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21o8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此人殺心太重-第四百六十二章:老祖祖訓,打不過分家產走人看書-482xy

此人殺心太重
小說推薦此人殺心太重
“大乾皇帝,管不了自己臣子?”
重生倚天之北冥神功
天河皇帝愣了一下,不可思议地道:“他这个皇帝怎么当的?”
“大乾弱小,这江道明,应该是太白李家,送去享清福的。”一位天仙道。
“既然是享清福的,他来此作甚?”
天河皇帝皱眉道:“仗着太白李家的势,欺我天河?”
“陛下,这位江殿主与一般享清福的仙人不同。”
宦官看了眼两位老祖,低声道:“根据属下得知的消息,江道明曾孤身独挡禁地大军,救下一城百姓。”
惡魔就在身邊 漢寶
“曾因御兽宗弟子,炼制仙人大妖,屠灭御兽宗满门,不留活口。”
“不久前,因百元宗强抢大乾百姓当弟子,被其灭门。”
“天炎仙门,同样犯了罪孽,被他灭门。”
“还有地灵宗,神武宗……”
随着宦官的话说出,天河皇帝面色逐渐变的煞白。
两位天仙中期的老祖,此刻脸色也十分难看。
“你是说,江道明,将这些门派全灭了?”天仙老祖神色沉重。
这些宗门,他们一个个对付,也能解决,但禁地大军,绝对不敢去。
这个江道明,孤身当禁地大军?
宦官小心地道:“奴婢,都是听说。”
“十二圣峰呢?”天仙老祖沉声道:“十二圣峰也被灭了?”
“被灭了。”宦官颤声道:“江道明,是走到哪,灭到哪。”
天河皇帝脸上肥肉一抖,这完全就是个凶神。
走到哪,灭到哪!
快穿之女配又中毒了 棉被被
大乾皇帝管不住,按照他们了解的这些消息,江道明怕是不会走。
“他们,真的不是来进献美女的?”天河皇帝死死地盯着宦官:“只是来送人回来的?”
“奴婢,正在安排人调查。”宦官感觉额头满是冷汗。
当时谁管这些,一个大乾,根本没放在眼里ꓹ 谁知道会杀出一个江道明?
“快去,立刻给朕查清楚ꓹ 朕只给你一个时辰!”天河皇帝怒吼道。
至尊狂鳳:神獸召喚師
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没有向他汇报。
“是。”
宦官连忙退下,前去调查。
“两位老祖ꓹ 现在可怎么办?”天河皇帝面色苍白,看向两位老祖:“要不ꓹ 我们跑吧?”
“跑?”两位老祖脸色一黑,怒声道:“你可是堂堂皇帝ꓹ 怎么能如此懦弱?”
“当年天河老祖ꓹ 好不容易才打下基业,岂能因为一点小事,而拱手相让?”
“老祖教训的是。”天河皇帝连忙道:“那现在该怎么办?江道明这是铁了心不放过我们。”
“要不,请出先祖神器,激发先祖残魂,与他拼了?”
“先祖残魂天河根本,如果动用了ꓹ 以后我们将再无底牌。”
一位天仙老祖沉重地道:“而且,这么多年了ꓹ 先祖残魂剩下的力量也不多了ꓹ 未必能够解决江道明。”
一旦无法解决江道明ꓹ 他们天河ꓹ 再无强大底牌。
若是能解决江道明还好,可若是解决不了呢?
一旦解决不了ꓹ 那就是白白浪费先祖残魂。
天河皇帝沉默下来ꓹ 面色难看地坐在皇位上。
“陛下。”
没多久ꓹ 宦官回来了,匍匐在地:“回禀陛下ꓹ 事情已经查清,当初的除魔师,确实是来送天河子民回归的。”
“什么?”天河皇帝脸上的肥肉一抖,是他们错了?
大乾除魔殿,好心送人回来,结果还被他们给杀了?
“哪个混账干的,给朕抓出来,凌迟,立刻凌迟!”天河皇帝咆哮道。
“陛下,是三位供奉做的,如今三位供奉已经被拿下。”宦官道。
天河皇帝目光阴沉:“两位老祖,三位供奉,送给江道明,可否平息他的怒火?”
“不确定,若是别人。也许可以,可江道明,这就是个杀星。”两位老祖沉声道。
走到哪,灭到哪,他们也不确定,江道明报完仇,就会离开。
“这三个蠢货,真是害了朕啊!”天河皇帝咬牙切齿地道:“事已至此,只能先将这三人送去,若是无法平息江道明怒火,那只能分家产了。”
宦官:“??”
两位天仙神情沉重地道:“你是天河皇帝,怎能说出如此混账的话?”
“实不相瞒,朕已经和一位女子私定终生,准备养老去了。”天河皇帝幽幽道。
“陛下?”宦官一脸懵逼。
“此事休提,家产不可能分,先看看江道明态度。”
两位天仙一摆手,踏出宫殿:“带上那三人,去空中找江道明。”
“赶快去,将那三位供奉送上来,另外,通知朕的三位爱妃,先前往密道等朕。”天河皇帝肃然道。
宦官:“……”
六零小嬌妻 老羊愛吃魚
这都还没去见江道明,你已经准备跑路了?
两位老祖脸色一黑:“不成器的玩意,贪生怕死,真是丢尽了先祖的脸面。”
獨愛毒辣小妻子
“老祖祖训,打不过分家产走人,当年老祖取经的时候,就是这么干的。”天河皇帝严肃地道。
两位天仙老祖沉默了,片刻后,叹道:“既然是祖训,那也通知下我们的两位爱妃。”
说话间,他们已经带上三位供奉,来到高空之上。
阵法波动,镇天伟力之中,江道明盘膝而坐,漠视着下方。
“江殿主,事情已经查清,是我们天河的过错。”天河皇帝连忙道:“都是这三个孽障所为,如今朕将他们,全部交给殿主处置。”
江道明漠视着三位供奉,三位地仙:“你们,是想将事情,推到他们身上,杀了了事?”
“殿主明鉴,朕真的不知情。”天河皇帝连忙道:“朕日理万机,每日批阅奏折,忙碌不已,若非殿主到来,都对此事没什么了解。”
“殿主,天河皇朝真心想与殿主化解恩怨。”两位天仙老祖拱手道:“殿主清理天下罪孽,我天河皇室一向安分守己,未曾犯下罪孽。”
“殿主,若是不信,您可让人调查,朕爱民如子,绝对没干出伤天害理之事。”天河皇帝道。
紫龍戰神
江道明略一皱眉:“放开阵法,让本殿主一观你们在百姓心目中形象,自能知晓,你们是否有罪孽。”
“殿主,这阵法若是放开……”天河皇帝犹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