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遼東之虎討論-第九百三十八章熱推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两个无良的老家伙,正在辽东长兴岛上,争取着明年坦克装备份额。遥远的欧洲,却是愁云惨雾。战争的阴霾,好像一夜之间就将领在这片刚刚结束战争几年的土地上。
拿破仑急得要上吊,腓特烈大帝整天长吁短叹。整个欧洲,都流传着郑森被刺的八卦消息。
昏迷中的郑森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他正在梦境里活的很艰难,这几乎是一个魔怪的世界,到处是一些长腿,长脚,长手的家伙要纠缠自己,砍断了一条又来一条,无休无止的,好像要把他活活的缠死,那些该死的手臂像皮条一样,打着弯蛇一样的从地面爬过来抓着脚脖子就不松手。
砍杀了很久,也没有砍杀完,低头看看自己的双脚上已经拖着无数的断手,每走一步都非常的困难,趁着胳膊还没有爬过来,郑森拿着刀子把自己腿上的断臂一一砍下来。其中一刀居然砍到了自己,非常的疼,郑森气得大声喊了起来。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遼東之虎 愛下-第九百三十八章熱推
叫唤完了才发现那些长手臂,长腿,长脚的家伙已经被自己吓跑了,这就得意了,拖着刀子走在坑洼不平的路上,这个该死的地方居然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整个天空就是晨曦里的那一抹鱼肚白。你分不清是早晨,还是黄昏。
怪事了,居然看见了敖爷。老家伙正坐在一辆坦克上,威风八面的阅兵。满爷乘坐着一辆装甲车,满脸都是不忿的表情。
敖爷“嗷嗷”“嗷嗷”的叫声,听在耳朵里简直就是煎熬。
大着胆子让他别唱了,可这家伙好像听不见一样,仍旧我行我素。给了银币不要,金币也不要,一沓沓的银票还是不要,郑森愤怒的大声喊叫:“你他娘的到底要干什么?”
世界一下子就安静下来,郑森认为自己的声音好像对付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很有效,所以他就决定唱歌,好多的歌曲他已经记不起来了,于是他就唱小时候的倭国儿歌。
将灯笼点亮,染红了满月
挥动双袖,似振翅蝴蝶
舞步翩跹,揭幕华丽盛宴
让黑夜,让世间,为此刻铺垫
等繁茂枝叶,倾泻,月色如雪
听礼乐,踏鼓点,看衣袂飞旋
等缭绕青烟,蔓延,红衣裙边
辗转此夜难眠算温柔缱绻
一舞撩动了心弦
烛火摇曳着明灭
飞花映衬你笑颜,令人神迷目眩
痴迷化身蝴蝶,吻在你的眉间
这一夜,你身边,是我极乐世界
积蓄的爱意,盛开于今夜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遼東之虎 愛下-第九百三十八章相伴
极尽鲜艳,引诱着蝴蝶
扑花游戏,穿梭阑珊之间
吻和别,情与念,众生在流恋
看灯火摇曳,明灭,繁华世间
隐匿着,蠢动的,欲望在宣泄
看人流攒动,集结,纷扰的街
繁花似锦难免会蒙蔽双眼
一笑骚动了欲念
人声鼎沸的热烈
……!
歌唱累了,这才想起来自己这是在发梦,不行啊,得回去,昏睡前记得自己好像跳进了河里,不过好像四周没有水的样子,这是哪儿?这片地方算不得很大,可是走了很久都没有都没有找到出口,妈的,这是什么地方,该死的给个路牌也好啊。
这是梦魇,郑森清楚,自己被困在梦里了,该死的,刀子没用处,所已经变成了一根木棍,跟自己小时候在福岛练剑道时用的竹刀很像,叹了口气。只好抱着木棍坐在砂石上休息一会。
一股呛人脑仁的味道忽然间钻进鼻孔里面,那是一股说不上是什么的味道,反正冲进脑子里就像是触电一样。
郑森猛的睁开了眼睛,一个留着发髻的家伙出现在眼前。
“这是什么地方?”郑森的声音很虚弱。
“醒了!醒了!”病房里面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保罗院长激动的攥着拳头,紧紧的抱着一个穿着怪异的吉普赛人。
他没想到,自己竭尽全力只能堪堪保住性命的家伙,却被吉普赛人的熏香疗法给弄醒了。
意外!意外!
奇迹!奇迹!
“去禀告皇帝陛下,东方人醒了。”保罗对门口吩咐一声,就有皇家侍卫跑出去,翻身上马直奔皇宫而去。
“我在哪儿!”郑森被一群人吵的脑仁疼,梦呓一般的问了一句。
四周人好像都在说话,他们好像在庆祝什么。看他们的穿着,跟大明的医生很像。可说话自己一句也听不清楚,郑森懂一点儿法语,也懂那么一点点儿英语。但郑森的德语很不错!
之所以会德语,是因为他从小和汤若望学习过医术。
“我在哪儿?”郑森又问了一句,不过这一次是用德语。
“哦上帝啊!他居然会说德语,你在马德格堡,现在你觉得身体怎么样?”对于这个来自东方的病人居然会说德语,保罗感觉到十分惊奇。
赶忙询问病人,他还觉得哪里不舒服。
郑森的听力恢复了一些,不过他只听到了马德格堡。努力在脑子里面搜索,似乎汤若望嘴里听到过这个地方,好像是普鲁士的一个城堡。
普鲁士?
怎么会在普鲁士?自己不是在巴黎么?
现在的郑森是一脑袋问号,没人帮他解答。那个长着一脑袋白发的家伙,一直在询问自己的身体,对于自己提出的问题,那是一问三不知。
不过很快,能够解答他问题的人来了。
被灌进去一些牛奶,还有不知道是什么肉的汤。肚子里暖熏熏的,这让郑森舒服了不少。
浑身每个关节都疼,尤其是右胸疼的厉害。
或许是好久没有吃过东西的原因,浑身上下一丝力气都没有,甚至连说话都成了一项重体力劳动。
饭后,郑森闭着眼睛。老祖宗说的闭目养神,其实是很有道理的一件事情。闭着眼睛,的确能够让精神更加旺盛一些。
不过……,这对于郑森似乎不怎么有效。因为郑森的眼睛闭着闭着……,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是白天还是晚上。反正屋子里面点着蜡烛,光线不是很亮。一个面色威严的欧洲老人,坐在李枭病床前,正拿着一本书在看。
“水!”郑森嘟囔了一句。既然知道自己是在普鲁士,郑森干脆就说德语。
“水?哦!”老人从病床旁边的床头柜上,拿起一杯蜂蜜水,搅合了两下拿着勺子喂郑森。
老人的动作很笨拙,手也有些抖。弄得郑森嘴边和脖子上,黏糊糊的一片。终于,老者一勺水喂得比较多,直接把郑森呛着了。
看着剧烈咳嗦的郑森,老人赶忙跑出去叫护士。指挥百万大军的他,还真没有侍候过人喝水。在这之前,都是别人在侍候他。
护士来了,是个金发碧眼的美人。尤其是胸脯,老天爷,那真是……波涛汹涌。
不过看到美人手臂上一片金黄色的汗毛,郑森就把眼睛收了回来。
护士收拾的相当仔细,连郑森的胸脯耳朵都用温水擦拭了一遍。还贴心的问郑森,要不要撒尿。
郑森摇了摇头,现在是真尿不出来。尤其是让美女把尿,这简直就是侮辱。
见到护士出去,老者重新来到郑森窗前。
“你好,郑森。你可以叫我俾斯麦,很高兴你来到马德格堡,更加高兴你正在逐渐恢复健康。”俾斯麦看着郑森,笑得像个孩子。
可以看得出来,他是真的高兴。从心里往外的那种高兴!
“我也很高兴见到您首相阁下,而不是见到你们信仰的上帝。”郑森有些无奈,看样子自己是在鬼门关里面游荡了一圈儿。
“是啊!我们都很高兴,如果你真的死在马德格堡,那会引起一场大战。很多人会死!放心,我们对您的保护,比法国人要好很多。这一点您大可放心!”俾斯麦为了保护郑森,甚至调动了对皇帝陛下最为忠诚的瑞士卫队。
在欧洲,瑞士卫队的名声无与伦比。教皇的安全就是由他们来保卫,欧洲各国王室,也纷纷培养自己的瑞士卫队。
确切的说,瑞士卫队其实是雇佣兵。
可这些雇佣兵,非常有敬业精神。不管是谁雇佣了他们,他们都会尽自己的职责。
“多谢您了首相阁下,我的失踪一定是个很长的故事。在我了解这个故事之前,您是不是可以知会一声法国人。我想,拿破仑现在一定急得要发疯了。”因为身体虚弱,郑森说话的声音很轻。
“没问题,我们会尽快告之法国人的。您不知道,因为您的事情巴黎已经戒严了。听说拿破仑的禁卫军已经抓了两千多人,正像您说的一样,拿破仑快要急疯了。”俾斯麦脸上带着孩子似的坏笑。
普鲁士和法国关系并不好,上一次战争,双方都是伤亡惨重。俾斯麦很乐意看到拿破仑着急的样子!
以前郑森生死未卜,俾斯麦尽量掩盖郑森的消息,现在郑森活了,自然可以大鸣大放的告诉法国人,你们的贵客现在就在普鲁士。落一落法国人的脸面也是好的!
而且俾斯麦认定,郑森是一个普鲁士与大明攀上关系的重要人物。
“对于普鲁士的救命之恩,我心里很感激。回到大明,不管是郑氏家族,还是我的老师大元帅阁下,都会给予普鲁士报答。”郑森心里也知道,俾斯麦打的是什么算盘。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您现在要做的就是安心养病,其他的一切您都不必担心。”俾斯麦微笑的看着这个东方人,他觉得这小子是个知情趣的家伙。
至少说话,就能让俾斯麦感觉到很亲近。看样子这家伙和威廉公爵的年岁差不多,可他身上却没有威廉公爵那种高高在上的傲慢气质。
“多谢您首相阁下,现在您可以讲讲,我是怎么来到普鲁士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