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clz熱門都市言情 祭煉山河 ptt-第1849章 變數閲讀-yccf6

祭煉山河
小說推薦祭煉山河
湮灭虚无战场,覆盖范围正在扩张,以大秦帝都咸阳为中心,如今已吞噬掉小半个中荒,且正在以更快速度继续吞噬着荒域世界。这一切,看似悄无声息,却是一场真正毁灭浩劫,已有亿万万无穷生灵葬身其中。
其上方,两颗骄阳耀耀燃烧,各自释放出自身最强大的力量,拼命掠夺、吞噬对方的力量。更何况,两颗骄阳的显现,来自同源大日碎片,本就是两位一体,吞噬对方力量不会有半点隐患。简单说,今日谁能吞掉对方,就可以顺利成章的,直接成为新骄阳!
对小蓝灯而言,这是一场从开始,就注定失败的战争。可它依旧毫不犹豫,选择相信秦宇,就跟之前他说的一样——秦宇没有其他选择,小蓝灯也一样。他们都没得选,不愿意束手待毙,就只能放手一搏。
小蓝灯赌秦宇,能够在它被另一块骄阳碎片吞噬前,顺利杀掉天枢,只要天枢一死,今日这场厮杀也将就此终结!
而此刻,在湮灭虚无战场,炼狱岩浆海洋中,伴随着低吼咆哮,巨兽从中抬头,赤红暴戾眼眸,锁定住秦宇身影,充斥着无尽毁灭气息。
吼——
岩浆巨兽咆哮,张口向前一吞。
秦宇身后,熊熊燃烧大道虚影浮现,他猛地扬手,古神枪呼啸飞出。如匹练般,瞬间贯穿空间,轰向岩浆巨兽。下一刻,枪尖刺入血肉,将巨兽身躯直接贯穿,钉死在岩浆大海中。
可很快,又一头巨兽破开岩浆冒出……不,它赫然就是刚才,被古神枪贯穿,直接钉死的那头。可如今,它俨然状态完好,没有半点受创迹象。
秦宇皱眉,抬手向前一握,“轰隆隆”整座岩浆海都在沸腾,恐怖力量四下扩散。
古神枪,被镇压海底!
岩浆巨兽冲天而起,拍打背后双翼,张开遍布獠牙大口,狠狠撕咬而来。
嗡——
山河剑出现,呼啸斩过虚空,岩浆巨兽身躯蓦地僵住,下一刻身首分离,尸体轰然砸入岩浆海中,溅起滔天巨浪。
可让人震动的事情再度出现,巨兽尸体坠海后不久,居然又有一头岩浆巨兽,从中冲了出来。
它类似于具备着某种,可怕的不死属性——因为,这头岩浆巨兽,可以不断重生!
秦宇抬手一指,山河剑呼啸而出,磅礴剑息释放,将岩浆巨兽包裹。一个刹那,就将这头岩浆巨兽,直接切割成无数碎块,“轰隆隆”就像是一块块巨大石头,坠入岩浆海。
但很可惜,这依旧没能够,真正对岩浆巨兽,造成任何明显伤害,它又一次自岩浆大海中冲出。
天枢面无表情,“没用的,它就是岩浆海,岩浆海就是巨兽。而只要,这座炼狱世界存在,就有源源不断的岩浆,不断注入进来,令岩浆海永恒不灭。”
秦宇沉默出剑,将岩浆巨兽杀死了一次又一次,这些出剑看似很简单,但每次都要损耗掉,相当一部分的力量。
天枢面露冷笑,秦宇陷入损耗状态,随着时间流逝,将逐渐变得削弱。更何况……时间本来就,站在他这边,如果秦宇愿意的话,天枢绝不介意,就这样陪他耗下去。因为,时间每过去一点,代表秦宇的骄阳碎片,力量就会被掠夺一分。
“岩浆巨兽安多拉。”主宰阁下面露赞叹,“它的生命力,比之前更强了。”眼神落在红海身上,“小丫头,看来这些年,你力量又提升了不少啊。”
态度温和,没有半点威胁语气,可面对这样的主宰阁下,红海明显更加忌惮。
她躬身行礼,道:“主宰阁下,既然我已经,牵扯到这场赌局中,自然就要想办法让自己,能从得到最大好处。所以,请您谅解我的举动。”
主宰阁下微笑,“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当然会谅解。不过,睡了好多年,最近总是感觉很饿,像是能吃掉一座山。”
她抬手一指,“我看安多拉就跟一座山差不多,而且它在岩浆里面,腌制了这么多年,肉质一定非常-劲道,吃起来口感一流。所以……红海你一定,会非常乖巧懂事的,把安多拉送给我吧?”
红海脸色僵硬。
归墟道:“红海,归一能够看中安多拉,那是你的福气,等到今日之事落下帷幕,送给她就是。”
红海行礼,“是。”
主宰阁下微笑,抬手拢了拢头发,“看来,还是归墟你的面子比较大,我现在说话都已经,不太好使了呢。”
归墟拱手,“归一,你太谦虚了。”
肉肉冷笑,“你们两个,演戏累不累?”她上前一步,“不如,我们现在就翻脸吧!”
“别小孩脾气。”主宰阁下横了她一眼,“急什么?这不还没出结果呢。”
“秦宇这小子,虽然是笨了点,修行资质普通了点,手里也没啥底牌可用,但就是运气还行。我觉得吧,岩浆巨兽安多拉虽然很难杀掉,但应该还难不到他。”
寵妻無度之腹黑世子妃
归墟点头,“的确如此,咱们再看一会。”
“哼!”肉肉撇嘴,“没意思。”
她目光闪了闪,“我有点别的事,你们先在这看着,等要翻脸了叫我。”
唰——
肉肉直接消失不见。
下一刻,她出现在湮灭虚无战场某处,淡淡道:“出来吧,别藏着了。”
白菲菲身影浮现,微笑道:“又见面了。”
肉肉皱眉,上下看了几眼,“我倒是看走了眼,你这隐藏手段,真不错。”
白菲菲摇头,“不算隐藏,因为在秦宇动手,杀掉秦皇之前,我还没有觉醒。”
“少废话了,你想干啥?”
白菲菲道:“我也不知道。”她眼神中,露出一丝茫然,旋即归于平静,“如果真要回答的话,那就是我现在,也还没想好。”
肉肉眯起眼。
白菲菲道:“你确定,要跟我动手吗?归墟就在这,他如果知道除了你们两个之外,还多了一个我……你猜,归墟会不会现在,就直接翻脸。”
肉肉冷笑,“你以为我会怕?”
“你当然不怕,但秦宇会死。”白菲菲语气平静,她眨了眨眼,“左右现在呢,我还没想好,所以你不妨再等等呗,心急不仅仅是吃不了热豆腐,还有可能逼我做出一些,你不怎么想看到的决定,何必呢?”
肉肉眼神更冷。
白菲菲却知道,她已选择退让,微微一笑,道:“好了,我会认真考虑一下,再做决定的。”
转身就走。
唰——
白菲菲消失。
肉肉看着,她身影消失的地方,眉头皱得更紧。
变数,果然还是出现了!
她就知道,一直这么分来分去,裂来裂去的,迟早会出问题。一次两次的,或许并不明显,可次数上的不断堆叠,终将产生量变。
于是,就有了白菲菲的出现。
肉肉虽然不怕,但毫无疑问,她还是被威胁了。
一旦,天枢真的察觉到,白菲菲的“觉醒”,确定了她如今的存在,一定不会再保持如今的态度。
毕竟,这家伙现在表现的有多怂,内心就有着,十倍、百倍的恼火!
爆发出来,秦宇绝对第一个死。
“烦死了!”肉肉满脸恼火,她看了一眼战场方向,秦宇还在不断出剑,眉头顿时皱的更紧。
岩浆巨兽安多拉,是近乎不死的存在,除非能够一剑,直接斩碎整个岩浆海,根本就不能对它真正造成伤害。这小子是傻了吧?都这么多剑斩下来,早就该知道了,还一个劲动手。
轰——
剑息爆发,岩浆巨兽又一次被肢解,然后毫无意外的,在岩浆海中重生。它赤红眼眸锁定秦宇,透出一丝嘲弄,能够杀掉一位骄阳碎片执掌,足够成为兽生荣耀!
吼——
安多拉张开大口,然后对面的秦宇,又一次挥剑斩落。它眼眸中,嘲讽之意更重,山河剑威力的确恐怖,能够轻易斩断它的身躯,但这根本毫无意义。可很快,巨兽眼中的嘲讽就变成震动,接着浮现出痛苦、惊骇之意。
轰——
轰——
末日之城 十階浮屠
这一刻,无数剑息自岩浆海中爆发,纵横呼啸贯穿每一寸空间,将整座岩浆海尽数覆盖在内,撕碎一切!
而与此同时,安多拉巨兽身躯表面,浮现出一道又一道细小裂缝,覆盖着周身鳞甲,眼眸中涌现绝望与难以置信。
下一刻,秦宇一剑落下。
依旧干脆利落,这一剑将安多拉巨兽,庞大身躯直接从中斩断,接着分解、破裂成无数小块。翻滚、涌动、震荡……灼热焚烧的岩浆海,就此陷入安静。
轰——
岩浆破碎,但这次飞出来的,并非死而复活的巨兽安多拉,而是之前被岩浆海镇压,难以脱身的古神枪。
“古!”
秦宇咆哮一声,古神枪震鸣,其表面纹路亮起,瞬间洞穿空间消失不见。下一刻,出现在天枢面前,没有半点停顿,长枪刺穿他的胸膛!
轰——
天枢身躯破碎,却又在下一刻,直接凝聚完好。
他看着秦宇,微微皱眉,“居然能杀掉安多拉巨兽,秦宇你还算不错。”
“但这依旧毫无意义,因为我本身便已,超脱与规则之上,永恒不灭。”
天枢抬手一点,“逆转!”
轰隆隆——
无形规则降临,瞬间搭建完成,令这片区域内,流逝的时间开始倒流,于是,沉寂下去的岩浆海,再度震荡翻滚,已经被杀死的岩浆巨兽安多拉,发出低沉怨毒咆哮。
秦宇面无表情,“搭建规则,逆转时光长河,本座的确做不到。但做不到,并不意味着,我就对此束手无策。”
他抬手,扬起山河剑。
嗡——
长剑震鸣!
下一刻,整个炼狱世界……不,应该说是入目所及,眼前湮灭虚无战场中,皆涌出森然剑息,将炼狱世界包裹在内。而这,才是刚才秦宇,一遍遍不断挥剑,其真正目标所在。斩杀安多拉巨兽,只是表象而已,也是遮掩自身的幌子。
遵从天枢意志,搭建、降临的规则,此刻随着剑息爆发,被瞬间破坏。于是,遵从这些规则,所逆转的时光流逝,也被硬生生拉回到,正确的状态。
修仙小刁民 菡傾天下
吼——
安多拉巨兽疯狂咆哮,一只巨爪已经破开岩浆,就要从中窜出,可它所有的动作,都在下一刻停止,露在外面的巨爪,轰然炸成粉碎,洒落进岩浆海中。
天枢皱眉,“一念降临世界,居然能破坏掉,遵从本座意志重建的规则,必须得承认本座是有些,小瞧了你的实力。但你以为,区区一座剑息世界,就能困住本座吗?”
他拂袖一挥。
轰隆隆——
似凭空掀起惊涛骇浪,恐怖力量扩散,席卷八方。剑息在破碎、消散,在天枢一击下,根本无法抵挡。
嗡——
山河剑震鸣,它表面释放出,刺目至极寒光!
无数剑息凭空而声,它们像是在分裂,一个变两个,两个变成四个,直至充斥眼前世界,遍布任何一处角落,疯狂填补着剑息破碎所产生的空缺。
秦宇上前一步,缓缓道:“与剑息世界相比,我更喜欢称之为剑狱!它的确没有办法,真正将你镇压在这里,但我的目的,本来也不是这样。”
略微停顿,“因为,我要杀掉你!”
轰——
陰陽詭途
剑狱沸腾!
狂暴至极剑息,其数量实在太多,在爆发的一瞬间,就将所有一切都全部遮掩,根本不能看清楚,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这对此刻观战众人而言,却并不算问题。
主宰阁下微笑,“我就说嘛,秦宇这小子运气不错,居然能得到,这么一把神剑相助,轻而易举转危为安。”
归墟:……

他实在不清楚,主宰阁下凭什么,有脸说出这些话。
难道脸皮厚,就真的能为所欲为?
“归墟,你这表情,似乎想说话。”
“你看错了。”
“归墟,心情不好?”
“没有。”
幻劍仙主 一支竹竿
“摇头就是承认。”主宰阁下挑眉,“男人嘛,就是要大气点,得心胸宽广才行,不然就跟你这样似的,有点事情就记在心里,一直耿耿于怀,那样不好。”
归墟嘴角抽了一下,“归一,你再这样说话,就很没意思了。”
三國之統帥天下
主宰阁下微笑,“行,那就不说了。”她伸手,打了个响指,“肉肉,别跑太远了,说不定很快就有人,要说话不算数,上演一手当众翻脸戏码。”
归墟摇头,无奈道:“我这人一向言而有信。”他抬手,点了点浩荡剑息,纵横呼啸之地,“而且,天枢这个人呢,本座了解过,修为寻常但手段还是有点的。”
“秦宇能得神剑相助,是他的运气造化,天枢同为骄阳碎片执掌者,如果没有几张底牌,那也说不过去。”
话声刚刚落下,便见湮灭虚无战场中,一颗又一颗星辰出现,化为一方星海,将剑狱笼罩在内。这每一颗星辰,都像是一座巍峨大山,无形镇压力量降临,令剑息纵横、流转速度,顿时变得无比缓慢且艰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