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線上看-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鑲棺枯樹(二合一)推薦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小說推薦網遊之骷髏也瘋狂网游之骷髅也疯狂
“前辈,能不能说的明白点?”
奶油小生见这铜像没有起杀心,又朝着前方走了两步,急声说道,“我找我朋友有急事,还望前辈成全。”
“晚了。”
巴东蒙缓缓摇头,“离开这里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晚了?什么晚了?”
奶油小生心里愈发慌张,她的第六感告诉她,小然可能已经遇到了危险,再加上这铜像所给出的提示,更加确信了这点,这让她心生悔恨,早知道会是这副局面,她又怎么可能下线,就算死在这里,也总比独自苟活强!
事已至此,她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在心里祈祷小然别遇到危险,平安归来。
奶油小生没有在陵墓七层空间过多停留,直接返回了皇城,下了线。
“小然小然!”
她刚下线,就听到苏母呼唤小然的声音,“怎么还在游戏,一会要来客人了!”
不好!
奶油小生没想到苏母会去打断小然玩游戏,现在的小然生死未卜,坚决不能影响他的游戏进程!
想到这里,她将游戏头盔丢到了床上,连拖鞋都不顾的穿,跑到了苏然的卧室,见苏母还没有对游戏仓下手后,这才松了口气。
“阿姨,别打扰小然!”
“你看我像是那种没有分寸的人?”
苏母颇感好笑的摆了摆手,“我只不过是看看他还在不在游戏,怎么?他在游戏里很忙?连下线都不行?”
苏然要是听到老妈所说的话,估计能喷出一口老血来。想当初要不是老妈她暴力掀仓盖,游戏仓能坏掉?这也叫有分寸?
“小然他正在做任务,现在已经到了至关重要的时候,要是现在下了线,将会功亏一篑的。”
李婉儿用严肃的语气说道,“阿姨,还好您理解小然,要是换做那些不明白事理的家长,强行打开仓盖,害的玩家产生了抑郁,寻短见的都大有人在!”
“啊?这……咳咳,我先去收拾收拾,小婉你在这等着,要是小然下了线,告诉他一声,他的同学要来给他送学习资料,别失了礼数。”
苏母脸色一红,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苏然的卧室,走的那叫一个匆忙。
“我说错话了么?”
李婉儿没想到苏母的反应这么大,感到很是诧异,不过她也没有多想,找了个凳子,坐在了游戏仓旁边,透过玻璃罩,观看着苏然的样貌,一时间竟然痴了。
小黑溜进了卧室,没有打扰李婉儿,趴在她的脚边,舒舒服服的眯上了眼睛。
……
“这什么鬼地方!”
苏然在钻进传送通道后,被传送到了一座小岛上,空气中弥漫着腥臭的气息,一棵棵的椰子树,清幽婉转的鸟鸣声,给他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从陵墓传送到这里,这让他短时间内很难适应。
不过,现在不是心生感慨的时候,他踏空而起,飞进了树林之中,隐匿好了身形。
就在他藏身之时,沙滩上出现了数不清的传送光芒,两千多号人进入了此处空间,由于这么多人的存在,整个沙滩显得非常拥挤,破坏了静谧的美好意境。
“靠,到底还是被他逃了!”
“覆水难收,有种就滚出来,一个人单挑我们所有人!”
“我去,哥们你脸皮挺厚,我等自愧不如!”
“略厚略厚,还是会长栽培的好。”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四方实力并没有产生太大的矛盾,相互之间传达着各自的善意,也算是达成了攻守同盟,至少在覆水难收被杀死之前,这些人是不会翻脸的。
因为他们不想给覆水难收反扑的机会,人数越多,杀掉这小子的成功率就越大!
当然,要是这通天灵液摆在面前,那就只能手底下见真章了。毕竟这灵液只有一瓶,最终的天机丹也只有一枚,相互之间拼杀厮斗是早晚的事,面和心不和罢了。
“雕会长,你们朝东;枯鱼会长,你们朝西;石熊兄弟,南方交给你们;而我,便负责北边海域,一定不能给覆水难收逃生的机会!”
智圆行方主动站出来,将岛内区域一分为四,用恶狠狠的语气说道,“就算将这座岛屿翻个底朝天,也要将覆水难收搜出来!”
“智圆会长说得有道理,这次是难得的机会,布下这天罗地网,让这覆水难收插翅难逃!”
所有人稍作合计,都接受了这个提议,各自带领队伍朝着三个方向行去,由于人数众多,惊飞了不少鸟兽,杀戮四起,战火朝着四处蔓延,野兽愤怒的吼声与飞禽的哀鸣声填满了整座岛屿,恶魔巴东蒙所交代的任务,正式开启!
苏然怎么会浪费这珍贵的时间,在这群人聚集在一起布置战术的时候,他就已经离开了此地,趁现在隐身状态还在,争取找到巴东蒙的任务线索,占据主动权,只有这样,才会已拥有完成任务的机会,诅咒鬼尸与烈火铜炉都在他的身上,若是与最后的魔头处好关系,利用BOSS之手,去对付这群玩家,岂不是美滋滋!
这诅咒鬼尸是苏然挖坟得到的,他之前还以为是一个木偶,经过恶魔巴东蒙的提醒,他这才知道,这竟然是一具鬼尸。
至于那烈火铜炉,便是那三座坟前那尊滚烫的鼎炉,这点毋庸置疑,拥有两件任务道具,再加上巴东蒙许诺的两次机会,他获得最终通天灵液的可能性,应该不比那几个公会会长低!
恶魔巴东蒙没有感应到这两件道具的因果,那也是非常好理解的,苏然拥有幻魔黑袍在,隔绝所有方式的探查,别说巴东蒙了,谁都别想知道他大胯里到底隐藏着什么宝物!
就这么豪横!
随着苏然的不断前行,穿过丛林和山丘,没想到被一棵粗长的枯树挡住了他的去路,这棵枯树的卖相非常奇特,一口棺材镶嵌在树干上,被枯树枝环绕捆绑,若不是这口棺材的颜色为鲜艳的血红色,他还真不好辨认。
“这口棺材,绝对有古怪!”
苏然怎能轻易放过这口棺材,趁现在身后的追兵还没赶来,第一时间朝着这些枯树枝下了手,锋利的骨镰刀劈在了这些枯树枝上面。
在他看来,树枝已经干枯到了这等程度,被镰刀切断一点难度都没有,可惜的是,他失策了。
就在镰刀接触到枯树枝的瞬间,他的隐身状态解除,整个人出现在了枯树的面前。
“咻咻咻!”
连续七八条树枝弹射而出,朝着苏然的躯体抽去,风声凌厉,杀伤力定然不俗。
“靠,不是一棵枯树么,怎么又活了?!”
苏然吓了一大跳,连忙使用了【骨力光环】技能,将这些树枝全都反弹了回去,算是保住了性命。
(骨力光环——反弹所有近身的敌对目标,反弹效果与目标实力成反比。)
面对这实力莫测的枯树,苏然哪里还敢在原地停留,慌忙退后了十几米,超出枯树的攻击范围后,这才停了下来,心有余悸的看着这棵枯树,不再犹豫,反手抛出了数颗火球,朝着这些枯树枝疾速射去。
拥有瞬发效果的火球,用起来就是方便,节省了凝聚的时间,不给敌人喘息的机会,这种瞬发火球已经成了苏然的金字号招牌,也是他的首选输出方式。
“嘭嘭嘭!”
连续数道爆炸声响起,这些枯树枝一点影响都没有产生,别说断掉,连裂纹都没有出现,简直扯淡到了极点。
在遭受到苏然的连续打击后,枯树就像是疯魔一般,树枝胡乱飞舞,不断的抽击着远处的苏然,可惜隔得太远,无法攻击到他,不断响起空爆声,就像放鞭炮一样,啪啪啪的响个不停。
“不好!”
苏然心中一紧,暗道要遭。这爆鸣声非常响亮,很容易把那群玩家吸引过来,他的行踪要是暴露出去,绝对会成为众矢之的,这不是他愿意见到的。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衡量了一番得失后,他只能暂时放弃了这棵枯树,朝着远处飞奔而去,很快便没了影。
正如苏然所料,这不断响起的空爆声,引来了石熊的队伍,就连枯鱼也都闻风而来,看到这棵奇怪的枯树后,顿时被吸引住了目光,面露惊喜的表情,挪不动步了。
“石熊老弟,你来的比我早,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枯鱼紧盯着这棵古树,头也不回的问道。
“覆水难收与这棵枯树交过手,我赶来的时候,他已经往这个方向逃了。”
石熊指了指西南方,用平淡的语气说道。
“那你怎么还不快去追,要是被他逃掉,再找到他可就难了!”
枯鱼的神色有些不悦,对于石熊放走覆水难收,有着很大的意见。
“你去追吧,我来对付这棵枯树。”
在石熊看来,这棵枯树的价值,远高于覆水难收,他与苏然并没有多少瓜葛,更不用说生死仇怨了。之所以同意与三方势力为伍,是不想让苏然将这次的机缘抢到手,杀掉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这是他愿意见到的。
但是,现在情况就不一样了,眼前这棵枯树,还有这口棺材,里面一定存在着至关重要的任务线索,比覆水难收有价值多了!
“嘿嘿,你不去,我也不去追,咱们公平竞争,看这口棺材,究竟能落入谁的手中。”
见没能说动石熊,枯鱼也就不再迟疑,指挥手下朝着枯树围攻了过去。
这棵枯树的存在,让他们察觉到了完成任务的希望,谁都不愿意放弃,争先恐后的率领手下,杀向了这棵枯树。
“兄弟们,能不能得到这口棺材,就靠你们了!”
“枯鱼会长放心,我们就算丢掉这条性命,也要将这口棺材抢到手!”
“先下手为强,冲啊~~~!”
近千名玩家就像是打了鸡血,嗷嗷叫着朝枯树杀了过去,这区区几条树枝,根本不被他们放在眼里,砸断枯树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这口棺材,势在必得!
然而。
所有人和苏然一样,远远低估了这棵枯树的实力,还没等他们靠近枯树的,就被抽飞了出去,就算拥有盾牌的盾战,也无法抵挡这树枝抽击,一时间,没有一个玩家能近枯树的身,来一个抽飞一个,来两个抽飞一双!
“可恶!”
枯鱼眉头紧皱,他已经重新见识到了枯树的实力,再这么持续下去,他手下的兵力绝对会折损大半!
“都退下!法师队伍输出!”
“我特么还真就不信了,这棵枯树连魔法输出都能抵御得住!”
不仅枯鱼这么指挥,就连石熊也是如出一辙,将法师队伍派到了阵前,火力全开,数不清的魔法弹矢轰向了这棵奇怪的枯树。
在他们看来,枯树就算近战无敌,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扎根在地上,无法移动,只能当一个靶子,承受魔法弹矢的狂轰乱炸,干掉它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唯一让枯鱼重视的是,这口棺材的归属,若这石熊不识抬举的话,两军交战只能提上日程了。
事实证明,他们又想多了。
法师们将魔法值全都耗尽,也无法奈何这棵枯树,甚至都没带来半点损伤,这让所有人都感到了震惊,不敢相信这棵枯树的实力竟然强大到了让他们束手无策的地步,这也太扯淡了!
“枯鱼会长,可能咱们的解题思路弄错了。”
就在气氛陷入僵局之时,石熊开口说道,“这是任务空间,一切都是以任务为重,既然恶魔提过那六件任务道具,那就说明,其中一件道具是用在这棵古树上面的。”
“有道理。”
枯鱼在听到石熊的分析后,神色稍缓,“石熊老弟,你觉得哪件道具的可能性最大?”
“这不难猜测,枯树为木,用断灵木对付它,正合适。”
石熊将心中的猜测说了出来,叹声道,“可惜断灵木没有在我手上,这次的机缘不输于我了。枯鱼会长,不知你掌控着什么道具?”
“我也不是,看来这棵枯树要便宜智圆行方了。”
枯鱼并没有说出他的道具是什么,用郁闷的语气说道,“石熊老弟,在这靠着也没用,走吧,去寻找属于咱们的机缘!”
说完,枯鱼便带领队伍进了树林,很快便没了人影。
“……”
石熊没有多说什么,深深地看了枯鱼的背影一眼,这才放弃了这棵枯树,率领队伍离开了这里。
时间过去了约有十多分钟,枯鱼又再次折返了回来,手中多了一块雕刻着‘灵’字的木头,朝着枯树的方向快步走去。
毫无疑问,枯鱼手中的这块木头,正是六件任务道具之一的断灵木,至于能不能对枯树产生效果,他不清楚,只能硬着头皮去赌一把,倘若赌对,这口棺材就属于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