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我娘子天下第一 愛下-第七百六十七章十三姨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刘三刀三人的话语,一个比一个简洁明了,却也直接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影主身影一顿,斗篷下露出了一双有些阴沉的目光:“你们三个当真要蹚这趟浑水?”
“啰嗦!”
宋终轻声道了一声啰嗦,身影直接飞闪到石棺之后,右手抬手轻然一拍,深入地下半尺之多的石棺拔地而起,以雷霆之势朝着影主的位置轰击而去。
宋终突然出手,令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一惊,反观被石棺轰击而来的影主丝毫不显惊慌之色,漫不经心的屈指朝着轰然而来的石棺之上点去。
一声闷响传来,飞射而来的石棺稳稳的停在影主的剑指之上寸步难进。
宋终欺身而上,一掌拍在石棺之上,闷雷轰响,石棺被两人定在手中纹丝不动。
劲风以指棺交集之处汹涌而去,十多步之外的柳明志跟一群高手被气劲波及,不受控制的震飞了数步。
众人急忙运气平息体内翻涌的气血,惊惧的看着石棺两头的影主跟宋终二人。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变态,两人内力产生的劲风余波在十多步之外连上三品的高手都抵抗不住。
“哼,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先天也是有高低之分的!”
影主似乎不屑的轻哼了一声,穿着虎纹靴的脚掌猛然一跺,冻得僵硬的雪地龟裂开来,影主点在石棺之上的剑指猛然一收,再次成掌朝着石棺横拍而去,留下了一道肉眼难以察觉的残影重重的拍在了石棺之上。
轰隆一声巨响,宛若火炮轰鸣。
宋终手里只在刀涯海山门前出现过一次龟裂情况的石棺直接炸裂开来,石屑翻飞朝着四面八分飞射而去。
数十步之内被石块击中的高手无一不闷哼一声嘴角流血了一抹殷红的血迹。
石棺的主人宋终更是不受控制的倒退了两步,以脚尖拄地才勉强挺住了身形。
“风雷二王,你们分别对付一个晚辈,来了三个步入先天之境的晚辈又能如何,意图改变结局,不过是痴人说梦而已。
动手!”
“得令!”
风王手里的斩马刀再次朝着手持念珠的了凡横斩而去。
一人刀影密集,一人金光闪烁。
两人各显神通,将战斗发挥到了极致。
雷王腰间的一根精钢锁链仿佛灵魂附体一样,径直朝着点在朴刀上的刘三刀胸膛点击而去。
刘三刀丝毫不敢大意,飞身退去的一瞬间脚尖一点,插在雪地之中的朴刀凌空而起,朝着灵蛇乱舞的精钢锁链重重斩去。
“子影,你来对付这个没有了棺材的扛棺匠。”
“得令。”
子影瘦小灵活的身影,持着一把怪异的小刀朝着宋终袭击而去,手里没有石棺的宋终并不畏惧,起身朝着子影迎击了过去。
随着刘三刀三人的加入,战场之上的杀戮之气更胜三分。
属于先天高手的对局,每一次都是石破天惊的动静。
风雷二王,子影三人不再像对付柳大少这边半步先天高手的缠斗那样游刃有余,风轻云淡,全部打起了十分的精神全力对敌。
六人交手的中央地带,已然成了一个禁区。
周围的双方高手感受到六人身上散射出来的劲风都能令自己等人气血翻涌,根本不敢停下,趋利避害的本能让他们朝着周围远遁而去,再次厮杀。
斗篷呼啸作响,发丝翻飞好似群魔乱舞。
柳明志一挥手中天剑,招呼着身边的高手朝着影主飞攻而去。
然而尚未靠近影主的位置,一道振聋发聩的狮子吼叫将柳明志十一人震得有些头晕目眩,面颊上的肌肤都出现了褶皱。
影主目光谨慎的环视了一下周围,留下一道残影再次出现在了陈婕的马车旁。
“辰影,不要大意,天剑的九式剑歌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属下明白。”
柳明志执剑护在胸前,内力罡气游走周身,看着周围十多个属下涨红着脸色苦苦抵御着辰影的狮子吼,剑身一转,一道惊人剑意从柳明志身上迸发而出,飞身朝着辰影激射而去。
狮子吼骤然停息,方才还倾着身子的辰影已经凌空而起,目光微惧的望着自己方才所站位置的惊人沟壑。
“先天剑意,你怎么可能会使出先天剑意?你的任督大脉明明才开了一脉,周身穴位根本凝聚不出先天罡气的。”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
柳明志话音一落,持着天剑身影凌空旋转朝着辰影激射而去,剑气纵横周身充满了凌厉的杀机。
“吼……..”
一道霸道的狮子吼再次凌空荡漾,柳明志身形停滞了一下,紧咬着牙关继续朝着辰影攻击过去。
下方的十个上三品的高手也用兵刃挥舞着一道道内力凝聚的攻击朝着辰影攻击而去,在侧支援者柳明志的攻击。
狮子吼骤然一收,辰影取下腰间的一根铜锏朝着柳大少挥舞而去。
剑,锏相击,轰隆作响。
辰影身为先天高手,御气凌空不过是小事一桩,而柳明志凌空飞射,全部是因为余力跟迎风踏雪这门轻功的缘故。
一击未曾得手,柳明志趋势一滞寸步难进,急忙施展迎风踏雪朝着左侧躲闪铜锏朝着自己额头挥来的威势。
刚刚避开一击,铜锏顺势一翻朝着柳大少的胸口挥舞了过来。
柳明志急忙将天剑护在胸口,当啷一声闷响,柳明志重重的朝着地面摔落而去。
“少爷!”
轰隆一声,柳明志摔落雪地之上翻滚了起来,最终停在一处积雪之上。
头晕目眩的摇摇头,柳明志朝着凌空的辰影望去,无力的痛吟了一声。
自己已经强行动用了恩师种在自己筋脉中的一丝剑意,依旧难伤辰影分毫。
先天境界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变态境界?
辰影才懒得管柳明志有什么心思,缓缓的飘落下来,收回的铜锏蓄力一收脱手而出朝着柳大少的胸膛激射而来。
周围的十名上三品高手,下意识的飞身阻挡,却连铜锏的余势都看不真切。
十个两司密探尚未来得及绝望,当啷一声,朝着柳大少激射而去的铜锏弹飞了出去,方向正好是铜锏的主人辰影。
而在柳大少的三步的位置,一根枝条深入积雪下轻轻地颤抖着。
辰影本能的伸手将余势不减的铜锏抄在手中,目光盯着柳明志身边的枝条有些怔然。
枝条上两朵桃花娇艳欲滴,随风舞动着?
雪地之上还有几朵桃花随着微风滚动着。
桃花枝?
这寒冬腊月之际,竟然有如此鲜艳的桃花枝,这是什么情况。
不止辰影惊讶,驻足马车旁边的影主也目光微凝,下意识的朝着周围巡视着。
以桃花枝克飞辰影的铜锏,来人的功力深不可测啊。
在十二名老妪手中乐器的铮鸣声中,一道清脆悦耳的铃铛声悄然混在了其中。
影主立刻转头朝着南方官道望去。
只见一道白影映着皎洁的月光正在缓缓朝着柳明志走去。
铃铛声越发的清晰,影主定睛一看,才发现铃铛声原来是来人脚踝上的一串铜铃传来。
来人脚踝白皙圆润,一道淡白色的绫罗云烟裙随风轻舞,上身穿着粉色小夹袄,垂落柳腰的三千青丝用一根麻绳随意的捆缚着,来人竟然是一个女子。
轻轻地蹲到了柳明志不远处的桃花枝面前,女子轻轻地收起了面前的桃花枝皱了皱琼鼻。
“好不容易才从温泉谷的桃树上折下这么一支,竟然损坏了,好可惜啊!”
听到女子的清脆悦耳的嗓音传来,影主眉头一凝。
这声音!怎么会如此年轻?
辰影自然不知道影主的想法,女子捡起桃花枝的行径说明正是她打飞了自己的铜锏,毫不犹豫的飞身攻去,铜锏以重若万钧之势朝着女子的脊背横敲而去。
“小心!”
听到柳明志提醒,女子微微抬起臻首,露出了明眸皓齿,楚楚动人的倾城美貌,竟然只有双十年华左右。
柳明志看到少女的年龄相貌都不由得有些怔然。
少女杏眼婉约一眯,对着柳明志轻轻一笑,轻飘飘的翻身转去,两根葱白玉指恰到好处的夹到了朝着自己后背抽来的铜锏之上。
少女裙摆飘舞而动,露出了白皙的脚踝,脚踝上的铃铛也叮当作响起来。
少女手腕翻转,屈指一弹,直接将辰影手里的铜锏弹到了一旁。
辰影反手一挥,铜锏朝着少女初具规模的胸口挥去,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少女神色微变,凌空翻转了一下再次屈指弹在了辰影手中的铜锏之上,借力朝着后方飞跃而去,稳稳当当的停在了柳大少身边。
辰影惊异的看着在自己猛攻之下不落下风的少女,江湖上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位功参造化的奇女子了?
影主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少女捏着桃花枝的修长玉指轻声呢喃。
“天罡指?”
辰影也将目光从少女的相貌之上移到了少女的葱白玉指之上。
“姑娘,敢问尊姓大名?可是路过?”
少女杏眼顾盼流转,浅笑嫣然。
“前辈叫小女子十三妹便好!”
“十三妹?姑娘一手指上功夫出神入化,可抵刀枪剑戟十八般兵器而不落下风,可是天罡指功?”
“你猜?”
少女给了辰影一个机灵古怪的眼神,毫不在意辰影可能会偷袭自己,从柳腰的丝带里摸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药丸转身朝着柳明志嘴角塞去。
“乖,把嘴张开,十三姨给你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