下,门口挂着的帘子陡然掀开,一身杏黄僧袍的老和尚端了药碗进来,看到站在那里露出警惕的书生,笑着竖印稽首:“看来陆施主,比贫僧想的醒转快一些,这碗汤药还是喝了吧,能修复体内伤势。”
老僧过来,将药碗放去桌上,转身面向挂在墙壁的神龛躬下身子,念起了经文。
一旁,陆良生看着桌上还袅绕热气的汤药,目光疑惑的转去和尚背影,既然对方能救自己,显然没有恶意,可昨晚……
旋即,抬起双手朝老僧拱起手:“法显大师,敢问为何救在下?你不是…….”
“阿弥陀佛!”
那边诵经的法显直起身,喧了声佛号,双手合十呈在胸前朝陆良生微微垂首。
“陆施主,年纪轻轻就能当上大隋国师,果然非同寻常,昨夜一场斗法,令得贫僧佛堂尽毁,只能搬来偏间,向这神龛诵经礼佛了。”
陆良生皱起了眉头,看去老僧背后的神龛。
“我在问你,昨日之事,法显大师可不是现在这般说辞。”
言中之意,法显老僧如何不明白,只是笑了笑,伸手请了书生去桌前坐下:“佛主是佛主,贫僧是贫僧。”
“那在下昨日打破了你家佛珠脑袋,你替他报仇,还救我,不怕被你佛扫地出门?”
“贫僧只是贫僧。”
法显笑了笑,将面前的药丸轻轻推了过去:“出家之人哪里有那么多的血海深仇,救一人是善,救一虫也是善,修佛修禅,看什么也都是佛,一花一草是佛,沉在泥里的石头可能也是佛,外面院子里立着的那颗树也是佛,陆施主在贫僧未必不是佛,所以何必拘泥于庙中之物。”
“受教了,倒是与悟道有许多相同之处。”
“大千万法,殊途同归。”
我有十萬個分身 楚飛鳥
媚色 南歌夢
傳奇法師異界縱橫 暗黑貴公子
看着面前的老僧似乎真不在意,眼下陆良生倒是对这和尚有些好感了,将那碗汤药端起,吹了吹上面漂浮的药渣,仰头一口喝尽,感受着温热的汤药淌过肠胃,舒服的将碗放去桌上。
“大师,那昨晚如来是利用你托身降世?”
“不可明言。”老僧摇摇头,起身走去窗棂看着外面一片狼藉的院子,“既然遁入空门,世间之事,神佛之事,贫僧都不愿多过问,陆施主,前途坎坷,当勉励。”
陆良生抱拳拱手:“在下知晓。”
顺着老僧视线望着外面院子,想起师父还有那个书生昨夜先走,先走不知如何,连忙向法显和尚作别,一路走去外面。
“大师佛法高深,不如回中原吧,随意一做寺庙也比这里……”
相送出来的老僧笑着摇头,回绝了书生的好意,看着这方山水,“修行不在所处何地,而在,破房一间也好,金碧辉煌雄浑大殿也罢,能遮风挡雨、一顿粗茶淡饭,便足矣,陆施主,请吧。”
听到这番话,陆良生也不再多说下去,披着麒麟氅,腰悬月胧剑,走去前方道路,转身朝立在路中的老僧,拱起手:“告辞!”
“施主慢走。”
阳光洒下满山林野,陆良生走过林间光斑,走到远处转身朝送别僧人拱手作别,可惜老僧抱着一地洒落的碎木,修补庙去了。
陆良生笑了笑,寻着昨日让王风等人走的路线过去,两里不到,感受到熟悉的气息,一颗大树下,四个书生蹲在地上拿着树枝写写画画,像是写错了什么,片刻,四人推搡扭打在一起。
一旁,蛤蟆道人眯着眼侧卧小躺椅,不时伸蹼拍去旁边人鱼脑袋,催促她赶紧摇摆尾巴扇风。
照人
吱吱~~吱吱吱~~~
蝉鸣恼人,匍匐石头旁的老驴抖动长耳,听到踩响落叶的脚步声,睁开眼睛,看到一道黑色大氅的身影走过天光,兴奋的撑起蹄子,甩着舌头飞奔过去,晃着背上得书架,绕着陆良生蹦来蹦去的撒欢。
吖儿哼啊啊啊~~~
欢快的驴嘶在阳光下、山麓间回响,久久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