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第五界點 ptt-第一千零八十七章不同的駒王鎮閲讀

第五界點
小說推薦第五界點第五界点
王权并没有第一时间就摸过去看那个倒下去的人。这并不是说王权冷血,而是王权十分清楚注意到那个倒下人身上充满着斑斑血迹,看起来就像是…从战场走下来的士兵一样。
只不过这个时候还有人在冥界展开战争吗?
或许真的有,比如说之前那一些想要复原以前恶魔王朝的家伙,也就是俗称的旧魔王派。哪怕是祸之团那边的旧魔王派都已经快要被消灭了,却也依旧是维持着那一副念头。这样的状况,王权也不知道该要称呼他们是愚忠亦或者是愚蠢。
旧魔王的消失是大势所趋,不能够看清楚当前局面…甚至还有一些人是认为这被新魔王势力推翻仅仅只是一个诱敌的计谋。很多自称‘阴谋家’的家伙也是打着这样的算盘,认为复原了旧魔王朝代自己的地位什么都可以变得很高。
这种事情,实际上在古代的历史上很常见。对于旧魔王派,王权并没有多大的好感,不过倒也不至于想要让他们全部死光。毕竟终究还是有一些人是被蒙在鼓里,甚至是被别人带入,自己却还一脸迷茫的。
上贼船容易,下来却十分困难。暂且不说有没有人替他们证实,就算是替他们证实了他们个体的清白,谁又能够证明他们是不是被派遣过来的间谍,在关键的时候捅一刀?而且他们加入到旧魔王派的理由始终都是一个重点。
这一些人大概也算是很无辜吧,他们也别无选择,加入了这么一个组织,哪怕是出去如果没有靠谱的后台,大概也是会被当成旧魔王派。
扯远了,以上的全部也不是王权需要关心的问题。他虽然和旧魔王派有短暂的接触,甚至直接导致了祸之团里面旧魔王派的毁灭。但旧魔王派的事情根本就轮不到他去烦恼,这一些是那一些魔王应该考虑的事情。
服用了来自宝库里面的丹药,王权也瞬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恢复的七七八八了。除开肌肉酸痛依旧还残留着些许以外,其他的地方倒也是没有任何的问题。当然他并没有忘记身边嗷嗷待哺的无限萌神奥菲斯。
王权顺手从自己十分便利的宝库之中拿出了两份便当。因为宝库的特性拿出来和放进去的状态是一致的缘故,哪怕是经过数十年,饭菜依旧是能够保持着温热的缘故。王权和奥菲斯两个人倒是都吃的挺尽兴的。
吃饱喝足之后,奥菲斯也并没有选择继续回到王权的身体。而是继续保持着在外面行动…无论是谁都不会喜欢一直待在一个狭窄的小空间里面,哪怕是奥菲斯也不例外。
“不去看看他吗?”
坐在王权身侧的奥菲斯看向了原本有人倒地的地方上询问。
“说的也是…她是敌人的猜测始终也只是一个猜测。半个小时的时间,也没有看见有任何的追兵亦或者援军。”
原本王权是不想要管这么一个麻烦,奥菲斯提出来了,王权也只能够行动了。实际上他对于那个倒地的人还是充满着好奇的。以现在的状况来猜测的话,大概是引发了什么冲突,然后发生了小小的纠纷事件?
至少应该不会是牵扯到大事件的事情…嗯,大概。
打定注意的王权也行动了起来,他牵着奥菲斯向着那一个倒在地面上的身影走了过去。
经过短暂的休息,王权的身体也已经渐渐开始恢复并且适应了下来。已经和日常状态没有任何的两样。
为了迎合奥菲斯的步伐,王权也尽量将自己的步调放缓。王权的小动作,奥菲斯自然也是注意到了,她并没有开口依旧是保持着那一副安静的瓷娃娃模样,不过她那可爱的小脸上却是多出了盈盈笑意。
那个倒地的人距离王权他们所在的位置,大概有五公里开外。以王权还有奥菲斯两个人逛街的速度,光是走过去都花费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
嗯…他们一个是赤龙帝宿主,一个是无限龙神,哪怕是普通的逛街速度,那也要比一般人要快上不少不是?
总之,王权带着奥菲斯过去,观察了一眼倒在地面上的家伙。
那是身穿着一身看起来比较方便行动的紧身衣,大概是因为被什么大范围并且紧密的攻击打到了。导致了她的衣服变的有一些破破烂烂,不至于遮挡不住身体的状况,但看起来确实是十分不美观。
更加重要的是她后背上有一块巨大的伤口,看起来就像是被什么强力攻击手段击中了,而且如果不出王权意料之外的话,这大概就是造成了对方现在这一副不省人事模样的主要原因了。
你是想要问称呼之中的她?
现在对方衣服都破破烂烂的,哪怕是顶着九百度近视,大概都能够很清楚的看见对方是一位女性而非是男性。
“这还真的是麻烦的事情啊…要救吗?”王权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对于现在的事情也感觉到有一些麻烦。这倒不是因为对方是女性的缘故,他就心软了…他真的只是没有心狠到那种程度,看见一个重伤的人倒在自己的面前,能够拯救的机会下,倒也不妨施以援手对不对?
这个时候王权能够感觉到奥菲斯那传来十分尖锐的视线,这一度让王权不由得撇过了视线。
“算了…今天你算是运气好,遇见了我。”
最终王权还是选择接过这么一个麻烦,毕竟上天有好生之德。现在救了一个人,万一是正派,那他赤龙帝的名气在冥界之中不又是再一次增加了?他本人并不在意名气这一个事情,不过经营着赤龙帝周边的吉蒙里家族,大概能够获得很大的好处。
抱着这样的想法,王权轻轻将对方从地面上抱了起来。也就在王权翻过对方身体想要看一下她模样的时候,他的表情彻底凝固住了。
“咲夜!?”
没错…这个身受重伤的女性拥有和十六夜咲夜几乎完全一致的容颜。当然仅仅只是稍微仔细打量一下面前的少女,他也不难以发现怀里的女性和十六夜咲夜还是拥有一些差别的。
“怎么了?”
注意到王权一样的奥菲斯,也有一些奇怪的看向了王权怀里面的少女。可是从她的身上,奥菲斯并没有看出任何特别的地方,所以有一些不解地看向了王权。
王权叹了口气,从自己跌宝库里面拿出了一份治疗用的药物,一边对着身边的奥菲斯轻声开口说道。
“她稍微让我联想起了一个人。现在看起来我们需要一个暂时的居住场所。”
奥菲斯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看起来就像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给王权提了一个建议。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去人间界吧。”
不对,奥菲斯在年龄上称之为‘大人’本就是绰绰有余的,毕竟她可是活了不知道有多少年头的…
“嘶…怎么了,奥菲斯。”突然之间王权的小腿上传来了一股剧痛,随即他又看见了自己身边那本是无口的少女现在露出了微微皱眉的表情。
“总感觉权在想不好的事情。”
这个瞬间,王权有一些哑然。
这是女性的第六感吗?
“说的也是,暂且不说需要一个适合养伤的环境。现在也差不多该要回去和莉雅丝她们报一下平安了。”
抱着这样想法的王权带着奥菲斯,怀里面还抱着一位‘咲夜’,通过魔法阵跳跃的方式直接离开了冥界。不知道是不是王权的错觉,在他离开冥界的那一刻,他总感觉到和之前进出冥界有一些微妙的不同。
这大概也只是一个小小的错觉?
王权并没有将刚刚的感官当真,而且就算是真的他对于这一方面也没有任何研究,最后还是得要询问一下阿撒塞勒。
从原本的冥界跳跃到人间界并不像是通过正规手段需要花费时间乘坐列车,只是一个瞬间就抵达了人间界。
“奇怪了,怎么家里面的那一个坐标好像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一样。”
这是王权感觉到疑惑地事情,平时他通过传送魔法阵。
尽管平时都不是他自己在描绘,不过能够联络上自己家的传送魔法阵倒也是没有什么困难的事情。可这一次他却是花费了很大的功夫都没有找到…这是不是代表着自己沉睡过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甚至到了家都已经被替换的程度?
抱着这样的想法,王权迅速带着怀里的女人还有奥菲斯前往了驹王镇想要一探究竟。
他们的飞行速度很快,基本上也无暇观察周边的环境变化。实际上只要王权稍微往下看一下四通八达的新干线,大概也就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
花费了几分钟的时间,王权他们三个人很快就抵达了驹王镇。
不对劲…很不对劲。
当王权降临在这里的时候,他本能感觉到很奇怪。没错就是很奇怪…
在认知之中的驹王镇应该是三大势力共同驻守,并且由吉蒙里家族的莉雅丝作为主导的领地。可现在这里气息只有恶魔的气息,至于天界还有堕天使的气息除了极其个别的几个个体以外,更是一个都没有察觉到。
这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是因为启示录圣兽的问题又让这一些家伙闹翻了?
王权开始了自己的无端联想同时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并且他能够注意到一股恶魔气息正在快速接近他们。那是他们感觉到陌生的气息,绝对是不认识,不在王权关系网之中的家伙。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个看起来十分优雅的恶魔带着几个恶魔侍从出现在了王权以及奥菲斯的面前。不过稍加打量了片刻,他的脸上即刻露出了惊骇的表情,原本的优雅也是荡然无存。
这是认出了自己的身份吗?
王权不由得这么联想,可那边的恶魔却是完全没有在意王权反而是将自己的视线停留在了奥菲斯的身上。
“不知道,无限龙神奥菲斯大人,为什么会有空造访这个偏远地区。”
他并没有认出自己?从头到尾似乎连视线都没有放在自己的身上。不是吧,阿sir这才过了多久,连赤龙帝都不认识了?好说歹说,赤龙帝也算是名噪一时的角色吧。
奥菲斯和王权对视了一眼,言简意赅的对着面前的恶魔开口说道。
“随便走走,不要暴露行踪。”
“是,请无限龙神大人好好在这里歇息。”
恶魔自然也是聪明人,为了自己得小命着想自然也没有第一时间就去通知上层的人。他可不想在自己刚刚通知那一刻,就被无限龙神鲨了,骨灰都给扬了。毕竟无限龙神可是世界第一的强者,要动自己就是动动手指的事情。
再者无限龙神是保持中立的角色,根本也不会偏袒任何一个势力,让他留在这里说不定还有拉拢的可能性。
持有这样的想法,恶魔并没有选择继续干扰王权还有奥菲斯一行人,只是有一些疑惑地看了一眼王权怀里面的人。很可惜通过特殊的宝具掩盖,他只能够感觉到这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什么时候无限龙神也会对人类大发善心了?还有这一个家伙真的是人类吗?一个人类居然能够做到站在半空之中?
恶魔稍微打量了一下王权,最后也是什么都没有开口就离开了。
“我总感觉这里似乎是有一些奇怪的样子。”
奥菲斯也跟随着轻轻点了点头。
怎么说,这里的模样看起来和映像之中的驹王镇有一些不一样,建筑的风格是没有任何的变化没有错。只不过是不是少了一些什么东西。
比如说繁华的购物中心…还有,驹王学园?
为什么,驹王学园会消失了?!
王权紧紧盯着整个驹王镇,脸色有一些差劲。在这个时候奥菲斯却是伸出手轻轻抓了抓王权的衣角。
“怎么了?”
“那里。”
顺着奥菲斯的手指看过去,王权看见了那看起来有一些‘崭新’的车站,还有那翻新了但款式老的有一些过分的新干线。
这一下王权大概能够清楚之前的问题了,感情他是又穿越了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