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j60l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黑科技制霸手冊笔趣-第五百六十五章 好大的大招!分享-qickz

黑科技制霸手冊
小說推薦黑科技制霸手冊
“等等!你要做什么!”
“淦!”
在地球古代的战场中,损失最大的地方并不是正在厮杀激烈的战场,而是在一方溃败之时的惨状。
正所谓一哄而散。
真正的溃兵在逃散之时所造成的伤亡要比厮杀的战场更加严重,
乌央乌央的人们都慌忙向后逃窜,有穿鞋的,有赤脚的,还有骑马的,这些人都为了能够活下去而不顾一切的逃窜。
这个时候,
什么士气,
什么信念,
捉鬼道士陰陽路 孤野的靈魂
统统都是狗屁!
只有活下去才是硬道理。
为了活下去,这些溃兵完全不介意踩着同袍的身体。
只为了让自己有机会活下去。
至于溃败是怎么出现的?
当然是遇到了那种无法抵抗的敌人了。
简单点,
干不过!
老子要跑!
星河贵族们此刻就是这样一个状态。
不过,
并非是星河贵族们产生了不可调节的矛盾,又或者是有某些星河贵族们想要临阵脱逃。
只是有的星河贵族认为就地作战才有获胜的机会。
而有的星河贵族则认为,在这个时候它们应该退守忧巢空间,等想出好的办法再出来对付吴冬,对付甲士们。
纯粹是理念上的分歧,
没有什么绝对的对错之分。
两者都保有自己的主观意识,都认为自己才是对的。
所以,
星河贵族们的第一梯队第二部分又再次分裂为了驻扎战派,与防守战派。
驻扎战派,
也就是选择与吴冬死磕的星河贵族们,这一部分的人数大概占据了第一梯队第二部分的三分之二,
剩下的三分之一就是防守战派,
也就是主张重回忧巢空间内,争取时间的星河贵族们。
这就亦如狂野派与艺术派的分别,
两者都有己方的优势,但它们之间却不能够共存。
星河贵族们亦是如此。
在有了自己所认为对的想法之后,当然是第一时间贯彻。
至于是否与其他的星河贵族们有了冲突?
曾经,
星河贵族们从未在乎这个事情。
毕竟在学术,在科研上,有不同理念是很正常的事情。
甚至于,
这种保有不同理念的双方所研究的方向还很可能不是同一侧。
两者所不认同的地方也可能不是它们所专攻的方向。
而以往星河贵族之中出现了这种情况,往往都是争论不休,不求将另一方说服,只求证明自己才是对的。
执着,
坚持,
不懈,
科研者的伟大品质嘛。
若星河贵族们还是那个至高无上ꓹ 无人可以撼动的星河贵族,这样的品质只会让它们保有鲜活的激情ꓹ 是团体科技进步的动力。
可今时不同往日
都市花心老師 花落葉舞幾夜愁
这都什么时候了!
生死存亡啊!
在这个时候搞分歧,无异于自取灭亡。
“你们……”
如果是其他文明种族,这个时候应该以劝解说服为主ꓹ 更暴力一些的或许就是要先将这些怯战的逃兵直接给宰了,以正军纪。
可对于拥有强烈契约精神的星河贵族们而言ꓹ 驻扎战派却是不能这么做,不然那就真的等于是自取灭亡了。
至于防守战派们退守忧巢空间的选择ꓹ 由于它们主观上并不认为自己是在逃避ꓹ 所以并不存在什么违背契约。
焰情焚霧 姬娜果子
并且防守战派也并非是形单影只,它们在数量上虽然不如前者,但怎么说也是突破了个位数。
这些防守战派爆发全力逃跑,在与甲士们拉开了一定距离之后,便立刻选择遁入忧巢空间。
“淦!”
当防守战派消失,遁入忧巢空间的那一刻,有部分驻扎战派的星河贵族则是狠狠的抱怨了一句。
激动?
拦截?
驻守战派成员从未想过。
毕竟在几十万年的共存生涯中ꓹ 这种事情它们已经不知经历了多少。
每个人都几乎养成本能一般,它们不会去阻止什么ꓹ 只是会去证明。
证明自己才是对的一方。
亦如防守战派从来没有想过拉着驻守战派的星河贵族们一同退守忧巢空间一样。
这样的思维ꓹ 行事ꓹ
不能说它是错的ꓹ
但星河贵族们依然保持这样的状态与吴冬进行战争那就绝对是错的。
總裁的天國愛戀 藍心女
一批一批,
一波又一波的分散。
将整体的战力与数量逐渐分散。
或许这其中星河贵族们又自己的思量ꓹ 它们人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对抗ꓹ 战胜吴冬。
古语有云:分而击之ꓹ 乃兵家大忌。
这话是地球近古代周树人的名言。
但很显然,
星河贵族们并不知晓这句话ꓹ 也不错明白什么是兵家大忌。
它们只是按照自己的惯性思维在行事。
这主要还是源于这一叠纪的星河贵族们完全没有什么像样的战争经历。
对待银河北悬臂,乃至于是银河系的一切文明种族,对于星河贵族们而言,完全就是洒洒水的小意思。
根本就称不上是战争。
顶多是:我还没用力,你就倒下了。
所以这也让星河贵族们严重缺失对待同等级文明的战争经验。
以至到目前为止,都只是吴冬出招,星河贵族们也不过是见招拆招。
吴冬其实也不明白鲁先生所谓的兵家大忌是什么意思。
滕之上
炮灰公主要逆
蜜愛閃婚:軍少的甜甜妻
可谁让他现在是处于优势呢。
哪怕是看起来并不具备压倒性的优势,但这也就给了吴冬可以浪的本钱。
特别是在当前这种星河贵族们都已经开始逐步分散的情况,吴冬的优势也就越来越大。
“让我们来进行下半场吧!”
如果说吴冬隔着忧巢空间,以跨级打击装置与星河贵族们对轰的时候是第一节,那么当星河贵族们脱离了忧巢空间,吴冬又布下了云带,减缓区域,发出了甲士,这就是属于第二节。
并且星河贵族们与前两节落后很多,
这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下半场还是吴冬首发,
还是他说了算!
“这特么有点疼啊!!!!”
蓄能,
波动,
大招。
之前在放出云带的时候,瑶就已经断言吴冬是在准备大招了。
而直到此刻,吴冬的‘大招’才算是进行完蓄力阶段,到了释放阶段。
“快看!”
剧烈的能量波动,还有周围光能的颤抖,甚至还伴随着光感生命体那特有的嘶吼。
这些,
都无一不再提醒着星河贵族们,吴冬这边出现了新的状况。
總裁的呆萌小妻
视线,
星河贵族们压根就没有这种器官,它们对于外界的感知是依托于星河体的某种信息收集功能。
这种功能已经完全超越了人类的五感。
它是一种全方位,仅仅是‘视’这一方面便可以达到360°无死角,且在光谱收集方面也要远远超过人类的视觉。
因此,
星河贵族们完全不需要‘转头去看’这个动作,只需要着重关注于吴冬那边传来的信息,便足以让星河贵族们知晓吴冬现在释放大招的状态。
“他在做什么?”
“能量反应太大了!已经快要达到中子星爆破时的能量波动!”
“这不科学,中子星可是银河心内已知质量最庞大的天体,其中所蕴含的能量反应甚至……”
“不对!他的能量参数还在继续提升,已经超过了中子星!”
“淦!这个家伙到底要做什么?同归于尽吗!”
中子星,
银河系中非常独特的天体。
弓神怒 花神劍
作为红巨星在寿命耗尽之后,又没有因为质量过度抛射而分裂,但其自身却不再如恒星一般眼光普照的星体。
并且由于中子星本身就历经了以亿年为单位的恒星之火灼烧,就如同熔炼一般,其中的杂质早已经被剔除,存留皆为精华。
这也就导致中子星的普遍质量极高,其中地幔之下的部分物质甚至都已经到了完美结合的程度。
不过由于中子星是属于已经‘死亡’的天体,所以其上完全不具备任何生命与微生物存活的环境。
但由于其本身就是恒星的演变,所以就算不在进行裂变,可中子星本身就是一个超大质量的天体,再结合作为恒星之时的残留余波,中子星几乎是所有生命种族的进去。
其上的强压与辐射,甚至无处不在的脉冲,都足以让银河系中大部分的文明种族望而却步,甚至就连载具都很难靠近中子星。
而作为在吴冬出现之前,银河系唯一的七级团体,星河贵族们自然不会如那些‘贱民’一样无能。
对于中子星这样的宇宙奇特天体,星河贵族不仅早就进行过观测,更是进入过中子星内部进行过信息收集。
在上一叠纪,乃至是上上叠纪的星河贵族们,其实就已经收集了大量的中子星信息,并且上一叠纪的星河贵族们还以一颗红巨星作为试验点,成功制造出一颗中子星,将这方面的数据推送到了史无前例的程度。
虽然这一叠纪的星河贵族们在其它科技方面没有太大的成长,但仅仅只是先辈们的余荫,就足以让它们认出,吴冬此刻的所作所为不仅在能级上超过了一般的中子星,在频率上更是拥有与中子星高度重合的一面。
“这家伙随身携带了一个中子星?这怎么可能!”
在分辨出吴冬所散发的能量波动,有的星河贵族第一个想法就是吴冬也拥有类似忧巢一样的夹层空间,并且其中还存在一颗中子星。
这其实就已经是发挥想象后的猜测了。
忧巢空间,
夹层空间的权限解锁。
整个银河就只有星河贵族整个团体独一份。
星河贵族们能够认为吴冬也拥有一个完整的夹层空间,就已经是它们所能想到的极限。
可极限是什么?
极限是用来超越的。
随着吴冬周身所散发出的能量频率越来越狂暴,星河贵族们在躲避与心惊的同时也意识到,吴冬并非是随身携带了一个夹层空间,且更没有什么夹层空间内的中子星。
“怎么会这样,能量频率还在提高,已经超越了凡尔登中子星的1.5倍质量!”
凡尔登中子星,
便是上一叠纪的星河贵族们所干预过的那颗红矮星所成就的中子星。
在诸多中子星中,凡尔登中子星的质量不算出众,但也足以作为一个衡量标准。
而吴冬此刻所散发出的能量频率与脉冲,不仅是超过了凡尔登中子星一点五倍那么简单。
中子星的质量很高,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但同样,
中子星的体积也非常庞大。
相賤何太急
红巨星,
其体积要远远超过太阳。
所以由红巨星所转变而来的中子星,就算是失去了裂变所产生的能量外层,其自身体积也要相当于原本红巨星的0.5-0.8倍。
这样一个庞大的提及才是构成了中子星的能量波频与质量的根基。
可吴冬此刻却是依然保持着光感生命体的形态。
也就是说,
相比于一个真正的中子星而言,吴冬的身躯要比尘埃更加渺小。
如此渺小的身躯散发出了中子星的能量波频,这无疑是代表着其中的能量与质量被极尽压缩。
且在这种压缩之下,能量还保持一个非常平稳的排列,并没有因为过度的压力与融合而造成崩溃。
所以若是想要将一个中子星的质量与能量极具压缩为吴冬此刻的样子,其中的科技层次暂且不提,就是这股能量如果一旦爆发的话。
“跑!”
哪怕是之前无比坚定的驻守战派,在见到吴冬这个大招之后也不再倔强了。
特么的!
这个根本就是作弊啊!
之前虽然也是秒杀,可那也是一个一个的来。
而吴冬此时所释放出来的能量波频,那完全就是准备一个范围攻击将星河贵族全灭的意思。
所以当认清己方属于无法突进,无法阻止,无法防御的处境之后,星河贵族们当即准备全体龟缩回忧巢空间。
就连那些正在制造伽罗育场的星河贵族们也都被唤醒。
可这样真的有用吗?
忧巢空间真的是安全的?
“啊!!!”
光感生命体还在嚎叫,
连带着吴冬在其内的意识也在痛嚎。
这是由于吴冬的意识体与光感生命体属于一种高度融合。
并非是那种驾驶员乘坐机甲,而是将光感生命体作为自己原本的身躯。
唯有这样,
吴冬才能够发挥出光感生命体的全部威能。
但这种高度融合也导致此刻发生在光感生命体身上的一切都同步传达到吴冬的意识,乃至是灵魂。
能量得极尽压缩。
作为承载体的光感生命体自然是首当其中的接收对象。
而如此庞大,高频的能量以这种形式降临,光感生命体都已经出现了即将崩溃的征兆,就更不要说其内吴冬所植入的意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