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末日崛起》-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楚江河鑒賞

末日崛起
小說推薦末日崛起末日崛起
《肉食者客栈》,地靠城南入口,地理位置极佳,生活火爆。老板为以钟姓老者,真正老板却是王家,因而无人敢闹事。
靠窗的包间内,年轻的公子端着一杯小酒在小酌,圆形桌面上摆满了美味佳肴,一个十八道菜,属于《肉食者客栈》的最高套餐,又有个名号叫十八学士。
寓意为只有达到学士级别的人才有资格点这个套餐,当然,寓意的目的都是金钱。只要付得起钱,就算是鄙薄不堪的乞丐,也是可以点餐的。
年轻的公子一身华服,鲜艳夺目,偶尔眼中闪过精芒,让站着的大汉心中一凛,腰又弯曲了几分。
“时间也差不多了,里面还没有传出信号吗?”年轻的公子一杯酒终于喝完了,他的声音很轻,却又一种无形的锋芒,仿佛刀子割在肉上。
“估计……差不多了。”大汉心中也着急,但是他没有跟着进去,对里面的情况也是一无所知。
“堂堂赵家、玩家,还有达哈鱼这样的老家伙,竟然怕区区一个没有任何来头的草莽之人,真是为世家丢脸。”年轻的公子毫不掩饰心中的鄙夷和不屑。
这话,大汉却不敢妄自评论。刚好这时赵奇锐带着手下面无表情走出来,他的注意力被吸引。
“赵奇锐怎么出来了?”年轻的公子眼中闪过疑惑,“难道他李家想放弃蓝色之城这块蛋糕吗?不好——”他忽然脸色一变,“赵奇锐受伤了,城南有变,赶紧通知下面,立刻发动行动——”
他话音未落,一群人冲出城南,扑向各个角落,这些人里面有墨客、金日公子、达哈鱼、皇尸本应该为难平安大军的人,也有聂破虎、童小小、黑面神等平安大军的人。
战斗与惨叫几乎同时发生,埋伏在周围的人都是精锐,但是没法达哈鱼这等老前辈相比,一个照面,已经喋血倒下。墨客、金日公子、皇尸等人为了保命,出手就是绝招,一片刺目的剑芒闪过,地上多了十几具尸体。
大街上有不少人,见到这些高手大开杀戒,都是惊恐万分。唐叮咚现身了,飞身上了城南城门的最高处,声音传遍整个蓝色之城。
“平安大军追杀刺客,所有人站在原地勿动,只要心中无鬼,平安大军是不会乱杀无辜的,谁敢趁机浑水摸鱼,休怪绝天绝地大阵无情,格杀勿论!”
对于这番嚣张的语言,不少高手是嗤之以鼻的,但是在看见唐叮咚身边站在的刘危安的时候,见过刘危安的人,瞬间就老实了,没有了任何想法。不过,还是有不信邪的。
高瘸子是新冒出来的高手,实力极强,挑战赤发老者,三招,仅用三招,赤发老者便已经吐血倒地,成就高瘸子的无上威名。
赤发老者很倒霉,不知道从何时起,他成了衡量新晋高手的标准,如果不能打败他,便算不得知名高手。越快打赢赤发老者,实力就越高。
高瘸子能三招打败赤发老者,实力已经足以媲美老一辈的顶级高手了。他刚把一个靠近的平安战士震的吐血飞退,天空降落一道杀机,一闪而逝。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末日崛起討論-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楚江河分享
嗤——
高瘸子眉心开裂,直挺挺倒地,眼中的不能置信凝固。周围的高手,背后一片冰冷。杀机针对的是高瘸子,但是未尝不是对他们的警告。
那一瞬间,不知道多少高手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不好,是刘危安,快走——”年轻的公子脸色大变。
“既然来了,何必那么着急走呢?”柔和的声音突然在包间内响起。
“谁?”大汉身体紧绷,汗毛倒竖,闪电转身。一股山崩海啸般般的力量涌来,他的两条手臂瞬间折断,整个人撞穿了包间的木质墙壁摔在大街上,鲜血大口大口喷出。
本来在城南顶上的刘危安,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肉食者客栈》,他很自然地走进包间,仿佛在走进自己的家,看了一眼满桌子的菜肴,摇摇头,说了两个字:“浪费!”
妍儿跟在身后,十分安静。
“刘危安,你想干什么?”年轻的公子竭力让自己镇定,但是僵硬的表情,透露了他内心的紧张。
“这话问的奇怪了,不是你想干什么吗?怎么现在反而问我了?”刘危安露出好笑的表情。
外面忽然安静下来了,激烈的打斗一下子没了,厮杀结束了。埋伏的人一个不剩全部杀死,达哈鱼、金日公子、墨客等人站在街道的中心,不言不语,神情恭敬,等候着什么。年轻的公子的汗水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我只是在这里吃饭,难道吃饭也犯法吗?”大街上很安静,包间了更安静,安静的年轻的公子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最后还是他自己忍受不了这样的安静,开口了。
“不犯法,不管是任何地方,吃饭都是不犯法的,不过——”刘危安慢慢道。年轻的公子心中一紧,不安地看着他。
“你教唆人来我蓝色之城闹事,这笔账是不是该算一算呢?”刘危安看了一眼想要开口的年轻公子,又道:“当然,如果你想否认,那就不用说了!”
“我家公子叫楚山河。”沉默了一会儿,年轻的公子终于不堪压力。妍儿瞪大了眼睛,搞了半天,主导这一切的竟然是一个小厮,正主另有其人。
“你家公子现在何处?”刘危安却没有半点惊讶,年轻的公子虽然竭力装出贵气的样子,衣服也是十分的华美雍容,但是模仿的痕迹太重。内心不过强大,毕竟是长期服侍人的,遇到压力轻易就露出了很多破绽。
“我不能说!”年轻的公子眼中露出恐惧,“我说了会死的。”
“原来是在蓝色之城,胆子还真大,知道是我的地盘还敢来,应该是有恃无恐了。”刘危安自言自语。年轻的公子一下子面如死灰,他没感觉自己说了什么,但是刘危安一下子猜中了。
“刘危安,你是一城之主,可否大人大量,放过我这个童仆?”声音是从城北响起的,当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大街上出现了一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