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劍宗旁門 愛下-第六百章 有限憐憫分享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站在那阳教总坛的庞大宫殿群外,苏礼稍稍停顿就想要走进去。
只是这时,他脖子左后头发窝窝里的海棠却是钻出了小脑袋道:“郎君且慢,让柔嫦帮衬你一下吧,不然只是孤身一人进去的话,也太没有剑崖教的气派了。”
向显竟然是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柔嫦是谁,但他觉得这‘小花妖’讲得很有道理啊。
他现在看起来内心已经是完全偏向于苏礼了……
苏礼倒是觉得这没什么,以他的气质还需要别人来衬托?
但是肉肠却很自觉啊。
直接就从他的口袋了钻了出来,然后落地便是一股纯净的妖力包裹全身,在一阵光影交错的变幻之中,她便成为了亭亭玉立的少女柔嫦。
只见少女柔嫦这次是身穿了一件黑色的婢女服内衬,而胸前则是围着白色的围裙……真的,这居然穿搭出了肉肠的‘黑背白腹’毛色效果来。
还是说这身衣服本就是那狗毛所化?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有了这样一个青春可爱又乖巧甜美的小女仆跟在身边,苏礼一下子就有了很强的气场加成。
原本他孤身来到阳教,只是令人敬佩他的勇气,但却也只是勇气而已。
但是带了小女仆柔嫦就不一样了,果然英雄要有红颜衬,他便一下子仿佛是翩翩然浊世佳公子,在此阳教总坛面前便更是平添了许多从容。
他自己先前并没有意识到……什么情况下一个大势力的继承人会孤身一人来到另一个大势力处?
似乎唯有将自己放在弱势地位或者有求于人的时候才会这样吧……
正是因此,先前的少阳使向显才会感到不安,只是苏礼是真心无所谓才没有明说。
但是现在好了。
只是柔嫦这么衬托一下,‘孤身闯龙穴’的故事就变成了‘大少爷游山玩水’,性质完全不一样了,也让向显心中放松了许多。
不过还有一件事让他十分在意……那就是苏礼这位剑崖圣子是这么随随便便将大妖揣在兜里带来带去的吗?
还有,让一头化形大妖当侍女,这种牌面真的是够大的了。
哪怕是他们家阳教的少阳尊主也没有这种派头……果然,这位剑崖圣子平时真是低调惯了,不经意间显露出来的一些细节,却都是可以彰显其底蕴。
众人走进那阳教之内,穿过了那古老而依然巍峨庄重的门牌,进入了一条延伸向上的台阶山道。
苏礼注意到,在当他进入这山门之内的时候,他就遭受到了数十道神念的来回扫描。
很是肆无忌惮,也很是失礼令人有些光火。
柔嫦也感受到了这种十分不礼貌的神念,她局促地向苏礼身边靠近了一下,显得烦躁又有些怯怯。
苏礼轻叹一声没有发作,只是以小封印术将自己与肉肠都给包裹了起来……于是在这一刻,所有扫过他们的神念就都如同落在一片虚无处,明知道他们在那,但神念感知中却是什么都没有。
随后这些神念就都退下了,而苏礼微微皱着的眉头也就松了开来。
他没有同样放出神念来‘报复’,他不管别人怎么样,先将自己的礼数给周全了,让人挑不出一丝错处。
只是这样一来,却是让向显更觉得尴尬了,他都觉得自家教派做得实在是太不地道了……如此无礼的行为,可一点都不像是对待一位‘使节’该有的样子。
哪怕只是将苏礼当做是剑崖教的使节,也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抱歉圣子,我为阳教向您表示歉意。”他忍不住道歉了。
苏礼却是神色平静地说道:“无妨,这都是小事。”
以他的眼界之开阔,以他平日里所思所想的宏大,这点事情的确是微不足道。
但是向显的道歉却是惹怒了另外一些人……
“向显!”
忽然有一个声音从山道上传来。
“何必向一个外人如此卑躬屈膝,别忘了你也是少阳使,不要丢了我们少阳使的脸!”
向显闻言抬头看去,却是脖子根都涨红了。
他愤然道:“传熠!现在并非是论我等恩怨的时候,剑崖圣子宅心仁厚,是带着真正的诚意前来拜访首阳教主与少阳尊主的!”
但是那个显然也是少阳使的传熠却是有些阴阳怪气地说道:“你说我公私不分?可我正是在就事论事说这件公事……未得首阳教主与少阳尊主的首肯,你向显竟然敢直接将外人领入我阳教?”
向显立刻就不服气地说道:“我已经向少阳尊主传讯了!”
传熠却是冷笑道:“是啊,你是直接传讯通知,而非传讯请示……你该不会不知道这其中的差别吧?”
苏礼忽然失笑摇头,他对向显道:“看起来我这次来得还不是时机,倒是让你难做了。”
“既然如此,我便先回去吧。”
他的笑容看似无奈但却有着说不出的从容与平和,一点也没有丝毫的不悦。
“圣子……”原本向显被气得浑身都在抖,但是听到了苏礼的话之后却是忽然间凝噎。
苏礼道:“不用如此,我向来不会让朋友难做……只当是我太心急了。”
他说着也是对那传熠抱了抱拳道:“既然如此,那便告辞了。”
话音落下,他却是直接转身就走……
这下却是轮到那传熠有些不知所措了……他如此做派固然是受了教内一些人的授意,一方面是警告一下向显他已经‘过界’了,另一方面则也是警告一下苏礼。
向显先前拜访剑崖别院,在他们看来已经是暴露了阳教的虚弱性……作为习惯了强势的阳教来说,他们不能接受自己这个虚弱的‘定位’,所以才要在苏礼面前表现强势。
但是苏礼却不会惯着他们……因为他在思索了一段时间之后,忽然觉得这个阳教很可能是被夏神丢出来当炮灰的……
夏神赤阳毫无疑问,因为与玄冥一同解开了秋神封印的缘故承受了巨大的业力……玄冥是重新封印了冥渊,并且以身镇压深渊之子数万年,都可以说是一种弥补。
等到苏礼到来之后玄冥转世成芒嫦,才算是脱劫而出了。
但是赤阳呢?
他没有受到那么沉重的伤害,却也没有那么好的机会来弥补,所以只能走一些旁敲侧击的路子。
所以他分割出了赤老引导魔劫……这或许只是一步闲棋。
而主要的,却是在这中洲最南端成立了这阳教。
这里的阳教只有一个职责,就是看守封印并且抵挡冥渊中可能出现的漏网之鱼!
在这明珠界中,一个追随夏神的教派能够有多少前途?
苏礼不确定,但是至少这个阳教千万年来的确是一直在镇守者冥渊封印,对这个世界来说也算是功德无量。
有他们的存在,才让明珠界的中洲与东洲能够重新演化修行界与人道世界,也给了这个世界恢复元气重新历劫的机会。
只是这阳教所在的地理位置以及进行的职责却注定了,一旦封印完全破解,他们便是首当其冲的……没有任何幸免之理,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给明珠界争取更多的时间。
这是一群注定了是弃子的人,从他们开始侍奉那火焰之神开始,他们便已经注定了结局。
但这对于神灵来说却是一种很公平的交易……
神赐下修行之法,神力庇护这大荒城的平民与修士。
那么这大荒城中的人,就在必要的时刻理所应当为了神而死。
“且慢!”
那传熠连忙叫住了苏礼。
苏礼也是真的停下了脚步……他是因为心中的怜悯而停,不愿看着这一城的无辜百姓以及这个替明珠界看守了千万年封印的教派最终覆灭。
但是那传熠却是没有领会苏礼的这份好意,他直接说:“阳教重地,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苏礼又笑了,失笑摇头。
随后却是扭头看了那传熠一眼,身前已经形成了一个传送阵的符文……
他就是这么牛逼,已经将海棠教的传送法阵给符文化或者说是符阵化了。
本身神力又有空间特性,还因为近来研究了许多空间裂隙,对空间的理解已经十分充分了。
所以在旁边人震惊的注视下,他直接就是虚空凝符形成了一个临时传送阵,然后拉着少女柔嫦就一步走了进去。
向显面无表情地看着传熠,一副什么话都不想多说了的表情。
传熠则是彻底不知该如何是好……因为他虽然是领命前来展现阳教强势,但是苏礼这样直接就走人的态度却是一下子将他给逼入了死角。
而且他看到了什么?
传送啊!
在这如今的明珠界,依靠自己的力量进行空间穿梭,那是哪怕真仙强者也必须要拥有一定的知识与技能才能够完成的……更何况苏礼只是洞冥真君?
能够在洞冥阶段就进行空间传送,这种人物以及他所在的教派怎么看都不是泛泛之辈。
“唉!”
山道上忽然传来一声叹息。
却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出现在了这里。
“教主!”向显和传熠连忙拜见。
这却是阳教的首阳教主!
如果苏礼在这里,就会发现这首阳教主赫然是一个古法修,只是一身修为通天彻地,已经进入真仙境界。
他说:“那位小友并未走远……传熠,自去领罚吧……向显,你去将少阳从禁地唤回,老朽亲自去请一请那位剑崖的圣子吧。”
传熠脸色惨白,但却是一个‘不’字都不敢说。
向显则是有些振奋地快步离开……
那首阳教主又是叹息一声……他已经越来越感觉到这阳教的日子快要到头了。