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戰錘神座討論-第一千兩百一十四章,博德裡克的決意分享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战锤神座
立于阿基坦公国的废墟之上,波尔德罗公爵博德里克不由得联想到了之前的那场风波。
博德里克今年已经百岁了,如果不是饮下了圣杯之水,老公爵此时应该已经彻底衰老了,就算饮下了圣杯之水再迈步进入圣域之内,博德里克也开始渐渐地对内政没有了太多的兴趣。
在之前的内乱中,博德里克本人也始终处于一种中立的位置,他既不站在莱恩那边,也不选择加入自由布列塔尼亚,即使那边的骑士贵族们为了拉拢他开出了极高的价码,老公爵也不为所动。
他是真的有点疲倦了。
但他知道这次的危机有多么严重,卡卡颂已经毁灭,斯卡文鼠人直取布列塔尼亚腹地,甚至直击莱恩的吉恩城,如果不能够将敌人拦截在旧的阿基坦公国境内,那么斯卡文鼠人这场灾难将会让整个骑士王国元气大损,所以博德里克本人决定亲自领军出击。
老公爵想到这里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意,他的儿子费德蒙德逐渐成熟了,也有孩子了。
临时征调的波尔德罗军队自然不会太多,但是要感谢波尔德罗极为富庶的城市营商环境、高度工业化和海神舰队的继续扩编,莱恩仅仅一个命令,波尔德罗立即组建了12000人的军队开出公国,尽管博德里克知道斯卡文鼠人的数量数不胜数,但是那又如何?鼠人本来就是靠数量取胜。
作为主帅,博德里克的大军位于阵线中央,海神骑士和曼南恩卫队守护在公爵本人身边,还有波尔德罗海军陆战队和五个团的自由民步兵团,这些军队被证明久经考验,和大部分布列塔尼亚公国不同,波尔德罗是最早装备火炮的公国,老公爵看着自己的两个炮兵团,共22门火炮和4门火箭炮,他还是满意的。
左翼的军队是溃败的马格里特公爵胡安的维希军,4000人,这些军队由埃斯塔利亚民兵、三个骑士团的骑士和胡安本人的少量亲兵组成。
博德里克看不上这群埃斯塔利亚人,由于历史原因和海神舰队曾经击败过无敌舰队的骄傲,波尔德罗公爵和布列塔尼亚海军元帅认为埃斯塔利亚人都是些没卵蛋的丧家之犬。
右翼的军队是伯莱昂军,由提奥多里克公爵率领,3000人。
这也是个老滑头,在女神信仰出了问题的第一时间,这位公爵再次开始了反复横挑的事业,他对湖中仙女这位王国守护神的态度是既不否定女神对布列塔尼亚的贡献,但也不认为无事发生,面对莱恩的讲话和号令,提奥多里克听调不听宣,他依然坚守在了伯莱昂公国监视着南方国度的一举一动,单从这点上,提奥多里克是称职的。
但是失去了女士的信仰,这家伙的老毛病犯了,他又开始酗酒、纵欲,勾搭那些贵族妇人甚至连自由民的妻子都不放过,提奥多里克公爵的老问题使得他大概永远都不能够靠近圣杯了,但他不在乎。
事情很快就反转了,随着莱恩的演讲成功,提奥多里克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悔过,他马上响应了莱恩的命令并大声向女神忏悔他的罪过,如果要通过战斗来表示诚意的话,提奥多里克做到了,他的战马之下现在挂着五个斯卡文军阀、灰先知或者斯卡文队长的头颅。
提奥多里克战必争先,冲必最前,博德里克对提奥多里克的勇猛和坚定感到惊讶,不过,鲁莽对于骑士来说很多时候不是一件坏事,对么?
“我们的中军将负责对付敌人的主力。”战术对博德里克来说可谓驾轻就熟,海军元帅朝着胡安和提奥多里克说道:“我们的火炮、火枪队和弩手军团将和斯卡文交火,我们坚固的盾墙和阵列将能够对付鼠人的数量,当时机合适,骑士们通过两翼冲阵,目标是那个斯卡文鼠人军阀。”
“骑士的集团冲锋?这样太过明显了。”胡安有些犹豫。
“湖神先知们将为我们提供浓雾掩护的。”博德里克接着说道:“还有海神骑士们会协助你,我将跟随他们一起冲锋。”
“斯卡文鼠人我了解,这些鼠辈经受不了一点挫折,我们的骑士将给予它们最为致命的打击!”提奥多里克公爵兴奋地说道。
渐渐地,平原上开始出现了浓雾。
博德里克-德-波尔德罗,波尔德罗的老公爵看着他选好的战场,阿基坦公国曾经是一个非常美丽而且富饶的地方,这里有阡陌纵横的田野,繁荣的庄园和高贵的骑士们,可一切都在红公爵事件之后变了。
现在的阿基坦公国大部分都被并入了波尔德罗公国,这个地方绝大多数都是平原,无险可守,非常利于骑兵冲锋,历史上这个公国由于被包围其中也不太容易面对外敌入侵,因此这里的骑士贵族们酷爱内斗,他们在平原之上修筑了大量的城堡,时过境迁,这些城堡大多都成了废墟。
或许有一天,繁荣的波尔德罗也会成为废墟?
博德里克看着远处的美丽风景,阿基坦的田园风光,老公爵已经可以隐隐听到了斯卡文鼠人的钟声还有非常杂乱的号角声。
对于湖中仙女的真相,博德里克曾经痛骂过,曾经后悔过,曾经懊恼过,不过他可能是最快开始接受湖中仙女是精灵神身份的那个公爵,理由很简单,第一他是圣杯骑士,是既得利益者,第二他并不仅仅信仰湖中仙女,他同时还信仰海神曼南恩。
如果一个不行了,起码还有另一个。
老公爵看着战场,他握紧了自己的海神三叉戟。
我的老伙计!我们又要再一次并肩作战了,博德里克公爵如是想到。
海洋、三叉戟、还有那独特的鱼腥味和海腥味。
为了女士,更为了布列塔尼亚和曼南恩!
命令如流水一般传达出去,军队列阵,火炮进入阵地,盾墙被组建,还有那些紧张又充满着棋期盼的临时征召的自由民们,海神骑士尽管不在自己最擅长的海洋上作战,但依然摩拳擦掌。
“炮火准备~”
“发射!”
火炮最先开火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战场,博德里克公爵闭上了眼睛,阿基坦如此美丽的地方即将成为血肉的屠宰场,号角声连绵起伏,骑士王国军队壮胆的号角声和呐喊声压过了斯卡文鼠人杂乱的声音,数以百计的奴隶鼠做出了第一波进攻,随后就被弓箭和火炮淹没。
双方大军开始较量。
即使已经装备了火枪,弓箭和弩手依然被证明拥有一席之地,久经考验的布列塔尼亚长弓兵和装备了矮人手弩的弩手团交出了满意的答卷,一轮接一轮的射击让最前面的奴隶鼠们遭受着巨大的伤亡,伊克特-利爪也注意到了,首席大工程师下令士兵们举动前进,不过在铺天盖地的“yesyes!”和“diedie!”中,斯卡文鼠人的三角形盾牌覆盖面很差。
所有斯卡文鼠辈都不在乎,奴隶鼠本来就是用来送的。
博德里克公爵也注意到了奴隶鼠的数量特别多,多到铺满了整个阵线还在继续前进,老公爵暗骂了一句敌人的鼠辈到底有多少?然后下令胡安的维希军从左翼压上。
就让那些埃斯塔利亚人和奴隶鼠交换吧!唯一的目标就是必须击破斯卡文鼠人的中军!博德里克判断到:只有让斯卡文鼠人尝到挫败的滋味,才能够让它们接二连三地崩溃。
“伯莱昂公爵提奥多里克在此!鼠人乖孙!你爷爷来了!以女士之名,都给我滚回你们的地底去吧!”提奥多里克公爵第一个发起了冲锋,勇猛无畏的提奥多里克或许是个老色批和酗酒暴力狂、鲁莽的家伙,但是同样他也是一位英勇的战士,提奥多里克手持着初代圣杯伙伴巴尔杜因的巨斧,亲自冲阵,所过之处,所向披靡。
“巴尔杜因的后裔们啊,你们的勇气在哪里?”
“我们在此!”
“不要放过任何一个鼠辈!”
“是,阁下。”
提奥多里克的勇气极大地提升了伯莱昂军的士气,在他的身后,是伯莱昂的数十名骑士、两百名骑士扈从还有那个著名的蠢猪无赖团,一千人的军队才刚刚开战就直接冲了上去,就此展开生死之斗。
“斯卡文~yesyes~breakbreak~斯卡文~最强~最强大~”
“我们鼠多~鼠多多~”
“大角鼠保佑斯卡文,会保佑斯卡文,是的,保佑~”
另一边,伊克特的史库里大军同样士气正旺,氏族鼠和奴隶鼠组成了鼠辈的海洋,鼠多势众之下,斯卡文鼠人士气正旺,瘟疫僧们举起污秽的旗帜,念诵着大角鼠的箴言,工程术士们启动着可怕的战争机器,有了大角鼠的意志、伊克特-利爪的科技和瘟疫的赐福,斯卡文,还有什么可怕的?不怕,不怕!
提奥多里克公爵也很清楚,斯卡文鼠人数量之多,因此一开战,他的目标就是斯卡文鼠人左翼的那位指挥官,伊克特-利爪的副手,来自史库里氏族的工程术士,巴勒昆特-马兹奎克。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戰錘神座笔趣-第一千兩百一十四章,博德裡克的決意看書
“骑兵、骑兵好多,好多~”巴勒昆特-马兹奎克所部拥有数千氏族鼠和数量更多的奴隶鼠,但是面对提奥多里克公爵的亲自进攻,它的部队有点抵挡不住,只见伯莱昂蠢猪无赖团的士兵们跟随着公爵奋勇前进,虽然他们和公爵之间互相看不顺眼都巴不得对面死,但是此时面对外敌,伯莱昂人终究还是团结在了一起。
“前进!为了女士和伯莱昂,为了布列塔尼亚!”手持着盾牌和长枪、长剑的蠢猪无赖团们首先猛攻斯卡文鼠人军阵薄弱点,鼠人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以致于阵型没有铺开,数目相当之多的氏族鼠被堵在了后面,而奴隶鼠们往往一触即溃。
伯莱昂公爵提奥多里克没有选择将骑兵集中到一处,而是将骑兵稍微分散,他自己亲自率领着四十骑冲锋,提奥多里克的眼中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这个斯卡文鼠人的首级!
“该死的鼠辈,滚出来!你提奥多里克爷爷来取你的鼠头了!”
一大排氏族鼠摆出了枪阵,一齐上千,试图阻拦提奥多里克的冲锋,公爵爆喝一声,他举起自己手中的神器战斧,闪着湖神先知祝福之光的斧刃横扫而过,十几把长枪应声而断,提奥多里克愤怒的吼声令附近的斯卡文鼠人们纷纷感觉到胆怯:“鼠辈,滚出来!”
“哼!无知的无毛玩意,无知!”鼠辈就是鼠辈,斯卡文军阀和工程术士的巴勒昆特毫无任何荣耀可言,它心里嗤笑着敌人的无脑和莽撞,还有侠义症,心想我起码还有十几年寿命,怎么可能去跟你这个无毛的家伙一换一?
“毒风投弹手,毒风迫击炮,准备。”工程术士挥手示意,数十位毒风掷弹手和三个武器小组的毒风迫击炮上前,数十枚饱含着瘟疫的毒球和炮弹发射。
提奥多里克公爵为了躲避毒气不得不下令军队暂时撤退,伯莱昂军扔下了一百多具尸体,有些混乱地放弃了进攻。
“哈哈哈哈~”工程术士大声地嘲笑着人类的无能和脆弱,丝毫不管它起码损失了1500多鼠人,而且至少有500个鼠人是被自己的毒气毒死的。
“呸!”提奥多里克公爵啐了一口:“无耻之徒,鼠辈就是鼠辈。”
“公爵阁下,我们现在怎么办?”他的近侍大喊道。
“没事,早有准备,陛下提醒过我们,斯卡文鼠人的毒气厉害。”提奥多里克公爵举起自己的神器战斧。
军阵之后,两位湖神先知一齐施法,一道风爆术在她们的操控之下汇集,不洁的狂风将斯卡文鼠人的毒气和瘟疫直接吹向了鼠人的军阵。
鼠人左翼顿时大溃,奴隶鼠和氏族鼠们哀嚎地躲着迎面而来的毒风,队形变得乱七八糟。
“重整队形!再次进攻。”提奥多里克公爵再次冲锋。
这下,工程术士巴勒昆特开始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妙了,除了提奥多里克公爵那队骑士的马蹄声,还有另外一队骑士正在朝着它所在的地方冲来。
为首者是卡卡颂的圣杯骑士,阿曼里克-德-加德隆爵士。
这位老圣杯是圣域强者,即使是在布列塔尼亚南方,也极少有圣杯骑士一样如他一样高大强壮威武和充满着对女神的信心,卡卡颂毁了,但是他依然还有机会报仇雪恨。
“派出暴风鼠军团和抬抢队,支援巴勒昆特。”
“特里斯坦,派出两队海神骑士,务必要击溃斯卡文的左翼。”
两个命令几乎同时下达。
博德里克和伊克特都下令了决心,伯莱昂军和斯卡文左翼大军的交锋,将成为这场战争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