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3jdb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網遊之全能鍊金師》-第九百八十三章相伴-ejoq6

網遊之全能鍊金師
小說推薦網遊之全能鍊金師
“看那个那里写着珍珠粉圆的,他松开我的背包拨开人群飞快的往前走,我与他紧跟其后,珍珠粉园店门口排队的人群一直延伸到走廊队伍末尾,有位男生应该是九流美的同学,他正举着队尾的牌子,好像不简单就进不去了啊,它就在你们那就六美那里,我循着他的视线望去,但并未看见他的身影,真的吗?在的啦,因为他的个子最高所以能看见吗?可就算久留美在教室里,这种距离也很难听到我们喊他,总之我们先排队吧,进入教室后就有一个收银台,好像是要先买单再等待取餐教室里还准备的桌椅,虽然数量很少,下回请点餐我要一杯奶茶,我也是我要克尔碧斯每位四百元虽然迪尔克口味很有礼貌,但为什么高端的男生都不敢看我的眼睛呢,果然是因为班里女生太少了嘛,我相信这次初次见面时的情景,你们是五十六号取餐时我们会回收号码牌,请往这边走,我们顺着他的指引走向教室里面,但人实在太多了,难免会被撞来撞去,空调制冷效果很好,倒也不热,就是平白多了些无用的交流,很是麻烦花鸟快快快,找找他在哪里,他刚刚就一直在那里啊,不会吧,我什么都看不见呢,跟我来他毫不客气的使劲往前挤,教室的窗边摆着一张长桌,用来分隔厨房和客人用餐,区厨房的车有,一名女生腰间系着围裙,正面无表情地捞着珍珠粉圆ꓹ 看样子是个名副其实的美少女久留美你们来捧场。”
如吃如醉,總裁的單身妻 永恒的豬肉卷
我出去一下,他跟旁边那位沉默寡言的男生说了一声便绕转身ꓹ 绕过桌子向我们走来,你就这样出来没关系吗?没关系啦,反正从采购开始一直都是我在负责的ꓹ 你们是刚刚才到吗?是的,我们一到学校就直接来这儿了ꓹ 因为我们很担心你会寂寞吗?嘿嘿,我好开心哦ꓹ 我没有听错ꓹ 他刚笑完紧接着从身后传来,好似悲鸣一般的声音皇姑四叔,才发现大家的视线都聚集在我们身上,我们被包围了,是因为只能看到个子最高的他们,还是因为这间珍珠奶茶店实在太火爆了,原来如此ꓹ 他身边已经挤满的人,不好意思ꓹ 两位朴素的女高中生出了出他的肩膀ꓹ 能跟我们合张影吗?他们既没有穿校服也没有穿私服ꓹ 而是穿着班级衣服如此看来他们也是高端的学校。去年的机器人大赛我们也看了ꓹ 从那之后就一直很崇拜大河学姐啊,谢谢你们呢ꓹ 虽然答应了他们的要求ꓹ 但九鼎美并未露出好看的笑容甚至连动作都没有摆平时ꓹ 去服装店或餐饮店的时候,他对待遇店员的态度也不是很亲切ꓹ 能成为他的朋友,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天选之人,所以每次面对这种场合时,我都沉浸在一股莫名的优越感中。哎呀,也给我们拍一张吧,有四五个男生趁机靠近与别人合影,对他而言是一个危险的行为,无论如何我都要阻止他们,我想去一下洗手间,能告诉我在哪里吗?嗯我带你去,不过等人少一点去比较好,我快憋不住了,去了一趟,并不是特别想去的,厕所号,我们在校园的长椅上作死下来,怎么说呢?像现在这样能遇见大家,真的好幸福。
野蠻女孩進化論
總裁老公,乖乖就擒
冷君夜妾
幻戰國
校花的全職教師
其实以往每年的工业季我都不会参加,我觉得开店实在太麻烦了,而且也没有人陪我一起逛。但是今年我觉得很开心,那真是太好了,我也是现在觉得好开心,可是跟大家在一起搞得我都不想被考了,所以我们还是找个地方不好意思,因为陌生男生打断了花鸟的话,我是高二的清水,如果方便的话请过来看看他,将一张纸借给他之后,便匆忙离去了,高二的话那就是跟他同一个年级,这是什么?六只眼睛一起望向他手里的东西,儿童大蜥蜴十一点十分在体育馆开眼,这是什么传单上面那几个大字儿童大戏是什么东西?应该是乐队名称吧,形成在文化街上演奏的那种,要去么就留美大家联盟起哄,他皱着眉头,嗯你们决定吧,说什么呢肯定要去的,我也觉得既然大家都这么说那就去吧,我们三人从床椅上站起来跟在九九美身后平时起床。是我打头战这次却走在了最后,不禁觉得很是新鲜,到达体育馆后时间尚有富余,要不在这闲暇时间天天跟我们,毫无关系的学生组成的翻唱乐队的演出实在有些残酷,现在正在表演的这个叫张驴腿的乐队,每个乐手都太过于强调自己的乐器,导致主唱的声音被完全掩盖掉了,我真想用遥控关掉五台山的台罗兰扩音器。嘴巴有点寂寞呀,去买点吃吧,这么说来我的奶茶呢,我打开包看到了带有折痕的号码纸,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发现呢?都不能去,因为他刚刚说要去洗手间,那就由我来取吧,不行你不能走你是最不能离开的,可是如果不冰了,还是请他们重做一下比较好呢,确实能请他们重铸的挚友就留美,我们三个恍然大悟便沉默起来,距离儿童大戏出场还有一段时间,没关系的。他起身返回珍珠粉圆店,而刚才是因为我要上厕所才导致他们走开,所以我也跟在他的后面花鸟和每家都留在体育馆,占座的任务就交给他们了,你们是五十六号啊,已经做好很久了,现在肯定不冰了,果然我们点的珍珠果这一个病毒融化了,多出了很多水,不过他利用他的特权给我们换了新的,总算是放下心来,双手拿着饮料,baby冰都结了路,我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手滑,觉得我们准备回体育馆时,听到身后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九流美这位少女得声音,好像我好像也在那里听到过啊,他一看到就立刻跑向他的轮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九流美邀请他来的吗?即便如此,那他只是自己一个人过来的吗?那应该是不可能的吧,他这样的身体状况能来这里已经很难了,怎么可能是自己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