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s26火熱都市言情 霸衛 ptt-第七百八十五章 辭官讀書-fbb4t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
元蒙虽是卫文外公,可在大是大非面前,仍然坚持自己的原则,没有助纣为虐,反倒是夺回兵符,调回兵马,才没让卫文的计谋得逞。
如果说夷风先生是卫国第一能臣,那么元蒙先生就是仅次于他,况且,夷风先生已不再出仕,可以说,在卫国城中,元蒙才是第一能臣。
卫和离开卫国时,可特意嘱咐过元蒙,并把卫国的大小事务都交由他处理,可见对其的信任程度。
二公子卫文叛逆,从元蒙府邸夺过兵符,将夷风先生府邸围住,大有占领卫国之势,若非元蒙及时出手阻止,只怕卫国城真的会落入卫文之手,更不可能让欧阳将军镇守城池,能够守住卫国城许久。
“君上,不知您要见元蒙先生是为何意?”欧阳亮颇有些不解地问道,卫扬一回来就去大牢里看望二公子卫文已让他十分费解,现在更要去见元蒙先生,要知道,之前君上立卫扬为世子,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便是元蒙先生。
现在卫扬登上卫侯之位,元蒙既没有出来迎接,也没有为之前的言行道歉,虽说此次能守住卫国城,全赖于元蒙相助,可想来欧阳亮心里也有些不满。
“此次能守住卫国城,元蒙先生功不可没,舅舅不可随意言语。”卫扬知道欧阳亮是个暴脾气,而且,每次元蒙先生一见到他,就会说他几句。
“欧阳将军,当着元蒙先生的面,您恐怕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现在是元蒙先生不在,您才这么侃侃而谈。”夷风徐徐说道。
重生之嫡子心計
香火成神道
欧阳亮的暴脾气一上来ꓹ 就要回怼过去,可见到说话的人是夷风先生后ꓹ 他立刻就哑口无言,如果说元蒙先生是他第二怕的人,那夷风先生便是他最怕的人。
不过夷风说的也是事实ꓹ 当着元蒙先生的面,欧阳亮真的是一句话都不敢多讲ꓹ 却见夷风缓缓走上前,拱手一揖ꓹ 道:“君上ꓹ 元蒙自觉对君上有所亏欠,知道君上回来之后,便把自己关在府邸自省,臣斗胆进言,请君上移步元蒙府邸,去见他一面。”
听到这话,欧阳亮就不乐意了:“夷风先生ꓹ 自古只有臣拜见君,岂有君拜见臣ꓹ 不可坏了礼数。”
卫扬一摆手ꓹ 欧阳亮虽有满腹怨言ꓹ 却也退至一旁ꓹ 不再多言,“舅舅ꓹ 元蒙先生是卫国重臣ꓹ 在我离开卫国时ꓹ 父侯提醒过我,我虽与元蒙先生有些恩怨ꓹ 可这些恩怨不过是些小事罢了,若要守住卫国城,元蒙先生的力量必不可少。”
億萬老公寵妻無度
“是。”
“元蒙先生,我是得去见他一面的。”
话说完,卫扬便赶往元蒙府邸。
不滅狂尊 念初心

元蒙府邸,元蒙正呆坐在府内,他已经听说了君上卫扬回来的消息,可他既没有出城相迎,也没有别的打算,只是呆呆地坐着。
自己的外孙卫文酿成大祸,被打入大牢,自己又没有在抵御贼寇一战中有什么亮眼的表现,此次打退虢公翰,与其说是他们几位臣子共同努力的结果,不如是都在卫扬的掌握之中。
九五至尊 東門吹牛
“先生,中午已过,您还是吃一点吧。”
这些天时间过得飞快,过了好久,元蒙都没有吃饭过,他年事已高,少吃一顿,脸色很差,一旁的下人颇有些担忧地问道。
元蒙摆摆手,示意他端开饭菜,冷冷地回了句:“我没心情吃。”
“先生,再怎么说,您还是得吃一点,莫要伤了身子。”
超凡小神農
还没等他说完,却见府外一侍卫匆匆忙忙跑来,禀告道:“先生,君上求见。”
元蒙闻言,愣在原地,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在一旁的下人提醒了句后,他才反应过来,卫扬已登上卫侯之位,且他已经赶回卫国解围。
“快,快。”元蒙忙站起身,便向府外赶去。
我的胃部變異了 可樂下飯
在卫扬下马车之前,他便已赶到府外,恭恭敬敬地作着揖,低着头。
夷风见状,摇摇头,心里叹气道:“元蒙,你这又是何苦呢。”
“元蒙先生,不可行此大礼。”卫扬忙迎上前,扶道,“元蒙先生,此次能打退贼寇,您功不可没。”
“罪臣之功,不算得什么,罪臣教导无方,让二公子误入歧途,请君上治罪。”元蒙低着头,不敢抬头,他知道此次卫国陷入困境,是他之过也,在听到卫扬登上卫侯之位时,给了卫文可乘之机,让他夺得了兵符,险些酿成大祸。
“元蒙先生此言差矣,君父与我都离开卫国,是您守着卫国城,若不是您处理好卫国大小事务,只怕我等不在,卫国城会乱成一团糟,二弟酿成大祸,那是他不懂事,您虽是其外公,可他顽劣,您也管不住他,在他夺得兵符后,您能及时阻止,这不是大功一件么。”
出乎元蒙的意料,卫扬并没有因为之前他处处针对他一事而为难于他,反倒是恳切相言。
“君上,二公子他被打入大牢,虽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老臣愿辞去卿士之位,不再出仕,恳请君上同意。”
“元蒙先生,您这是何苦呢。”夷风闻言,把自己的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元蒙向夷风望去,眼神中充满着自责:“我身为卫国重臣,二公子的外公,太过溺爱他,还经常与君上作对,是老臣之过也,老臣若一直留在此地,只怕会让天下人议论纷纷,所以,老臣恳请君上同意,让臣告老还乡。”
“元蒙先生,此话当真?”卫扬朗声问道。
欧阳亮虽然讨厌元蒙,可他也清楚,若此一战没有元蒙相助,只怕仅凭他一将的能力,还无法抵御虢公翰的进攻。
君上这么问,显然是有让他辞官返乡的想法,“君上,臣不同意元蒙先生的想法。”
出乎众人的意料,倒是欧阳亮第一个出面阻止。
“欧阳将军,您倒是说说,理由是什么?”卫扬并未用舅舅称呼,倒是用极为严肃的称呼道。
却见欧阳亮拱手一揖:“天下人都清楚卫国有两大能臣,夷风先生与元蒙先生,夷风先生已不再出仕,若元蒙先生再告老还乡,天下人只怕会说君上毫无识人之能,更会让他们以为,这是君上与二公子两兄弟之间的恩怨,牵扯到了元蒙先生,这恐怕不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