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qwy精华都市小说 聯盟竊取大師 七月葫蘆-第434章 明明是兩個人的電影展示-67wq4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等到丰盛的晚餐端上餐桌的时候,柴安平也没想到金克丝的故事能这么下饭……这么催人泪下。
拉克丝整个哭成一个泪人,好像柴安平有在晚餐上多折磨她一样。
“我说……”
異海2
柴安平一边给她擦着泪,一边哄小孩一样给她夹菜:“至于哭成这个样子吗,殿下?瞅瞅……鼻涕都快出来了。”
他赶紧去拿来纸巾帮她堵住。
“我……对不起,格雷西!”
“哈???”
柴安平承认,他刚才有取笑拉克丝的成分,但当她泪如雨下突然开口道歉的时候,他急了。
——不是,这是什么奇怪的展开???
他一头雾水,对不起我啥了?
“咱先别哭了,殿下,先把事情说清楚……”
“因为你去了皮城那么久……”
拉克丝说一句话吸一口气:“所以使团回来之后我有偷偷去听别人是怎么议论的你。”
柴安平有些茫然:“我不是都告诉你了吗?”
求娶從妻 六月車厘子
拉克丝抿了抿嘴,有些难为情:“谁叫你……总喜欢说些让人信不过的大话。”
再者,从别人嘴里听到的关于他的事迹,那种甜丝丝的喜悦哪里是在柴安平面前能表达出来的!
“……”
柴安平无语望天,幸好拉克丝的描述不是他想象中的牛头人展开,这让他稍微平复了些心情:“然后呢?”
“然后他们都说你什么都好,就是太风流了……跟很多女人都不清不楚……什么女警察,海盗女王还有什么异域公主……”
卧槽!
这都是些啥词啊……
柴安平光是听着都觉得黄暴!
真是想不到皮城的虚假消息还能传到德玛西亚回来。
他哭笑不得起来:“什么时候打听到的事?也真亏你能憋的住,这种闲言碎语你也信,真怀疑来问问我不就行了?”
拉克丝呐呐无语。
原来她就只是半信半疑,更准确的来说,她是一直告诉自己要相信柴安平的,不然也不可能这么平静。
但是在听过了金克丝的故事之后,她深感自己的怀疑对柴安平来说会是多么大的伤害。
明明是那么温暖的举动,结果还要被自己怀疑成偷情……
她的内心顿时被愧疚给填满,再看看柴安平着急的脸,冕卫小姐更想哭了。
“真是个傻瓜蛋。”
柴安平捧着拉克丝的脸,帮她清理着脸上的泪痕笑道:“想问就问,要不是晚上跟你讲到这些,你岂不是就要一直憋在心里头了?”
他真是被拉克丝的纯良给可爱到了。
“可是……”
拉克丝的眉头拧了起来。
“你呀,要对自己的可爱程度有所了解。”
柴安平语重心长的说道:“天底下有谁敢伤害冕卫小姐的心啊!”
他感觉自己有必要给拉克丝灌输健康的恋爱理念,要是一直就这么憋着,指不定能憋出什么毛病来……还有爱勒贝拉的事她也是一直选择瞒着。
“你就会哄我!”
拉克丝低下头:“我要是变成那个样子,以后你肯定就不喜欢我了。”
“哪个样子能有你现在哭得丑啊,你看看,鼻水又要流出来了……”
柴安平没好气的掐了掐她的脸颊:“我就该给你拿个镜子来。”
“我没有!”
拉克丝使劲吸了吸鼻子,两侧脸颊通红。
“反正你看看,说出来我又没有不高兴ꓹ 反而怕你一直藏在心里不开心。”柴安平揉了揉她的脑袋瓜:“反正都问出来了,还有什么想知道的都说出来让我听听吧。”
“喔!”
她答应的时候ꓹ 肚子还跟着“咕”了两声,让柴安平好一阵憋笑才没笑出声来。
“那个……海盗女王好不好看?”
“嗯……咳咳!”
柴安平诚实的说道:“说实话挺好看的,不过比你哭包的样子还差点。”
接下来没等拉克丝继续问ꓹ 他就赶紧把谣言里的各个绯闻女主都给介绍了一遍,梳理清各自的关系之后ꓹ 很多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说来惭愧,柴安平在皮城最熟的还是个喜欢在他肩头上喳喳叫的女神。
拉克丝自己抹了把泪:“格雷西ꓹ 我以后一定一定不会相信什么谣言了ꓹ 太坑人了!”
“害,多大点事啊殿下!”柴安平见她不掉泪了,嘻嘻一笑:“瞧你这憨憨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练魔法练傻了呢。”
“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你可不能生气!”
“嗯?”
“你还记得那个你曾经告诉过我的青梅竹马吗……”
柴安平眉头一挑,缓缓点头。
……
听着拉克丝讲起跟爱勒贝拉结识到一起工作的经历,柴安平暗自惊讶两人的际遇竟然还不少。
听她把话全都说完之后ꓹ 两个人一时间都有点小心翼翼的。
“格雷西,其实爱勒贝拉没有那么坏ꓹ 当然以前她那么欺骗你肯定是她不对……你别生气ꓹ 是我自作主张把她留在身边ꓹ 她一直很愧疚的!”
柴安平闻言一愣ꓹ 他眨巴眨巴眼:“那你希望我怎么办?”
強寵:夫君傾城
“……我也不知道哎!”
拉克丝两手一摊,见柴安平没有生气ꓹ 便如释重负的长出一口气:“说了这么多都没有吃饭ꓹ 好饿的!”
柴安平失笑ꓹ 因为拉克丝把爱勒贝拉留在了身边,他倒是有预想过这种情况。
这也符合拉克丝的性格。
不过这些话可不能由他来说ꓹ 否则指不定好心办坏事。
他搓了搓拉克丝的头:“好好吃你的饭,我答应你见爱勒一面,好好解决这件事情。”
“喔!”
拉克丝低头专心扒着饭菜,好像想从菜叶里找出点什么。
柴安平心里喟叹一声,这丫头归根结底果然还是个笨的,真是不知道自己平时是怎么没有发现她这些小心思的?
不过晚上也算歪打正着,让拉克丝主动提起了爱勒贝拉的事情,就有了解决麻烦的机会。
他也坐好开始吃饭,时不时给这个当起了埋头鸵鸟的冕卫小姐夹点菜。
静谧之下,拉克丝忽然偷偷咧嘴露出了个傻笑。
……
“格雷西!”
吃饱之后,拉克丝郑重的放下碗:“晚上得饭菜很好吃!”
“这时候就算你的嘴这么甜,我也不会当真的。”
柴安平翻了个白眼,内心毫无波澜。
拉克丝闻言微微躲开他的视线,脸颊悄然升起酡红,她捏着瓷碗边缘的白嫩手指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于是她索性闭起眼睛,深呼吸:
鰲拜王朝
“所以,晚上我不回去了!”
“……嗯?”
禦靈真仙 不問蒼生問鬼神
“嘶——”
(ps:这章又叫做《关于晚上不知道写什么所以写起了言情小说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